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好老母越过好教员: 9.写作文的最大技能

图片 1

今天读的是《写出我心:普通人如何通过写作表达自己》

  当一个人干一件事时,如果没有“大技”只有“小技”,他是既干不好也干不出兴趣的。

                                              王跃文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今天给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很多时候我们认识错了,觉得没有东西可写,其实我们应该做的事不要觉得没有什么可写,我们每个人独一无二的生命历程,生活细节都是非常值得去写的东西。

  有一次我到一个朋友家,她发愁正在读初二的儿子不会写作文,问我怎样才能让孩子学会写作文。我说先看看孩子的作文本。小男孩很不情愿的样子,能看出来他是羞于把自己的作文示人。直到男孩和小伙伴们去踢球,他妈妈才悄悄把他的作文本拿来。

新学期开始,我的孩子也快要上高中了。

写作并不是说人人都要写出伟大的小说,而是人人都有想把自己的故事讲给别人听的欲望。或者是说在我们碌碌一生。对我们所思,所见,所闻的一种记录与觉悟。写作是一条小径。让我们在小径中和自己相处,相知相守。这本书作者是一个禅师,禅修和写作相融合。

  第一篇作文题目是《记一件有趣的事》。小男孩酷爱足球,他开篇就说他认为踢足球是最有趣的事,然后描写他踢球时的愉快,球场上一些精彩的细节,还穿插着写了两个他崇拜的球星。看起来他对这些球星的情况了如指掌,写得津津有味,如数家珍。

    原来我很喜欢看孩子写的东西,他们这一代对于许多事物的看法十分新颖,表达方式也新鲜活泼,很有时代的特色。可是不知从何时起,他的作文中多了许多套话。说实话,现在我越来越不太敢看孩子的作文了。

不要觉得没有什么可写,你独一无二的生命历程,生活细节都是非常值得去写的东西。

  男孩的这篇作文写得比较长,语言流畅,情真意切,还有一些生动的比喻。看得出他在写作中投入了自己的感情。虽然整个文章内容与标题框定的外延略有出入,总的来说属上乘之作。我从头看到尾正要叫好时,赫然看到老师给的成绩居然是“零”分,并批示要求他重写。

    有一次,我问他:你怎么看待你的作文?他说:作文中写的那些事大多是真的,可是那些想法和感受是假的。我又问:为什么你非要写那些假的想法和感受呢?他说:老师说了,这样才会立意深远,以小见大。我无言以对。

小时候写作文让问你暑假是怎么过的,你可能很头疼,不知道到底该写些。但是现在的话会让你去回忆你小时候暑假,当你和朋友聊天的时候,你会发现有很多难忘的记忆。请那些难忘的记忆都是非常好的写作素材。比如你天天会说小时候和小伙伴一起去池塘里捉虾子。一起去游泳,一起逃学,一起打架,一起恶作剧等等。回忆起小时候,现在的你会意识到你的生命中,曾经有过这么多美丽的时刻。但是当时你却不知道如何去把它们记录下来。那么同样的,当你在你20年30年以后,老了的时候去回忆你现在所生活时代,是不是也会有很多难忘的记忆呢?那么为何不从现在开始记录你现在生活中所遇到的事物呢,让你快乐的,让你悲伤的,让你有所思的,通过这些生活细节的记录,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如何去了解自己。用笔去表达自己的喜悦,所见所感,心中的信念。当你可以用笔和自己的心触碰,你会发现一个大写的自己,一个真正的自由。

  我万分惊讶,不相信作文还可以打零分,况且是这样的一篇佳作。

    这让我想起了我的中学时代。我自小热爱写作,却厌倦课堂上的命题作文。那时候,重复别人说过的话,说别人想听的话,似乎是作文的第一要义。作文里看不到我们真实的生活,也听不到我们内心的声音。多少年过去了,没想到年轻的一代还有可能重复我那一代人的命运。

逝去之事不可留。

  赶快又往后翻,看到男孩又写了一篇相同题目的。他妈妈在旁边告诉我,这就是在老师要求下重写的作文。

    尽管真正的写作是一种成熟的表达,而作文则还需要学习着表达,但有一点二者应该是相通的,那就是说自己想说的话,都应该睁开自己的眼睛去看,竖起自己的耳朵去听,赤裸着心灵在星空下去感受。因此,写作也好,作文也罢,都需要真诚,需要自己对生命的真实感悟。或者说,写作就是一种真实的生活态度。

万事三平二满休。

  这次,“一件有趣的事”变成了这样:踢球时有个同学碰伤了腿,他就停止踢球,把这个同学护送到医务室包扎伤口,又把同学送回家中,感觉做了件好事,认为这是件有趣的事。这篇文章的字数写得比较少,叙事粗糙,有种无病呻吟的做作。老师给出的成绩是72分。

    我如今大体上已经学会了用自己的心灵去观察、感受、思考和表达,知道了文学作品的灵魂是什么。但做到这一点,我走过了许多曲折的路,包括许多难以言说的无奈。

字句人间皆无惧。

  朋友告诉我,这一篇内容是儿子编出来的,因为孩子实在想不出该写什么。但凡他能想到的“有趣”的事,除了足球,都是和同学们搞恶作剧一类的事情,他觉得老师更不能让他写那些事,只好编了件“趣事”。

    时代在进步,我们现在鼓励年轻一代要勇于思考勤于探索。可是在应试教育下,面对高考作文的“游戏规则”,许多孩子不得不改变自己的真实想法,“适应”统一的标准与共同的观点,写一些言不由衷的话。更为严重的是,他们极有可能在不知不觉中将写作文的方式变成一种生活态度,甚至觉得天经地义,那他们的一生将会走许多弯路。

一生有爱无尽头。

  我心中隐隐作痛,仿佛看到有人用锤子蛮横地砸碎一颗浑圆晶莹的珍珠,然后拿起一块石子告诉孩子,这是珍珠。

    什么时候,孩子的作文能让我喜欢看呢?

这本书谈的是写作,他也同样谈的是修行,用写作来修行。帮助自己,洞察生活,使自己心神清澈。从小到大我们上过的很多写作课,可能会要求我们,去站在读者的角度去思考。去思考老师喜欢什么样的作文?读者喜欢看什么样的内容?然后,我们放弃了自己原创的想法和真实的感受,转而一味的迎合别人,与写作的本质背道而驰。中国的叶圣陶老先生也说了作文原是生活的一部份。我们的生活充实到某程度,自然要说某种的话,
也自然能说某种的话。但如果我们说的都是别人想听的话,那么我们怎么去持续的作文下去呢?

  既然我不能去建议学校让这样的老师下岗,只能希望男孩运气足够好,以后遇到一个好的语文老师,那对他的意义将是非同小可的。

在时光灵动的那一片刻。人人都看到的每根叉子顶端插住了什么东西。

  有一次,我在北师大听该校教授、我国著名的教育法专家劳凯声先生的课。他讲到一件事:小时候母亲带他到杭州,他第一次看到火车,觉得非常惊奇,回来兴冲冲地写篇作文,其中有句子说“火车像蛇一样爬行”——多么形象,那是一个孩子眼中真实的感受——却被老师批评说比喻不当。这很挫伤他,好长时间不再喜欢写作文。直到另一位老师出现,情况才出现转变。这位老师偶然间看到他的一首诗,大加赞赏,还在全班同学前念了,并推荐给一个刊物发表。这件事给了他自信,重新激起他对语文课和写作文的兴趣。

开始写你知道的事,开始相信你自己的想法和感受。相信你所爱的事物。坚持做下去。他便带你到你需要去的地方。

  学者的童年也有这样的脆弱,可见所有孩子都需要正确教育的呵护。假如劳先生遇到的后一位老师也和前一位一样,那么当前我国教育界也许就少了一位学术领军人物。

这用写作来修行,帮助自己,洞察生活,使自己心神清澈。

  这个男孩能有劳先生的运气吗?

开始写作吧,手应当不停的写,不要停下来,不要去删除,不要担心拼错字,标点符号,放松控制。别思考别想着要合乎逻辑。你的目标就是要竭尽所能回到初始的意念。不受任何的拘束。真实地去捕捉你心灵奇妙之处。而不是,假想你应该见到或者应该有的感受或者应该写下来的东西。初始的意念,藏有巨大的能量。沉陷的心灵,对某一件事物灵光一现的最初反应。如果你去思考太多,潜在的意思会压住它。

  有句话说,世上最可怕的两件事是“庸医司性命,俗子议文章”。前者能要人的命,后者能扼杀人的激情和创造力。

  现在害怕写作文和不会写作文的孩子非常多,老师和家长总在为此发愁,除了埋怨和批评孩子,有多少人能从作文教学本身来反思一下,从教师或家长的身上寻找问题的根源呢?

  有个上小学三年级的女孩,她父母工作很忙,家里请了保姆。有一次老师布置作文题《我帮妈妈干家务》,要求孩子们回家后先帮妈妈干一些家务,然后把干家务的体验写出来。

  女孩很认真地按老师说的去做,回家后先擦地、再洗碗,然后在作文中写道:通过干家务,觉得做家务活很累且没意思。平时妈妈让我好好学习,怕我不好好学习将来找不到好工作,我一直对妈妈的话不在意。现在通过干家务,觉得应该好好学习了,担心长大后找不到工作,就得去给别人当保姆。

  这个刚开始学习写作文的小女孩,她说的话虽然谈不到“高尚”,但是真心话。可这篇作文受到老师的批评,说思想内容有问题,不应该这样瞧不上保姆,要求重写。

  小女孩不知如何重写,就问妈妈,妈妈说:你应该写自己通过做家务体会到妈妈每天干家务多么辛苦,自己要好好学习,报答妈妈。小女孩说:可是你从来不干家务,我们家的活全是阿姨在干,你每天回家就是吃饭、看电视,一点也不辛苦啊。妈妈说:你可以假设咱家没有保姆,家务活全是妈妈干。写作文就要有想象,可以虚构。

  教师和妈妈的话表面上看来都没错,但她们没珍惜“真实”的价值,曲解了写作中的“想象”和“虚构”,这实际上是在教孩子说假话。虽然主观用意都是想让孩子写出好作文,却不知道她们对孩子的指点,正是破坏着写作文中需要用到的一个最大的“技巧”——“说真话”。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