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PX?我国PX企业分布及产能

  对于PX项目,很多人所担心的是一旦发生重大泄漏事故是否会对人群的生命健康造成威胁,这种担心是可以理解的。此前,国内的PX装置也是出过事故的。2000年,国内某化纤厂一套25万吨/年PX项目发生火灾。事后调查,主要是设计上有欠缺,塔底没有切断阀,火焰超过100米,烧了十几个小时。这次重大的事故造成3名操作工人遇难,并对当地的大气环境产生了污染。在对厦门PX项目的反对声中,有专家提出“国外PX项目必须选址在距离城市100公里外的地方”的观点,同样出现在这次大连PX项目的反对声中。

图片 1

把企业集中在化工园区里

  目前对其毒性国际上存在争议。一方观点认为,PX有毒,是一种危险化学品,对胎儿有极高致畸形率,其蒸气与空气能形成爆炸性混合物。另一方认为,PX属低毒物质,缺乏对人体致癌性证据。

“生产PX肯定要用到有机溶剂,这里面就会有有毒的原料,因此毒性是难以避免的。”福州大学化学系教授杨黄浩说。

在布格看来,德国化工业的升级转型既有主动的一面,也有被动的一面。他总结说可以用“推拉”的模式来形容德国从生产大宗产品或散装化学品转为生产精细及特种化学品的过程。布格说:“出于高成本压力,低利润大宗化学品的生产活动越来越多地转移到原材料加工国。”

  据专家介绍,PX项目可能发生的风险事故主要分为两大类:火灾爆炸事故和化学品泄漏事故。预测结果表明,火灾爆炸事故近距离内对建筑物和人员均会造成严重损害,但影响范围大约为100米。

海外PX项目多建在城市附近

环保部官员:一些PX反对者获专业组织资金支持

  而在国内,天津石化PX装置距大港区中心5公里;青岛丽东化工有限公司PX装置距居民区仅为600米;上海金山石化PX装置距居民区最近距离约1公里。台湾要求不能把化工厂建在城市中,要单独成立石化专业区,距离居民区500米以外的范围内。负责项目环境评估的大连市环科院对外公开表示,大连PX项目完全符合国内PX项目选址先例和国家环评标准。大连PX项目建设项目的选址和防护距离是通过环境影响评价,经过相关专家严格科学计算和反复论证确定的。

正在加紧建设PX项目的漳州古雷半岛,当地政府就通知当地居民,距离厂区800米以内的村民,都必须搬迁。

德国是名副其实的全球化工生产大国。2012年德国化工行业销售额约1842亿欧元,位居欧洲首位,全球第四。想象中这样的化工大国在本国生产的PX肯定少不了。然而布格却回答说:“德国本土的确有4家公司在生产对二甲苯,但是它的产量不大。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2010年至2012年,产量合计大约在每年35万吨到37万吨之间。”

  其实在化工行业,像化学合成制药行业,是污染最重的行业,它的排污量是大宗化学品(合成氨、尿素、乙烯等)的15~20倍,但还得生产,它是人们不可缺少的医药品。我们穿的衣服、使用的物品很多都是以对二甲苯为原料制成的,我们的生活已经离不开它了,公众不要对它产生过度的恐慌。”PX作为一种重要的化工原料,其生产技术是高度成熟的。在大的化工企业中,PX生产的全过程,从原料到产品,都应是在管道或容器中进行,按规范进行操作是安全的。关键是否能保证污染物排放量控制在国家规定的排放标准以内,达标排放的污染物进入大气环境后,能否符合国家环境质量标准。

核心提示:PX,中文名称对二甲苯属于低毒类化学物质,可燃,有毒,有刺激性。PX对眼及上呼吸道有刺激作用,高浓度时,对中枢系统有麻醉作用,吸入较高浓度的二甲苯甚至会出现急性中毒。

德国化工业之所以能够可持续发展与其积极的研发投入密不可分。2010年德国在化工行业研发经费投入为94亿欧元,研发人员数量约占行业从业人员总数的十分之一。德国的化学品专利注册数量位居全球第三,所占份额为17%,仅次于美国和日本。通过科技投入,从1996年至2006年,德国化工企业已将能源需求量减少了40%。另一方面,德国还积极通过工业生物技术来努力减少对石油的依赖。目前德国的化工行业所用资源中已经有13%为可再生资源,下一步将会继续研究如何利用可再生资源在石化行业外获得C2至C4的基础化学材料。

  我们都知道,苯是一种毒性很强的物质,在涂料、服装等日常生活用品中存在,是危害人类健康的主要化学物质。客观上讲,对二甲苯有毒,但毒性要比苯和甲苯小很多。

国内PX紧缺

谈到德国普通化工企业的选址和审批流程,布格说:“化工厂的选址首先必须满足当地政府的规划要求。这样的规划数十年来随着环保和生物多样性的要求一直在不断修订。比如说化工厂不能建在自然保护区里。其次还要考虑能源、原料和运输条件等。因此,每一个工厂都必须进行个案分析。”

  专家指出,中国在发展经济,PX是基础产业,也是需要发展的一个重要产业,生产还是必要的。PX是石油化工产业链中的中间产品,主要用于制取
PTA (精对苯二甲酸 ) 和 DMT( 对苯二甲酸二甲酯
),而这两种物质则主要用于合成PET(聚酯),是制取合成纤维的原料,是纺织服装、塑料制品等日用消费品生产的上游中间原料之一。也就是说,我们平时穿的衣服,喝的可乐瓶都要用到px来生产。可见px的确是一个重要的化工原料,此外px也是一种常用的有机溶剂,也可用于合成医药中间体等。作为溶剂使用的px,其主要应用在油漆和粘合剂里,目前市面上号称无苯油漆的,一般都添加20%左右的二甲苯或甲苯作为溶剂,平时大家闻到的油漆味,其实是这些芳烃溶剂所散发出来的气味。就算在西方国家,二甲苯仍是一种被广泛应用的可用于室内装璜的油漆和涂料溶剂。

根据漳州古雷半岛的石化项目投资,投资人实际控制的生产PX的腾龙芳烃和生产PTA的翔鹭石化连个企业就建在一起,产量分别为80万吨和150万吨。而更好的设计布局是,将炼油厂和PX企业也建在一起,进一步节省运输成本。

科技日报驻德国记者 李山

  据悉,MSDS是目前国际上最权威的有关化工生产和销售的标准,是化学品生产或销售企业按法律要求向客户提供的有关化学品特征的一份综合性法律文件。内容主要是提供化学品的理化参数、燃爆性能、对健康的危害、安全使用贮存、泄漏处置、急救措施以及有关的法律法规等十六项内容。

图片 1

中国科学报:PX,一道待解的题

图片 3

国内的PX,主要用来生产对苯二甲酸——生产聚酯的重要中间体,最终用来生产化纤。

布格介绍说,德国目前有14座精炼厂和8座蒸汽裂化厂。由于大部分石油来自进口,这些石化企业几乎都在原油进口管道的节点上或港口旁。此外,德国在原有化工企业的基础上规划了40个大的化工园区,一些主要的化工企业都集中在园区里,通过统一的基础设施和集中供应能源、原材料和水,以及协同处理废弃物等方式,大大提高了化工厂的环保标准。化工业在德国的历史悠久,布格举例介绍了其中一个比较新的化工园区,居然也已经是上个世纪80年代就开始建设的。

  很多在中国设立了生产型工厂的跨国公司,在其本国或其他国家都主动公开了这些信息,但在中国却没有。中国相关法律不健全和一些政府部门的不作为,让他们钻了空子。这势必造成项目建成之后,公众没有一个接受度,接受度非常低。“相关信息不公开是公众产生恐慌的直接原因。”马天杰说,国外的经验就是信息公开和听取公众的意见,在项目建设之前就应该做到,是一个很基本的步骤。

资料:我国主要PX企业大致的产能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本文责编: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data/44099.html
文章来源:沉思网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既然有这么强烈的反对声音,国家是否有必要大力发展PX产业呢?这个产业在中国的发展方向在哪里?为此,《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和业内人士。

近年来,亚洲,尤其是中国在化工业领域的增长势头强劲,其生产份额已超过全球一半,且国内消费强劲增长。中国的全球市场份额在2000年至2010年期间增长了16%。这给发达国家带来了很大的竞争压力。而另一方面,德国企业既远离资源产地,又不靠近市场,原料和产品均需长距离调运。加之德国的环保要求严,人工成本高昂,因此,一方面转移生产基地到发展中国家;另一方面充分利用自己的技术优势,升级转型生产精细及特种化学品成为了德国的必然选择。

  据报道,绿色和平组织污染防治项目资深主任马天杰说,中国环境项目在信息公开上还有很多的不足。“首先在规划时,没有征询公众的意见,或者环境影响评价或是环评报告,不向公众公开,或者是很有限地向公众公开。”

“它不是一次就让你中毒,但是它的毒性可以积累,你使用时间长了,身体内的这种物质多了,就中毒了,”王岩解释说,“还有一个重要的危险因素,就是它是易燃品,而且需要大量储存,一旦遇到火花,会产生巨大的爆炸。”

布格简要介绍了德国政府审批化工厂项目的流程。首先企业必须向政府递交申请文件。这包括一系列非常复杂而详细的文档,与环保相关的如废弃物、污水处理、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土壤和地下水污染状态的基线报告等;国家环保权威机构,如州环保部等负责检查内容的完整性;接下来必须在报纸和官方公报上进行公告;然后公开展示规划文件一个月;在收集相关反馈意见后召开听证会,公开讨论有关异议;最后政府才会给出官方的审批结果。布格特别强调说:“政府在这个过程中应该是独立的。”而企业也应努力寻求经济、环境和社会影响的平衡。

  据悉,大连市政府在市民的压力之下已经在考虑是否将PX厂搬迁。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化工专家说,对于化工厂而言,停产和搬迁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比起生产环节,更容易产生问题,一旦含有苯的化学物质发生泄漏和爆炸,后果不堪设想。另外,对于一个刚刚上马两年多的项目,企业已经投资了几十亿,就面临停产和搬迁,其中的损失由谁来担负也是问题。厦门当年的搬迁费用全部由政府承担,而所谓政府承担,其实最终是由全体厦门人民支付的。厦门的PX项目搬迁到漳州之后,给当地带来了每年约80亿人民币的税收。我觉得在搬不搬这个问题上,大连市民和政府都应该冷静下来,不要因冲动而做出错误的决定。

据一位专家介绍,作为PTA的上游,PX的需求受PTA市场需求的影响极大。2002年以前,我国限制上游PTA的投资,因此PX的需求量比较平稳,2002年修订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将PTA由限制类调整为鼓励类,导致PTA需求量猛涨,PX产量出现严重不足。

清华教授称PX毒性介于盐和酒精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