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贵州日报:瓮安骚乱 有人吹哨指挥人群进攻撤退

6月28日的瓮安:一起死亡事件是怎样演变成一场骚乱的?

摘要:
关于贵州瓮安6.28骚乱事件,官方近日通过包括新闻发布会在内的各种形式,连续公布事件细节,反击各种传言,贵州日报:瓮安骚乱
有人吹哨指挥人群进攻撤退关于贵州瓮安6.28骚乱事件,官方近日通过包括新闻发布会在内的各种形式,连续公布事件细节,反击各种传言,力图澄清事实。《贵州日报》发表记者在
6月30日晚上,对瓮安县城的骚乱事件目击者进行的采访,通过他们讲述事发当天的情况。报道说,一名叫彭兴贵的村民说:我亲眼看到县委、政府、公安局、财政局、民政局大楼被烧,情况非常恐怖。据称,在事发现场,在群众和学生面前是有那么约200多人,在指挥参与打砸烧,他们总是吹长哨时进攻,吹短哨时后退。村民陆兴书——事发时,我看到不少十几岁的小孩向公安干警、大楼投石块和点放大型烟花时,我心里很急,我就问他们为何投石块,孩子们都说不知道,反正看到有人投了他们就投,有人放了烟花他们就放。个体工商户赵成贵(职业美容店老板)——下午约4点钟,我正在外边谈生意,家人突然打电话告诉我,有上万人在县公安局闹事,我脑里轰的一声,首先想到的是,完了,完了,我那辆停在公安局门口的丰田卡罗拉轿车可能完了。当我赶到现场时,看到我的私家车被推成四脚朝天,有人把我的车油箱打漏了,点火烧了起来。当场我看到,上万群众正在县政府大院围观,数百人正准备冲进县公安局大厅,几十个公安民警排成行拉好警戒线,有数十个闹得凶的人正用砖头、石块向民警们猛砸猛打,打得民警们头破血流,但民警一直保持克制,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最后石块、砖头、铁棍打得太猛了,民警就退回公安局大厅内,大约有200至300人跟着吹长哨就进攻,吹短哨就撤退,反复冲击公安局。我还看到不少人从公安局里面抢出过去被公安局没收来的砍刀、匕首等各类管制刀具。当民警被逼上公安局二楼后,其中有数十人就连拖带抬,将两辆警车从公安局门口抬上数个台阶,然后砸开车辆玻璃,有人冲进一楼砸开多间办公室,拿出大量卷宗文件堆放在车辆座位上,点火焚烧,顿时火光冲天,黑烟滚滚,整个公安局大楼着火了。随后人群又冲向县政府大楼,抬来液化气等点火焚烧,有人从一楼冲到五楼,翻抽屉、砸柜子、摔计算机,有的人乘机把计算机主机和荧屏等物品抢了出来,有人在政府大院当场打开车库,将车推出来焚烧,然后烧县委大楼。火光把天空都映红了,后来有几十个武警赶过来保护县委、县政府,被一群人冲上去殴打,武警及时撤退,不少拿着砍刀、铁棍的人一直追到中队门口方才罢休。瓮安一高中学生——事发当天下午4点半,我们仍在考试,考完后,听说县里出事了。当我和同学们来到事发现场时,打砸烧事情已发生了。我们因为不明真相,大家争着看热闹。省人大和县人大代表蔡冬梅——我认为,这不是人们认为的中学生闹事,更不是什么为死者申冤那么简单。这是被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员利用,甚至是黑恶势力人员直接插手参与。我在现场看到,有人用长短哨指挥进退,当学生群众上前时,近200个参与打砸烧人员悄然后退;当人们平静时,这伙人立即上前掀起骚乱。有时人声太大,哨笛听不到,这伙人只要看到组织者用手一招,就全部扑上去。当我劝阻学生们不要冲上去时,这群人中有人恶狠狠地对我说,你去劝嘛,再去就打死你。参加汽车放气的7岁男孩王某某————我当时听说县政府那边有人闹事,就随爸爸一起去看热闹,由于前面人太多,我看不到,于是爸爸就把我放到一辆三轮车引擎盖上,我趁爸爸不注意,就挤进了人群中。后来有两个成年人叫我去放车轮的气,我就去把两个轮胎的气给放了。当警察上来时,人们就往后退,我就被弄伤了。闹事被拘少年黄某(流着泪)——6月28日下午4点过,我在校门口听路人说,县政府那边有很多人在闹事,出于好奇,就跑去看热闹。看见很多人在用石头砸县政府和公安大楼的窗户,并有人起哄,有的大喊公安大楼上的警察下来,有几十个成年人带头,把车子推翻,还有人在烧车,烧车的人还带有钢管,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跟着一起闹起来,但只推了一辆车,没有推翻,更没有烧车。事后因为害怕就在房顶躲了一段时间。(编辑:英臻)

摘要:
六月廿八日,贵州省瓮安县发生逾万群众围堵县公安局、县委和县政府大楼,并打砸烧政府办公设施和车辆。《澳《澳门日报》:
瓮安628事件
漠视社会矛盾酿祸六月廿八日,贵州省瓮安县发生逾万群众围堵县公安局、县委和县政府大楼,并打砸烧政府办公设施和车辆。《澳门日报》2日发表社论指出,这是自今年三月十四日拉萨发生打砸烧事件以来又一起严重的骚乱事件。社论指出,贵州六‧二八事件与拉萨三‧一四事件性质不同。拉萨骚乱事件是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企图分裂祖国的活动。而贵州骚乱事件则是由一名女学生之死引起。这名年仅十五岁的女学生李树芬被人发现死在河中。据称,当地警方调查后断定死者是坠河自杀,并要求家属三天内焚尸;但死者家属不同意警方判断,认为孩子是被人奸杀,后被丢弃在河中。家属和死者同学多次到公安局理论,但申诉无门。由于当地政府无视群众的不满,没有及时出面澄清事件,瓮安县城谣言四起。有人说,死者是因考试时不让一名同学作弊偷看,于是被该同学唆使两名无业青年将其强奸杀害,教唆杀人的女学生是瓮安县书记的侄女;有说杀人女学生是贵州省公安厅领导的亲戚。死者家属及同学不满警方草草结案,到当地政府部门抗议,大批不明真相的群众声援聚集,少数别有用心的人员从中煽动,甚至有黑恶势力人员直接插手,这宗单纯的民事或刑事案件,最终演变成向政府挑衅的骚乱事件。七月一日晚,贵州省政府新闻办、省公安厅、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联合公布今次事件的来龙去脉。从官方披露情况看,死者李树芬跳河自杀的整个过程,人证物证皆具,死因明确。针对家属对死者死因的质疑,骚乱事发前,上级公安局(黔南州公安局)还专门派出法医对死者进行复检,再次确认李系溺水死亡。如果当地政府将这些情况早些对外公布,相信不至于当地大批学生和民众被谣言误导,参与围堵当地政府部门。社论指出,今次事件的发生还存在不少深层次的原因。据称,当地矿群纠纷、移民纠纷、拆迁纠纷相当突出,多种纠纷相互交织,社会矛盾长期积累,官民关系紧张。地方政府没有重视这些社会矛盾,没有及时采取措施化解矛盾,最终因一名女生之死成为导火索,引发大规模的社会骚乱。中央一再告诫各级官员,一定要居安思危,增强忧患意识,一再要求官员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以人为本。社论质疑,许多官员对这样的话可以倒背如流,但他们真的能做到了吗?社论又指出,在三十年的经济高速增长、社会快速转型的过程中,内地社会也积累了不少矛盾和问题,目前正处于矛盾凸显期。若然地方政府官员没有居安思危、以人为本、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意识,欠缺察觉和处理危机能力,类似贵州瓮安的骚乱事件仍会层出不穷,社会和谐稳定难以实现。(编辑:英臻)

6月26日,突然有两个戴着面纱的人闯进小店,一人掏出一把手枪,指着敬铁民一家三口的脑袋,“不许动,动的全部枪毙。”听上去是瓮安口音。一家人还是报了警,对方要求他们打另一个电话,敬铁民怒了,“这是你们应该管的啊。”

到了公安局时,大楼的第一层已经烧起来了,还有人在砸楼,“大人砸倒比较少,主要是小孩在砸,可能是初中的,我们高中的还在考试。”而且,每砸一下就有群众在欢呼:“烧得好,砸得好。”

图片 1

被烧毁的瓮安县公安局大楼

自从6月21日李树芬死后,杨刚经常会来河边停尸的地方看看。因为,这个落水少女的尸体就是他从水里捞出来的。

那天晚上,他正在家里商量着去打牌,妻子进来跟他说:“之前跟你下过乡的那个男孩的妹妹掉水里了。”向来“爱管闲事”的他立刻和妻子出门去看情况。但是,因为走错路,凌晨一点多才到了河边。

到达的时候,消防队员刚好离开,只有两个警察还留在现场。杨刚让警察“看好三个嫌疑人”,又打电话给119要求支援救援工具,对方的回复是“没找到工具”。只能*自己,他找来汽车轮胎充了气再下水。

西门河的水并不急,但有三米深,夜晚的时候,大堰桥四周一片漆黑,没有路灯,也没有适合谈情说爱的地方所有的风花雪月。桥的附近是一片苞谷地,再远一点有一个废弃的机械厂,晚上12点的时候,除了偶尔几声狗吠,再难有其他声响,静谧得让人心里发毛。

*着摩托车的大灯照着,杨刚一个人在水里捞,没有其他帮手。一直捞了两个多小时,好不容易勾到了一只脚,再顺势往上拉,女孩的尸体终于被拉上来了。这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四十分。

被捞上来的李树芬穿戴整齐,但脸上有伤痕,眼睛睁得大大的,我让别人把她的眼睛合上。”

第一次尸检的时候,他到了现场,但那时“已经检得差不多了”。而每天都有很多群众聚集到河边,“主要是抱着同情心给家人出主意。因为瓮安这个地方,很多时候上访都没有结果,大家想借个机会上访,把瓮安的事情搞清。”

但是,28日下午,当他来到河边的时候,发现气氛已经悄然改变了。一个矮矮胖胖的人拉着白布在写字,写着“为人民呐喊申冤”。聚集的群众开始多起来,到了3点左右,“连河对面的人加起来有两百多个”。

群情汹涌起来,人们开始向县委大楼行进了。

晚上不敢出门

就在河边群情汹涌的时候,敬铁民的生活还和往常一样,在卖水泵的小店里坐着,消磨着生意凋敝的时光。他的心情并不好,因为就在两天前,他刚遭到了抢劫,这是他来瓮安后第二次遭遇抢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