图片 4

垃圾分类的春天里,互联网回收企业艰难求生

图片 1

互联网+垃圾分类:接地气的垃圾分类回收方式

在小区内摆放了3年后,杭州朗盾科技有限公司那台落满灰尘的智能垃圾分类回收箱被拔掉电源,搬上了一辆货车。

虎哥环境的工人正在帮垃圾分类。

未来学家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中曾预言,“继农业革命、工业革命、计算机革命之后,影响人类生存发展的又一次浪潮,将是垃圾革命。”未来已来。

它的下一站是废品回收站。它成了垃圾的一部分。

6月份以来,垃圾分类成了关注度最高的热词之一。有害垃圾、可回收物、湿垃圾、干垃圾……正当许多上海市民被垃圾分类搞得焦头烂额、不知道如何区分的时候,在杭州余杭区,许多居民却只要把垃圾分成干、湿两大类就轻松搞定。干垃圾,不但有人上门回收,还可以换算成环保金买油盐酱醋及日用品;湿垃圾嘛,把易腐的放入“厨余垃圾”筒,另外的放入“其它垃圾”筒就行。

目前浙江省日产垃圾6.85万吨,而早在2014年,杭州天子岭相关负责人就说过:“天子岭库容仅剩五年,城市垃圾‘出口’问题越来越严峻。”生活垃圾的产生速度与后端处理速度的不对等使得杭州生活垃圾分类减量的压力日益增加,生活垃圾分类回收问题已成为影响城市发展的重要瓶颈。

这是杭州市第一台智能垃圾回收设备,居民投入垃圾后,可以按不同的垃圾类型积分。它的设计和投放初衷是提升生活垃圾回收率——依据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的数据,生活垃圾中约有26%的可回收垃圾,再利用后可以转变为资源。

干垃圾不用分类,而且还能换钱,还有这样的好事?做这件好事的,就是浙江虎哥环境有限公司,这家4年前才成立、位于余杭区良渚街道的企业。背后则有余杭区政府部门的政策和财政支持。

深度运用互联网+、物联网+、大数据+,打造垃圾分类处置高速公路

其他城市尚属新鲜的“互联网+回收”,在杭州已存在多年,小区内的智能垃圾回收箱随处可见,APP预约回收、上门回收屡见不鲜。在许多互联网回收企业看来,自己正在发动一场再生资源回收业的变革:用现代化的货车清运取代上门收废品的小三轮,用高科技的机器回收取代零星分散的废品收购站。

一键呼叫

2017年12月8日,浙江省委、省政府召开全省生活垃圾分类处理工作动员会,号召全民行动起来,坚决打赢垃圾治理攻坚战。打赢垃圾治理攻坚战需要加强多元投入,鼓励社会资本参与运营,积极推行政府购买服务、PPP、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等模式。虎哥回收作为生活垃圾分类处理动员会的唯一企业化运作代表,就虎哥回收项目作了详细报告。

图片 2

半小时左右上门回收

多种方式,让男女老少均可参与垃圾分类。虎哥回收通过“互联网+”进行精细化垃圾分类处置,打造一条从“家庭垃圾袋—小区服务站—清运车—分选总仓”的垃圾处置高速公路。依托互联网技术,虎哥回收以1000户居民为单位,在每个小区建立垃圾回收服务站,投入200辆专用清运车,居民只需将生活垃圾分为干、湿两类,“虎哥”将干垃圾统一打包回收。居民在家完成干湿分类后,可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手机app、微信、拨打回收电话或下楼现场呼叫,虎哥将会上门提供回收服务。

杭州舞环科技有限公司的垃圾分拣中心。受访者供图

手机上关注“虎哥环境”微信公众号,注册登记手机号和小区名、门牌号码后,只要点击“呼叫虎哥”——“我要回收”,穿着统一工作服的“虎哥”工作人员就会上门回收垃圾。只要是干垃圾,虎哥统统负责回收。如果你家要回收的是沙发、床垫之类让人头疼、自己又难处理的大件垃圾,或者是废旧家电,你最好再点击一下“大件垃圾”或“废旧家电”,方便“虎哥”工作人员搬运。

良渚文化村白鹭郡南的居民赵阿姨热情的为我们介绍道:“有了虎哥,家里的垃圾只需分一次,家里的废旧报纸、纸盒、塑料、玻璃瓶、衣物、家具、家电、废弃电池等东西我一股脑都给他们了,只需要做好干湿分类,厨房厕所的垃圾不要放到垃圾袋里,然后手机上点一下他们就会来处理了,十分方便,还很环保嘞!”

但如果把垃圾的回收、细分类、再利用过程比作人体的消化系统,那么从小区里直接回收垃圾的环节是“嘴”,将垃圾集中到一起细分类的环节是“胃”,废利企业对垃圾的再利用就是负责吸收的肠道。

目前,虎哥环境在余杭区各个居民小区共设有152个回收站。钱报记者体验发现,每次一键“呼叫虎哥”后,正常情况下半小时左右就会有工作人员上门回收。这些干垃圾,除了大件垃圾免费回收,小件垃圾、废旧家电回收后可以换算成环保金,并存放在顾客的账户上,顾客可以在虎哥商城或虎哥便利店用环保金购买粮油、饮料、日用品等。

垃圾分类过程信息化,搭建居民生活垃圾减量化、资源化和无害化的智慧监管平台

多家回收企业的经历证明,从小区直接回收垃圾这个“嘴”的环节利润微薄,回收产业链若止步于此,动用再多的高科技手段也于事无补。

这些干垃圾回收后,由专门的物流车运到虎哥环境设在莫干山路2062号的总仓进行处理。“目前公司共有200辆这样的垃圾回收车。”虎哥环境副总经理胡少平介绍说。

图片 3

生得风光

在虎哥环境的总仓内,记者看到,大件垃圾被运到了大件破碎车间。一台高大的破碎机正将床垫、沙发、旧桌椅之类的大件垃圾进行破碎,“吐”出来的垃圾,机器会自动分类:木制品类、金属类和纺织品类。“机器是德国进口的,每台价值四五百万元,不过我们引进后还要进行改造,因为国内的垃圾比国外的垃圾复杂得多。”胡少平说。

“虎哥回收”服务标准化的一个标志就是垃圾分类全过程信息化。依托互联网信息技术,虎哥将每户家庭投放的生活垃圾重量和种类通过二维码扫入系统,实现了生活垃圾从产生、清运到处置再利用的全过程数据链。同时,虎哥实现对服务人员与运输车辆实时轨迹跟踪,对服务质量和效果提供在线监管,实现了精准到户的生活垃圾分类信息统计。此外,“虎哥回收”向政府开放数据后台,加强政府监管标准化,使监管手段更加有效。

朗盾科技创始人吴冰心至今记得智能垃圾回收箱最风光的时刻。

“大件垃圾处理在全世界都是个难题。对老百姓来说既不方便搬,又没地方扔,小区物业也没有专门的地方堆放这些垃圾。我们上门免费回收,对老百姓来讲就方便多了。”胡少平表示。

截至12月8日,虎哥回收已在杭州市累计回收处理干垃圾超过4663.5吨,所有的干垃圾都将清运到虎哥环保基地,最终分为9大类,包括废纸、废塑料、废金属、废家具、废玻璃、废纺织物、废旧电器、有害垃圾和其它垃圾,精细分类后的干垃圾作为再生原料,进入自身后端的企业。目前,虎哥回收干垃圾最终利用率达到98%,只有2%的少量有害垃圾,和其它垃圾进入焚烧单位,进行无害化处置。

那是2014年3月,杭州某老旧小区的院子里搭起一个红色的临时舞台,台下挤满了头发灰白的中老年人,台上是区城管部门的领导、街道领导。一名在当地颇有名气的电台主播担任了活动主持,本地电视台、报纸还派出了记者。

小件干垃圾则被运到分拣车间。“这里一共有七条流水线,每条流水线有10多个到20个工作人员。目前每天处理的垃圾量在250吨左右。”工作人员介绍说。这些垃圾一共要分成40多种类,如废铝、废铁、废电线、废纺织袋、杂膜、小家电、家电、有害垃圾等,其中有害垃圾就分7类。除了有害垃圾,其他可回收垃圾则可以再利用。

在互联网技术的加持下,虎哥回收实现了呼叫上门回收,干垃圾全程监管,后端科学处理的标准化,提升了再生资源回收行业的总体水平,降低了社会治安管理难度,也促进了市容市貌的改善。

那天,吴冰心站在台上宣布,朗盾科技的3台智能垃圾回收箱会入驻小区,居民们只要按照操作流程投入纸、塑料、玻璃、金属等废品,就能获得相应积分:一个灯泡1分,一个玻璃酒瓶5分,一台洗衣机最高可积1.6万分,每1000分可折抵3元,在小区内的超市刷卡消费。

一个搞实业一个懂技术

更有诱惑力的是,累积的积分还能评奖:每个季度的前三名可以获得一部苹果5s手机,每个年度的第一名可以获得比亚迪电动汽车5年的使用权。

两个属猴的创办了“虎哥”

彼时,杭州唯一的垃圾填埋场——天子岭填埋场的垃圾处理量已趋近饱和,其日均填埋生活垃圾4500余吨,远超每天2671吨的设计处理能力。早在2010年3月,杭州便推出生活垃圾源头分类处理体系,在一些试点小区放置了分类垃圾桶,推行垃圾减量。

说起虎哥环境,不能不提公司创始人唐伟忠,他是土生土长的余杭人,1968年出生,从事废品回收已有30多年,从最初的走街串巷收废品,到后来慢慢在废品回收行业做大。2015年,从浙大环境工程专业博士毕业的胡少平与唐伟忠一见如故,一起创办了九仓环境。巧合的是,1980年出生的胡少平跟唐伟忠一样,都属猴。

与上海现行的垃圾四分法很像,蓝、红、绿、黄四色垃圾桶,分别对应可回收、有毒有害、餐厨和其它垃圾。就连普及垃圾分类的公益广告,都被安排在电视台的黄金时段播放。

要搞好垃圾回收,政府部门的支持很关键。唐伟忠和胡少平找到余杭区商务局、余杭区城管局等相关部门,得到大力支持。

图片 4

从2016年6月开始,九仓环境在余杭区选择部分小区的3万户左右居民进行试点。从2017年10月开始,虎哥环境的垃圾回收迅速铺开,覆盖到余杭区20万户居民。到去年底,覆盖用户已达24.5万户。“从我们实践的效果看,老百姓的参与率达到了82.94%,每天户均回收垃圾0.9公斤以上,资源化利用率达到95%以上。”胡少平介绍说。

2010年,杭州开始试点“生活垃圾分类处理”。图/视觉中国

虎哥环境的总仓内有个专门的大数据中心。记者看到,大屏幕上,包括当天回收的垃圾都实时更新。到上午10点45分,当天的回收订单已有3100多份,回收垃圾61吨,发放环保金3万多元;公司成立以来累计回收垃圾10.2万吨(其中今年回收4万多吨)。

不过吴冰心发现,许多小区用于可回收物的蓝色垃圾桶从未发挥过应有作用。最值钱的纸板、废旧家电等会被居民卖给废品回收站,其它的可回收物则与破掉的餐厨垃圾袋、污水、乱七八糟的东西混在一起,即便能捡出几个塑料瓶,也沾着馊掉的餐巾纸和菜叶。

去年底,虎哥模式被复制到安吉县,覆盖安吉县城5万户居民。目前,安吉的总仓正在建设中,预计两个月后建成。

“一旦在投放中被污染,再利用时就要清理,成本过高。”吴冰心说,遇到这种情况,垃圾中的可回收物也会被放弃,只能和其它垃圾一起送去焚烧或者填埋。

自主研发垃圾分选设备

从被浪费的可回收垃圾里,吴冰心看到了商机,注册成立了朗盾科技。她想到的解决方案是启动激励措施,希望居民在积分和大奖的鼓励下,把所有可回收物分门别类投进回收箱。

预计年底可投入使用

激励措施很快见效。从启动仪式当天开始,附近小区的居民就带着塑料瓶、玻璃瓶、旧手机来投放了,有些人还特意从亲友家中搜刮来了废旧物品。据媒体当时的报道,有的居民自觉在家中进行垃圾分类,墙上挂着4个分门别类的塑料袋;有的居民每天将饮料瓶冲洗干净积攒起来;还有人从回收箱里掏出废物,撕掉别人的条码,贴上自己的,以赚取积分。为此,吴冰心重新设计了回收箱的箱体——增加高度,缩小入口,让人伸不进手臂、掏不出东西。

除了搞垃圾回收,唐伟忠和胡少平还有更大的愿景:自己研发垃圾分选设备,为我国的垃圾回收行业贡献自己的力量。

那时,朗盾科技是杭州唯一提供智能回收设备的公司,从市政府获得了200万元创业引导基金。朗盾科技所在的城区也很支持,表示各街道、小区内的设备数量可以增至100台。

“其实,德国、法国、美国等发达国家都有许多生产垃圾分选设备的企业,不少企业都跟我们来洽谈过。但国内的垃圾与国外的垃圾不一样,比如混合度高,包装物品类复杂,对分选工艺提出了很大的挑战。所以原装进口并不适合我们国情。”胡少平说。目前,公司共有十余人的研发团队在研发垃圾分选设备,去年已经投入了5000万元左右,今年至少再投入5000万元左右。“顺利的话,今年底新产品就能研发成功,除了自用,也可供应其他的垃圾回收企业。”

回收企业纷纷入场

不过,胡少平表示,垃圾分选100%靠机器还做不到。“我们希望70%的分选工作由机器来完成,比如,将有色玻璃与无色玻璃分开,磁性金属与非磁性金属分开,报纸与打印纸、包装纸分开,另外30%由人工来做。垃圾分类越细,再生利用的价值就越高。”

借着杭州垃圾减量的契机,朗盾科技之后,一批“互联网+回收”企业源源不断地诞生,将智能回收箱、回收预约APP等铺设到了杭州的各个角落。比如曾经从事环保袋生产、销售的陈斌注册成立了杭州村口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开发智能回收设备;做过再生纸制造的王爱华注册了杭州舞环科技有限公司,打算将杭州市零散的小型废品回收站联合起来,进行规模化经营。

对于国内正在铺开的强制垃圾分类,胡少平的看法是,除了前端的分类收集,接下来的分类运输、分类处置同样重要,也就是将垃圾分类从前端到后端全部打通。“垃圾分类不需要高科技,但垃圾分类的管理要专业化,需要高科技。目前,虎哥环境不但建立了完善的从分类到运输、分拣、利用的网络或者说高速公路,还建立了一条信息高速公路,政府可随时随地实时监管,真正做到智慧监管。”胡少平说。

就连从未涉足回收行业的人也跃跃欲试。一个出身阿里巴巴的创业团队创立了“9贝壳”,尝试互联网预约垃圾回收;P2P团贷网创始人唐军创立了小黄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主打智能回收设备。

一名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2016年至今,杭州有几十家企业涉足互联网回收,规模较大的有十几家。

与众多企业的满腔热情相比,官方对此的态度似乎较为宽松,互联网回收企业的引入和管理工作被各级政府一路下放。

7月5日,杭州市城管局生活垃圾分类指导科科长邵金蔚说,回收企业的引进由各区城管局决定,市级单位不干涉。江干区城管局的工作人员却表示,企业引进全部交由街道决定,“只要符合程序就可以”。而江干区九堡街道的工作人员的说法是,他们对可回收垃圾的企业暂时没有全局规划,由社区自己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