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官网入口】丘成桐:奥数已失数学美 奥数扼杀好奇心

谈数学奖:

丘成桐,哈佛大学终身教授,国际知名数学家。这个1949年出生于广东汕头的美籍华人,如今已年近70岁。多年来,丘成桐不仅致力于研究和教学,还将很多时间和金钱投入于培养中国的年轻数学人才,帮助推动中国的数学学科发展。着名华裔数学家
哈佛大学终身教授丘成桐:我本人不觉得拿奖是人生的目标,做研究本身做的成功就是很好的一个收获,华尔街可以给我一大笔的钱,给我十倍以上的薪水,对于我来讲赚了这么多钱有什么好处,我不在乎大房子,豪华的车子,对我来讲并不重要。当我们在哈佛校园初次见到丘成桐教授时,他正在给数学系的博士生班教授几何分析课程。在当今数学界,若论研究之广、影响之大、学生之多,几乎没有人能与这位华裔数学家相比。他囊括了数学界和自然科学领域的各类奖项:菲尔兹奖(1982)、克拉福德奖(1994)、沃尔夫奖(2010)、马塞尔·格罗斯曼奖(2018)等。1976年,年仅27岁的丘成桐,证明了“卡拉比猜想”。他通过掌握几何中曲率的概念,解决了这一重大世界数学难题,并因此获得了被称为“数学届诺贝尔奖”的菲尔兹奖。他是获此荣誉的第一位华人。丘成桐幼年随父母移居香港。大学毕业后被推荐前往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深造,师从着名数学家陈省身。丘成桐至今都对恩师学贯中西的气质和严谨治学的作风念念不忘。陈省身晚年致力于推进中国数学的发展,作为学生,从上世纪90年代起,丘成桐就开始奔走筹资,在内地和港台领导相继创建了四个数学中心,并设立了丘成桐数学奖和丘成桐数学英才班,为中国培养了大批优秀的青年数学人才。

来源:《羊城晚报》

“我设的数学奖不用考试”

  今天上午,20位享誉国际的华裔数学家,兴致勃勃地参观了广州大学城,并与大学生们进行交流。国际数学大师、世界数学最高奖“菲尔兹奖”得主丘成桐教授为大学生作专题讲座。昨晚,华裔数学家们为来自广州、佛山、珠海、清远和江门的40名优秀学生代表现身说法,畅谈“数字人生”。得过奥数金牌差点难以毕业目前,中国已是国际奥数竞赛中的“霸主”。但数学界诺贝尔奖———菲尔兹奖获得者丘成桐对奥数热却“当头一棒”:数学奥赛成就不了数学大国梦。“奥数即使得金奖,也只能证明考试的能力,不代表就有研究能力。数学是做研究,研究的根本是找问题。奥数只训练别人的题目,而不知道去做自己的题目,”丘成桐说,“曾有几个国内顶尖大学的毕业生,得过奥数金奖,到我这里来,结果学问狭窄,考试还行,思考没能力,甚至都不能毕业。”“奥数只是在做题目,跟真正的研究可以说截然相反。”中科院院士石钟慈对目前奥数成风的现象深表忧虑,“比赛侧重的都是技巧性问题,那只是会‘变戏法’的数学而已,失去了真正的数学那种纯粹的美。”著名数学家、美国加州理工学院侯一钊教授直言不讳:奥数只是在训练技巧,失去了数学应有的创造能力的培养。早逼孩子成名学问心理失衡丘成桐说,在国外,参加奥林匹克数学竞赛是自由的,是培养兴趣的活动,和国内的层层选拔、严格的强化训练不同。国内很多出色的中学生,拿个奥林匹克奖,就可以保送到北大清华,于是他们费了很多努力,自以为水平已经很高,忽视了基本训练,到了大学连基础的微积分都不会。他认为,国内现在很多学校应对奥数比赛的训练方法,是在扼杀学生的好奇心和创造力。“奥数热”的祸端之一,就是中国人太重名利,很早就逼孩子成名,做天才。丘成桐认为,这给孩子造成很大负担。“我有一个学生,马来西亚华人,21岁就是博士了。很小就成了马来西亚的天才。但是人沉默寡言,后来进精神病院了。为什么?他一路被压制着光读书,没一个朋友,最后终于受不了。”“其实,成才需要时间,何必强迫孩子早一两年成名,闹得学问和心理都不平衡?”丘成桐认为揠苗助长反害了孩子。中美学生相比创造力人家强中美两国学生数学水平的比较,成为当晚对话的焦点。毕业于清华大学、在微分几何学研究方面卓有成就的曹怀东教授说,比理论基础,美国学生的平均水平的确不如中国学生;但要比创造力,中国的尖子生就远比不上美国。“我在美国接触到许多来自国内一流大学的研究生,他们训练有素,基础扎实,但就是缺乏自己找难题、攻难题的能力”。对此,丘成桐认为,中国的学生急功近利一点,比较重视就业前途。美国学生接受的是通才教育,自信心很强。国内很多学生不够博,思想不够活跃,常被所学专业捆住,对不“对口”的工作有心理障碍。缺乏创新精神,成为捆绑中国孩子全面发展的“病灶”。数学大国之梦奥数不能成就一位来自佛山的学生代表,道出了不少数学“尖子们”的心声:“老师上课说的,我们都懂了,想研究深些的问题,却只能靠自己看书理解,效果很差。”如何治愈尖子“吃不饱”的难题?石钟慈院士开出了一服药方:名师辅导+灵活学制+集中辅导+自己思考。他认为,学校自主权太少,课程死板是导致学生思维出现僵化的重要原因,“课程、学制设置要灵活,适当地允许跳级,不能搞‘一刀切’。”“名师名校,加上兴趣与自信,数学的潜力才能充分发挥出来”,数学家侯一钊也现身说法。但石教授却对部分学校为“提高水平”,在中学教授微积分的做法表示否定。他认为,这是“拔苗助长”的做法。“奥数成就不了数学大国梦,让孩子多看几本名人传记,对培养孩子对数学、对基础科学的兴趣则大有裨益。”丘成桐认为,年轻人要有偶像,但不能只有歌星、影星,也要有科学家。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辛周平说,自己就是看了当年媒体对华罗庚研究成果的报道,受吸引踏上数学“不归路”的。

虽然中国学生一向以勤奋著称,但丘成桐却认为,中国学生读的书未必有美国学生读的多,“美国当然也有差的学生,但美国好的学生看书的时间比中国学生还要多,因为他们在中学、大学都要写研究报告,需要看很多书才能写得出来。”

本报记者 孙朝方 实习生 邓旭如 通讯员 沈卫红

本报讯(记者饶贞
通讯员陈阳)昨日中午,广州市常务副市长邬毅敏在鹿鸣酒家会见了著名华裔数学家、“数学界的诺贝尔奖”——“菲尔兹奖”首位华人获得者丘成桐。

“世界级”数学家与广东中学生畅谈“数字人生”,丘成桐棒喝奥数热

“做学生首先要看书,多看点书很重要,什么书都可以看。

新葡京官网入口,昨日上午,丘成桐在广州市侨办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参观了位于萝岗区的广州科学城,第一次来到科学城的丘成桐在参观后表示:“这里规划得很好,发展得很好,很先进。”

尽管中国人一向以重视数理化教育为自豪,但身为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的丘成桐却认为,中国的数理化基础教育并不见得比美国好,“美国好的中学,数理化教育比中国要好得多,因为美国的中学更注重培养学生的思考能力”,他表示:“美国学生虽然也考试,但考试不是他们主要的目标,而中国的中学现在基本上还是以考试为目标的。”

丘成桐认为,现在中国的学校甚至比起十多年前还要重视考试,“学生数理化的基础知识也比以前差了”。丘成桐表示,他现在每年都会带中国学生,“中国科技大学、清华、北大、浙江大学的都有,这些学生里也有很优秀的,但一般来讲,他们基本的训练比不上10多年前的学生。”丘成桐认为,导致这种现象的原因,“就是在中国考试考得太过分了,结果学生只学要考的部分,不考的东西就不学。”

一直非常关心中国数学教育的丘成桐表示,他目前与中国的许多大学和科学院都有合作。为鼓励中国的中学生学习数学,他从今年开始在中国设立了一个专门针对中学生的全国性数学奖——“丘成桐中学数学奖”,“这个奖项跟奥数不一样,它不用考试,是做项目的,要学生自己想,他们可以在家里花很多时间去思考。”

“这个奖项今年10月份将在北京第一次颁奖。评审时我们会请10多位世界最著名的数学家对这些学生进行口试。”丘成桐说,获得该数学奖一等奖的学生将可获得15万元人民币的奖金,“为鼓励中学老师帮助学生,我们还给老师设立了奖项。”

谈新技术:

他表示,这种立体照相机很多行业都能用到,“拍电影、制作网上游戏都能用到,甚至连定做假发、衣服、鞋子都能派上用场”;“在美国有很多人得了癌症接受化疗,需要做假发,可是在美国做假发很贵,我们就可以用这种照相机把他们的头部拍摄下来,然后把照片寄到中国,在这里按照他们的头形做好假发寄到美国。这样中国的假发就能大量出口了。再比如定做衣服,可以用相机把立体的人体照下来,这样裁缝不用看到顾客本人就可以替他们做衣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