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官网入口】中国原油公司四个月非常少赚300亿 薪水花费增两成

  上周末,关于中石油集团拟未来3年裁员8万人的说法在坊间不胫而走,随即受到各界热议。中石油集团一位权威高层昨天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采访时表示,“裁员”这一说法并不够确切,8万人的数字也只是媒体的推测,并非真实数据。他透露,此举是集团为应对经营困难,从优化劳动结构、提高劳动生产率角度出发采取的各项举措之一。

昨天,中石油公布中报。中报显示,上半年净利润536亿,比去年同期的818亿少赚近300亿,锐降三成多。率领一众高管到香港出席业绩说明会的中石油总裁周吉平解释,因石油特别收益金增加,成品油价格不到位,以及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因素,公司业绩受到较大影响。

摘要:
有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这是一场布局已久的战役,其间也给了部分人士悔过的机会,但是很多人并未迷途知返。然而对于具体案情,他以案情重大复杂、由专案组承办、正在推进调查为由拒绝透露

…  在“苍蝇”和“老虎”齐打的口号下,国务院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蒋洁敏在9月1日成为了中共十八大之后第一个接受组织调查的中央委员,也是国资委历史上首个接受组织调查的主要领导。  当1日早间央视快讯宣布这一消息的时候,接受采访的多位国资委官员均表示完全不知情或刚刚才听到消息,一些官员甚至反而询问具体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但记者其后致电国资委新闻中心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确认消息属实。  蒋洁敏接任国资委主任不到半年,此前曾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下称“中石油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兼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石油股份”)董事长。在刚刚结束的8月底,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王永春、李华林,中石油股份副总裁冉新权、总地质师王道富等4人相继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上述4名高管被查,被中石油内部视作前所未有的集团人事“地震”,而此次蒋洁敏被查,进一步引发社会对于中石油系统贪腐问题的高度关注。  有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这是一场布局已久的战役,其间也给了部分人士悔过的机会,但是很多人并未迷途知返。然而对于具体案情,他以案情重大复杂、由专案组承办、正在推进调查为由拒绝透露。  事起离任审计?  事实上,对于蒋洁敏被调查或者被“双规”的传闻,从其履职国资委之前就一直不断。  在去年8月,微博上曾传言蒋洁敏在8月15日借海外招标之际在境外失踪,海外关于蒋洁敏被“双规”的消息泛起。但中石油集团随即澄清,蒋洁敏自7月中旬参加集团公司年中领导干部会之后已住院休养,并非失踪。而蒋洁敏在去年9月公开露面也使这一传言不攻自破。  2013年“两会”后,3月18日中组部到国资委宣布对蒋洁敏的任命,但直到3月28日国资委确认前,蒋洁敏暂没有公开露面。  这段时间内,海外关于蒋洁敏被“双规”的消息再次传出。而记者此前从国资委相关官员处了解到,当时蒋洁敏被任命后恰逢随团出国访问,访问结束后才在国资委内召开大会。  到了今年8月末,先是王永春,其后是李华林、冉新权和王道富,中石油4名高管相继被查。由于这4人分管中石油大庆、长庆、海外等核心业务,外界再度猜测事情可能牵涉曾长期任职于中石油系统的蒋洁敏。但直到9月1日,蒋洁敏被调查的消息才得到证实。  有媒体报道称,上述4人案发与在蒋洁敏离任审计中发现出来的问题有关。今年3月蒋洁敏离开中石油集团后,因其2006年11月接任中石油集团总经理,依惯例相关离任审计的时间是2006年~2013年,但对于他的离任审计跨度被延长至10年。目前尚无官方消息证实这一点。  目前,审计署负责中央骨干企业领导人员经济责任审计,主要审计四个方面的情况,一是会计财务报表中体现出的真实性、资产质量状况、效益情况;二是发现企业的重大经营管理决策中影响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潜在隐患和问题;三是审查企业改制或主辅分离中影响企业稳定的问题;四是企业在经营中的违法违规问题。这一审计主要紧紧围绕与该负责人任职期间的直接相关的重大经济决策展开。  按照组织原则要求,对于党政和企事业单位负责人应该是先审计再离任,但在实际操作中,由于一些中央企业集团规模大,资产超千亿、万亿元,管理链条长,跨行业、跨地区经营,要求在离任之前短期内审计其几年甚至十几年任期中的问题并不现实,因此实际执行中,出现了很多“先离后审”的情况,所以一些问题也可能被逐步暴露。  低调执掌国资委  蒋洁敏为人谨慎。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传出蒋洁敏将出任国资委主任的消息,记者在“两会”现场偶遇蒋洁敏便问其传言是否为真,蒋洁敏思考数秒后反问记者说:“你调去中组部工作啦?”巧妙回避了问题。  蒋洁敏为人也十分低调,一般不接受媒体的专访。而在有记者参与的公开场合,蒋洁敏的发言也总是比较简短,带着浓重的山东腔、语速很慢。他总是只讲一些相对比较宏观的语句,把详细内容留给副手解答。  在三大石油公司的一把手中,蒋洁敏最少出席公众场合,最少接受媒体采访。蒋洁敏在中石油内部声望颇高,曾亲历中石油的重组与上市进程,力推中石油的“走出去”战略。  自今年3月18日出任国资委主任以来,蒋洁敏共出席公开活动20次,其中8月以来共出席公开活动5次,活动内容多与央企有关。  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蒋洁敏几乎都处于了解央企基本情况的状态,尚未来得及施展拳脚。相比起来,其在中石油系统内深耕30多年,从一名基层的修井工做到掌门人,建功不少,同时也受到了不少争议。  公开信息显示,蒋洁敏为山东阳信人,生于1955年,1972年参加工作,从山东胜利油田技术员做起,1999年11月担任中石油股份董事、副总裁;2000年~2004年曾担任青海省副省长一职;2004年4月重回中石油;2006年11月起,出任中石油集团总经理,开始执掌中国最大的石油公司。  在执掌中石油的6年多时间里,蒋洁敏力推天然气产业的发展,并且将触角从天然气勘探开发的上游产业延伸到中下游领域,在这一过程中,曾多次出现中石油与地方燃气公司发生纠纷的问题。其一手打造的、号称要做到全国最大CNG(压缩天然气)运营商的昆仑天然气利用公司离奇瘫痪,该公司总经理陶玉春被有关部门控制,至今仍是悬案。  中石油在蒋洁敏的带领下,也成为中国最封闭的央企。在中石油的油气勘探开发领域,其他公司尤其是民营企业想进入一些关键环节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某位民营油气装备服务公司负责人曾对记者抱怨说:“中石油的一些招标活动我们根本进不去,他们从来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使我们在国内开拓业务十分艰难。”  此外,中石油的一些基层员工还抱怨蒋洁敏实施的薪酬管理制度导致中石油内部贫富差距大,高层收入过高,基层收入太低。  另一方面,“走出去”和“国际化”战略是蒋洁敏重点推行的战略,中石油也已在北美、非洲、中东等地建立了自己的基地。尽管中石油在海外的确收获了一些油气资源,但有业内人士曾质疑其海外付出的成本比起收益来说并不划算。  到国资委后,蒋洁敏延续了其在中石油的低调风格,较少出现在有媒体出现的公众场合。  在整个上半年,蒋洁敏对国资的思路,外界只能通过少数几次公开会议新闻稿内的只言片语了解信息。在这些会议中,值得关注的有几点:一是蒋洁敏鲜明提出,坚定不移地坚持“两个毫不动摇”,“理直气壮地发展壮大国有企业和国有经济”;二是提出以“保增长”助力全国“稳增长”,央企全年增加值增长要达到8%以上、利润增长要达到10%以上;三是他不断强调按照“一五三”总体战略,大力推进“三个转变”,努力实现转型升级和科学发展。  接近国资委的研究人士对记者说,提出“理直气壮地发展壮大国有企业”主要是响应了中央的精神,而“一五三”战略等要求延续了国资委在王勇时代的发展战略要求,“保增长”则主要是响应并深化了中央和国务院提出的“稳增长”要求。  直到6月27日,蒋洁敏在出席中石油油气管道合资合作战略协议签约仪式时才首次出现在媒体面前,并首次提出了有他自己风格的“开放、合作、共赢”的新提法,并鼓励国企在更多的行业和领域推进与民间、社会资本的合资合作。  当时,蒋洁敏在会上说:“我们并不缺钱,缺的是有效率的项目,缺的是真诚的合作”。他还说,“民营资本相当一部分想一夜暴富,一曲成名,想快。但恰恰,快是难,发展到一定程度,就需要进入战略性项目”。据参加此次会议的人士对记者说,这段话当时在国资内部评价很高,也体现出蒋洁敏了解企业、了解国资的特点。  这次会议之后,公开信息显示,蒋洁敏频繁在外地调研。其中,7月在黑龙江和吉林,对一汽集团、哈电集团、中国一重、大庆油田和沃尔沃大庆工厂进行了调研。  其后,蒋洁敏在宁夏出席央企、地方国资委负责人研讨班并讲话,布置了下半年的工作。虽然一些央企对完成利润增长10%的要求感到了压力,但在年中会议上,蒋洁敏并未放松这一硬性要求。  转入8月后,他随即开展了对央企的调研,所选取的企业非常有针对性:一是对华孚集团、中储棉总公司、保利集团、农发集团、中林集团、中盐公司、中储粮总公司、中纺集团等8家承担国家保障任务的央企进行了专题调研,还有一次是在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和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对央企如何更好地履行经济、政治和社会责任问题进行了专题调研。直到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前,他还在中航工业集团进行了调研。  落马人员谱系  四川省原副省长郭永祥6月23日被中纪委调查至今已近百天,其间权威部门并未公布具体涉案缘由。长蒋洁敏6岁的郭永祥,与蒋洁敏同年进入胜利油田。但当蒋洁敏仍在胜利油田担任采油厂党委副书记的时候,1990年,郭永祥已成为中石油集团的处长。  公开资料显示,郭永祥和蒋洁敏两人的最近交集是2012年4月21日。当时还担任中石油集团董事长的蒋洁敏和郭永祥同时出现在四川广安液化天然气(LNG)工厂投产的仪式上。  除了蒋洁敏和郭永祥之外,同样出自胜利油田的还有昆仑天然气利用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兼总经理陶玉春。1962年出生的陶玉春从胜利油田基层干起,曾担任胜利油田供应处副处长,后调任中石油深圳实业公司经理等职务。  此三人被媒体称为“胜利系”三人。  另一方面,从蒋洁敏的简历中可以看到,他在1999年2月~2000年6月,一度进入中石油集团、中石油股份的核心阵容。近1年半时间内,蒋洁敏是中石油集团的总经理助理兼重组与上市筹备组组长,中石油股份副总裁、董事等。  而在2004年4月后,他从青海调往中石油集团并出任副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在当年5月,他又出任中石油股份副董事长及总裁。  值得留意的是,同样因涉嫌严重违纪被查的王永春,则在2004年10月任中石油股份人事部总经理;李华林则在2006年7月任中国石油天然气香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冉新权在2005年2月任大庆油田分公司负责人。  另一脉络则是:在担任中石油集团总经理及党委书记后,2007年5月蒋洁敏又被选为中石油股份董事长兼总裁,实际掌控了整个中石油集团。而王永春则于2007年11月,由中石油股份调任至中石油集团公司并任人事部主任,且于2009年8月成为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一把手。  这样看来,目前被调查的、涉及现任及前任中石油集团领导的人员,彼此之间很可能存在一定程度的关联。

“裁员”还是“压缩”?

开采炼油冰火两重天

据了解,“裁员8万”的说法源自中石油集团总经理蒋洁敏在一次领导干部会议上所提到的“集团计划在未来3年内削减5%的员工总量”,有媒体即以中石油员工总数167万为基数,按5%的比例测算得出8万人的数据。

“作为管理层我们也感到压力。”昨天,周吉平坦言,“上半年,公司面临严峻考验,主要是受炼油业务拖累,令纯利大幅倒退。”

本报记者昨天从中石油集团拿到了这份《蒋洁敏在集团公司领导干部会议上的报告》(下称《报告》)原文,其中摘录蒋洁敏当时的完整表述为:“加强劳动组织和用工管理,控制机构编制,控制员工总量,控制人工成本,规范薪酬分配体系,压缩总部和地区公司、企事业单位机关人员,员工总量三年内要削减5%。”

中石油中报业绩显示,上半年营业额5495.22亿元,增长39.9%,然而,净利润却只有536.15亿元,锐减34.5%。与此对应的是,在国际油价高涨的大背景下,中石油油气总产量达到5.88亿桶油当量,同比增长6.5%。平均实现原油价格为93.45美元/桶,比去年同期每桶多赚35美元左右。开采板块经营利润持续增长三成多,高达1302.3亿元,该板块依然是中石油赚钱的第一发动机。受此影响,中石油上半年上交政府的石油特别收益金暴增2倍,到478.16亿元。

“蒋总当时并未提及裁员,只是说要压缩人员,这其中包括几个途径:一是正常退休,每年中石油都会有陆陆续续到年龄的人员要退休;二是通过劳动优化组合实现人员精简;三是按照事业发展规划原本应该增加一部分人员,但现在不增了,这也等于压缩了人员总量;最后,采用新技术装备后也可减少一些用工岗位。”中石油集团一位权威高层昨天对本报记者说。

值得关注的是,炼油与销售板块转盈为亏经营亏损590.2亿元,尽管其加工原油4.25亿桶,少于中石化的约6亿桶,但这一亏损额比中石化炼油亏损的460.2亿还高出130亿。此外,中报显示,中石油获财政补贴只有45.73亿元,相当于中石化所得补贴334亿的零头。

他指出,中石油是一家大型国企,在裁员上会非常谨慎,并非如有些媒体报道的仅仅裁减合同工,因为这涉及一个安定团结的问题。在当前这种形势下,很多企业已越来越少地采取“直接裁员”这种极端做法。

宏源证券分析师刘佑成对此解释,政府补贴是补贴进口原油用于炼油形成的亏损,中石油的炼油原料主要来自自身开采,而中石化炼油原料大部分来自外采。

“更何况,8万人的数字本身就不确切。”上述权威人士表示,此次领导干部会议是集团公司层面的一次会议,压缩5%员工总量也是指整个集团层面,而媒体引用的基数则是中石油股份公司的员工数,而即便如此,167万人的数字也不确切,以此来推算出裁员8万人的结论显然就更不对了。

那么,中石油会否抛弃亏损的炼油板块呢?周吉平表示,虽然炼油亏损严重,但公司无意放弃炼油业务。由于内地对成品油需求持续增长,炼油化工的生产量仍然不足。中石油方面同时透露,尽管国家上半年上调了成品油油价,但上半年国内汽油、柴油平均出厂价分别为5536元/吨和5126元/吨,比新加坡市场进口到岸完税价每吨分别低2612元和3779元。

不仅如此,他特别提到,上述5%的人员压缩计划只是集团的一个大的原则性部署,还要具体到下属分公司、子公司的落实。

薪酬成本增近两成

减冗员不减薪

值得关注的是,中石油中报披露雇员薪酬上涨了近两成。上半年中石油现金薪酬157.26亿元,增加22.54亿元,增长16.7%,同时,其它人工费用增加57.31亿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