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城考古:千年古城揭开神秘面纱

  谢广维说,汉代整个郁林郡仅有7万多人口,郡治有如此大小也足够了。即使到了人口繁荣的清代,贵县城池也没超过这个规模。由于岭南经济发展有限,城墙首要功能是保护衙署,市民阶层未必能享受到住在“城里”的福利。从现存的清代贵县地图可看出,一些集市、书院、庙宇、民宅都环绕在城墙外围。

①陈小波:《贵港郡治说之非》,《广西博物馆文集》第六辑,广西人民出版社,2009年。

    考古发现之二:布山城址所在日渐清晰

  保存较为完整的是一批历代陶罐。这些罐子是在水井底部找到的,有双耳罐、三耳罐,还有六耳罐。这些“耳朵”是拴绳子提水用的。当绳子断裂,罐子就沉到井底。满布井底的罐子可以让人想象有多少古人在井边失过手。

据历史文献记载,自秦始皇33年设桂林郡开始,贵港曾先后作为秦至南越国时期桂林郡郡治,汉晋南朝时期郁林郡郡治,梁、陈、隋时期南定州、尹州、南尹州、郁州州治,唐、宋、元时期贵州州治、怀泽郡郡治及明清时期贵县县治。从发掘情况看,贵城遗址的文化内涵及堆积系列与贵港历史沿革情况基本相当。结合广西汉代城址考古资料,但凡汉代城址作为郡县治所,其周围均有较多汉代墓葬分布的规律,因此基本可以判定,贵城遗址就是贵港历代郡、县故址遗存。

   
谢广维表示,考古发掘研究的目的在于探索复原古代社会历史文化面貌,揭示历史发展的规律。通过考古发掘,为揭示贵港各个历史时期的物质文化发展状况、城市布局及变迁,印证贵港城市发展历史提供重要实物证据。此外,由于贵港旧城改造的推进,地下遗存面临基建施工破坏的威胁,通过抢救性考古发掘,对于揭示和保护地下遗存,研究贵港古代历史,宣传贵港历史文化,都具有重要的意义。而加强对包括贵城遗址在内的贵港历史文化遗存的保护,对于提高贵港文化品位、城市知名度,繁荣市民文化生活,打造以布山文化为核心的贵港千年古郡历史文化品牌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考古工作者认为,贵港作为广西最古老的城市,建城已有2000多年历史,曾长期作为广西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之一而存在,然而时至今日,留在贵港的地上文物已经寥寥无几,作为广西最大汉墓群之一的贵港汉墓群,也面临消失的危险。在城市建设日新月异的今天,如何保护祖先遗产、保留城市记忆、守望精神家园,是值得所有人思考的问题。

贵城遗址 贵县古墓葬群 郡县故址

    保护历史遗存,我们共同的责任

位于贵港的贵城遗址近日传出考古新发现。继2008年贵港市港北区政府旧址地块发掘后(本报2008年7月曾作报道),今年7月开始,广西文物考古研究所在遗址南面继续发掘,本次发掘发现了大量房址、柱洞、水井、灰坑、排水沟等各时期的生活遗存及板瓦、筒瓦等汉代至明清时期的建筑材料。特别是唐宋以来城墙的确认,是继2008年发现汉代城壕之后又一重要的考古发现。为探索秦汉时期布山县城及唐宋以来历代城址的分布位置提供了有力证据。 

一、贵城遗址概况

   
经过近4个多月的艰苦努力,包括宋代的大型建筑基址、汉代的城壕及壕沟,各时期的水井、灰坑及汉代至明清时期的文化层堆积被揭示出来,如同历史的册页在地下一页页地翻过。同时伴出的还有各个时期的瓦片、瓦当等建筑材料及陶瓷器等遗物,特别是遗址发现的大量西汉时期的瓦片及云树纹瓦当,其形制特征与广州南越宫苑遗址出土瓦片、瓦当基本相同,表明遗址早期堆积的年代与南越宫苑遗址大致相当,这为确定布山县的位置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证据。另外,大量东汉及两晋南朝瓦片、瓦当等建筑材料的发现,表明遗址代代相传,并未间断,特别是宋代刻划“窑务官立”板瓦的发现,说明这里可能是宋代官署所在地。

  从贵城遗址发掘出来的古陶、砖瓦,把考古队所住的小楼摆得满满当当,连走廊上都堆满了。这些文物将为新建的贵港市博物馆带来大量的藏品。

关于零陵郡的问题

 
2200年前,西汉时期,南疆小城布山一派宁静。在这个位于广西最大冲积平原的古老城市附近,西瓯、骆越民族已经繁衍生息了上千年,来自北方的汉族逐渐增多,日渐融入这座城市。为避水患,人们在郁江南北两岸择高地而居。北岸为官署,民居依次而建,城中水井、沟渠密布。一日,儿童阿甲和伙伴捧着饭碗到水渠边吃饭,嬉闹间,瓷碗自手中跌落,被青石板磕破碗角后,滚落渠中,一埋两千年。

另一处重要发现是目前揭露出来的一段长达50多米的夯筑于唐宋时期的城墙,这段城墙正好位于大南门的城墙一线上,残高约一米,修建于南朝地层之上,下部被宋代地层所覆盖,城墙外面还残存少许明清时期包的城砖,表明城墙沿用时间较长,也表明城市格局自唐宋至明清时期未发生大的改变。

(作者单位和职务:广西贵港市博物馆文博馆员)

    考古发现之一:贵城遗址分布范围初步划定

  这不是我们在古装电视剧里看到的北方大城。它方圆只有一平方公里左右,相当于现在的一处单位大院或住宅小区,但足以放下衙署、军营、驿馆,还能容纳几条街道,供手工业者、商人开门做生意。

③李珍、覃玉东:《广西汉代城址初探》《广西博物馆文集》第二辑广西人民出版社,2005。

   
记者在考古现场看到,古城遗址中,不同时期的文化层、巨大的汉代柱础、厚重的南朝青砖,勾画了西汉、东汉、六朝、唐、宋、元、明、清时期的历史;从南北朝到清代的水井,从下到上,一座挨着一座;唐宋城墙和一层层堆积的瓷碗、陶壶、瓦片、砖块,反映出这里长期是一座规模不小的城市。

  历代贵城绵延不绝

本文试从贵城遗址发掘及文化特征、贵县古墓葬发掘资料等进初步梳理,结合广西汉代城址的考古资料,对贵城遗址的性质进行初步探讨,认为贵城遗址是贵港历代郡、县故址遗存。

   
2009年,旧城改造工程郁江北堤及堤园路项目在推进过程中牵涉到贵城遗址可能分布的范围,引起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决定对位于港北区政府旧址对面的莲城宾馆地下遗存进行勘探,并为此次考古进行了专项拨款。

  令考古人员最疑惑的发现,要数印有“零陵郡”字样的筒瓦。零陵郡是汉代在今湖南、桂北一带设置的郡。为何零陵郡的瓦会跑到郁林郡?瓦片沉重易碎且烧制简单,无论是在郁林生产销往零陵,还是从零陵制造运往郁林,其运输成本都大大不划算。早在2008年贵城遗址首次发掘时,也在汉代城壕中发现了同样的“零陵郡”瓦。是因为工匠贪方便沿用了零陵郡的制瓦模具,还是零陵郡和郁林郡之间存在治所转移的关系?这些瓦片让贵港的汉城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1949年以来在贵港城区周围勘探发掘的汉墓约1000座,但是一直没有发现城址。因此,有关桂林郡郡治“布山悬案”一直存在两种学术倾向,其一是“桂平郡治说”,其二是“贵港郡治说”。直到
2008年在原港北区人民政府旧址发现贵城遗址并进行考古发掘,收获了大量的考古资料,“贵港郡治说”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认可。目前该遗址发掘资料尚在整理中,但已有媒体或专家提出“郡县治所”、“军事城堡”两种观点。本文仅对贵城遗址作初步梳理,并结合贵县墓葬的一些发掘材料,试探遗址的性质,抛砖引玉,以求教于方家。

   
谢广维告诉记者,通过考古发掘,考古队发现这一区域地下文化堆积非常丰富,而且堆积序列较为完整,包含了从南越国时期一直到明清的所有文化层堆积,在这些堆积里面,不仅有丰富的建筑材料,而且还发现了大量的建筑基址及城市设施,尤以汉代及唐宋至明清时期的遗存最为丰富,而三国两晋南朝的建筑材料略为稀少,表明两汉及唐宋时期该区域人类活动频繁,而三国两晋时期活动略有衰减。由此推测,贵城遗址可能就是秦桂林郡、汉郁林郡郡治及唐宋以来历代城址所在地。

  城池规模不大,除了经济、人口因素,还由于贵城并非自然发展而成的城池。它最初是出于军事、政治的需要而新建的。建城设署之后,人口才慢慢聚集。考古专家认为,秦始皇统一岭南,在桂南这一地区置桂林郡,秦军来自北方中原,擅长耕种,惯于选择平原进行屯垦,发展生产,巩固统治。因此广西最大的平原——浔郁平原成为建立郡治的最好选择。贵城遗址作为浔郁平原上目前发掘出的最古老的城市,且历代绵延,基本上可以认为,秦代桂林郡、汉代郁林郡的郡治——布山县即在贵港。

据上述墓葬文化信息,贵港汉墓分布密集,形制多样,随葬品丰富,神秘的罗泊湾汉墓群里隐藏着高等级别的墓主人,风流岭也埋藏着尊贵的青铜马主人,北郊汉墓中的舶来品、马鞍岭M14
的陶船和牛车等与汉代海上贸易有密切关联。而贵港城址也出土了高等级别的汉代建筑、生活文化遗物和大量与居民息息相关的生活设施遗迹,而此种状况在贵港地区乃至广西均属少见的。此种种迹象证实,贵港城址蕴藏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在历史上应曾属代表着一个地区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城市。

   
2008年,广西文物考古研究所对港北区政府旧址地下遗存进行了考古发掘,基本确定这一带就是贵港历代古城的一部分,但城址的分布范围及布局情况仍然不清楚。为了保护好地下文化遗存,使其在旧城改造过程中得到更妥善的保护,当时就确定将遗址的分布范围作为今后保护工作的重点予以关注。

  9月28日,记者在现场看到,新发掘的区域位于大南门(贵港的清代城门)一侧,正好在江边缓坡的最高处。在这个约1000多平方米的区域里,密集分布着残砖断瓦、排水沟、柱洞,还有五六口水井,井下还有水,扔一块石头下去,很久才听到回音。

②广西壮族自治区文物工作队《广西贵县北郊汉墓》广西人民出版社《广西文物考古报告集》(1950–1990)1992年。

   
莲城宾馆地块考古发掘不久前刚刚结束,广西考古队队长谢广维随手拾起一片汉代的瓦片告诉记者,从秦始皇33年(公元前214年)建城至今,贵港建城历史已有2225年,是广西历史最悠久的城市之一。长期的文化积淀为贵港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存。贵港古墓群作为广西最大古墓群之一,见证着这座城市的悠久和繁荣;贵城遗址的发现,更是为贵港城市的发展历程提供了直接证据。贵城遗址具有延续时间长、文化堆积系列清楚的特点,几乎包括了从西汉至明清时期历朝历代的所有堆积,相当于一部埋藏于地下的贵港历史。

  最引人注目的是大量的汉代柱洞,或方或圆,直径在30厘米左右,部分柱洞底部还垫有柱础石,表明这一带存在大型汉代建筑。谢广维初步判断,这些柱洞和2008年发现的汉代城壕一起有力地印证了布山县城的位置。

关于贵县古墓葬群和城址的问题

   
2011年7月,广西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专业技术人员入驻贵港,对莲城宾馆地块地下遗存进行了3个月的考古发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