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民解读“一国两制”在港实践白皮书

  新任美国驻香港及澳门总领事夏千福24日在香港表示,美国对香港及澳门的政策没有改变,美国支持“一国两制”,该制度对香港特区的稳定、繁荣和经济增长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香港已享有最大程度自治权”

新华社北京3月16日电
综述:坚持方针保稳定推进实践促繁荣——世界读懂中国坚持“一国两制”之信心

  夏千福当日在香港美国商会举办的一个午餐会上发表题为“对美国-香港伙伴关系的印象:强健纽带
互利之源”的演说,探讨美国、香港关系的重要性。这是他自今年7月30日抵港履新以来首次发表公开演说。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王振民解读“一国两制”在港实践白皮书

新华社记者

  夏千福表示,香港是中国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地区之一,与所有发达的经济体一样,需要高效、灵活、负责任的政治架构来促进其茁壮发展。“我想再次明确地强调,美国对香港及澳门的政策没有改变,美国支持‘一国两制’方针。对美国来说,香港当然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而对于中国,我们投入了巨大精力,建立积极、合作和建设性的美中两国关系。”

来源:光明日报 2014-6-24 罗旭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继续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严格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办事。全力支持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和行政长官依法施政,大力发展经济、持续改善民生、有序推进民主、促进社会和谐。

  谈及中央政府将在香港推进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及2020年直选立法会问题时,夏千福表示他“对此非常赞赏”,因为这些举措可加强特区政府的执政能力,促进香港的繁荣与稳定;美国政府也将继续支持香港逐步实现普选,但对香港的选举进程并无任何方案,关于香港将采取何种选举制度、如何实现真正的普选,美国并不会采取任何支持或反对的立场。

  《“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的发表,是自“一国两制”构想提出以来,中央政府第一次以白皮书的形式重申、明确对香港的基本方针政策。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港澳基本法研究会会长、清华大学法学院院长王振民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主权国家之下的一个地区,香港已经享有了有史以来一个地区所能享有的最大程度的自治权了。”

今年两会期间,“一国两制”继续受到国际社会普遍关注。各界人士及港澳媒体认为,坚持“一国两制”方针、严格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办事,将让“一国两制”充满活力并在实践中得到极大丰富和发展。

  夏千福说,他通过与香港不同政治团体的广泛接触,认为大家都真诚地关心特区事务,也认识到香港的未来与中国其他地区唇齿相依的关系。他说,香港市民目标一致,又善于变通,加上中国文化特有的包容精神,这些都有益于复杂的讨论,为普选确定最终方案。

  白皮书把回归17年来中央对香港的各种支持以及“一国两制”实践取得的伟大成就进行了系统总结,并对中央依法享有的权力进行了归纳总结。白皮书表达了两个“坚定不移”:坚定不移捍卫国家主权,保证中央依法享有的权力得到不折不扣的行使,同时坚定不移保证香港特别行政区各项高度自治权能够贯彻落实。

伟大创举聚人心

  夏千福还说,香港的确是一座亚洲国际都会,她的国际化、对自由的尊重、对法治的承诺、完善的监管制度、开放的社会及先进的高等教育体系都吸引着世界各地人才。他认为,香港既是中国通往世界的桥梁,也是世界连接中国的纽带,内地公司凭借香港的优势开拓了国际市场;对美国公司来说,香港提供的专业知识及沟通渠道,也可以帮助它们进军中国内地市场。

  “白皮书不会、也没有修改基本法,特区的高度自治是有宪法法律保障的。”王振民认为,“实践充分证明,‘一国两制’不仅是解决历史遗留的香港问题的最佳方案,也是香港回归后保持长期繁荣稳定的最佳制度安排。”

前无古人,后启来者。在统一的国家内,国家主体和个别地区依法实行不同的制度,这在过往的人类政治实践中从未有过。

  白皮书中坦陈,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各项事业取得全面进步的同时,“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也遇到了新情况新问题,香港社会还有一些人没有完全适应这一重大历史转折,特别是对“一国两制”方针政策和基本法有模糊认识和片面理解。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南洋公共管理研究生院兼任副教授周兆呈说,作为国家治理制度创新,“一国两制”既为香港、澳门保持自身优势和特殊价值奠定了坚实基础,也为内地制度创新和国际合作搭建了独特平台。

  对此,王振民一针见血地指出:“香港从来不是一个国家,过去、现在和未来都不是国家。作为一个主权国家之下的一个地区,香港不可能是完全自治,也不应该是完全自治,但是该给的、能给的权力和空间,中央都给了。”

巴西里约热内卢州立大学国际关系系主任马里西奥·桑托罗说,“一国两制”是“创造性、灵活而实用的”解决方案,其中,“一国”始终是不可动摇的前提条件,是确保“两制”得以长期繁荣稳定的稳固根基。

  关于香港普选,王振民指出,普选最基本的含义就是一人一票,每票等值。回归前港督的产生,香港市民是没有机会参与的。当年起草基本法的时候,中央决定香港未来应该走向普选,并主动在基本法里规定香港要实行双普选。

阿富汗阿尔贝罗尼大学教授卡哈尔·萨尔瓦里认为,这一“充满创造性”的方案充分体现了中国智慧。没有“一国”则任何制度都是空谈,没有“两制”则香港和澳门不会有今天的成功。只有在“一国”基础上,才能充分发挥“两制”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