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追寻“无名氏”英烈:从墓碑上的名字到呼天抢地的无畏

在寻访中,他们了解到名单之外,还有个叫梁瑞聪的烈士安葬在“烈士山”,但并没有出现在迁葬后的墓碑上。根据当年医护人员提供的信息,他们找到梁瑞聪的副指导员和战友,进一步证实了情况,并最终联系上了梁瑞素。

当一场寻找和另一场寻找悄然相遇,“梁瑞聪”和墓碑上那些冰冷的名字渐渐地一个个“复活”了,在人们的记忆中还原成一个个鲜活的英雄。

图片 1

这里是48名英魂的“新家”,梁瑞聪烈士就是这个“新家”的主人之一。经过30多年的漫长等待,第一次有了亲人为梁瑞聪扫墓。

玉林市民政局优抚安置科原科长吴庆年记得,1987年,医院撤编划归地方,“烈士山”未随医院一并移交,墓地管理出现了空档期。

图片 2

“寻找烈士,也是在寻找我们全社会的精神财富。”全程负责寻访活动报道策划、编辑的玉林日报社副总编辑陈俐说,自己和很多人一样,因为这次活动,才知道家乡曾经有座“烈士山”,身边还有这么多的英雄。

说“无名”,其实也“有名”,那些名字就写在一处墓园的墓碑上,人人都能读出来;说“有名”,其实也“无名”,几十年过去了,面对一个个名字,没人能说清叫这名字的人,家在何地,因何逝去,有何生平……

图片 3

梁瑞素不知道,在千里之外,另一场寻找也正在进行。去年,我国《英雄烈士保护法》施行之际,广西玉林市军地联合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寻找无名英烈”活动。

管理墓园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其实李同河的墓里并没有遗骸,只有几件生前的衣物,生平事迹无人知晓。

图片 4

梁瑞聪正是在亲眼目睹大地震中子弟兵舍生忘死救援灾区群众的场景后,立下参军报国志向的。两年后,他身穿军装胸戴大红花离开家门,一走成了永别。

寻找“无名”英烈

图片 5

“让英雄不朽的不是墓碑和名字,而是他们的故事。”在谈汪洋看来,一个民族对于英雄最好的纪念就是不忘却。

梁瑞素告诉寻访团的媒体记者,哥哥梁瑞聪在6个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二,脑子灵活,干活勤快,曾被生产大队挑选去管理大队的马棚,经常把粮票省下来贴补家用。

图片 6

4个多月的集中寻访,通过报纸、网络、电台等媒体的报道,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了这场“寻找无名英烈”活动,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记住了烈士的名字和故事。曾经只剩下冷冰冰名字的烈士,不仅在当事人的讲述中“复活”,也在越来越多知道他们故事的人们记忆中“不朽”。

妹妹梁瑞素来了。在墓前,她摆上从家乡给哥哥带来的小吃,那一刻她泪雨纷飞。

1979年初春,炮火映红南疆天空,年轻的战士怀着保卫家园的无畏豪情开赴前线,用鲜血和生命保卫了国家和人民的安全。30多年来,他们中的一些人化身为一座座丰碑,伫立在祖国西南的边境线上,继续守卫着国家的安宁。

从梁瑞聪生前连队副指导员潘太锋的口中,梁瑞素第一次知道了哥哥牺牲的经过。潘太锋清楚记得,梁瑞聪是晚上9点多才到连队的,背包还没打开,第二天凌晨就随连队开赴边关。两个多月后的一场进攻战斗中,梁瑞聪跟随班长冲在最前面,大腿动脉被敌人高射机枪打中,被转移到原183医院救治,最终还是没能挺过来。牺牲后,他被追记二等功。

“让英雄不朽的不是墓碑和名字,而是他们的故事”

据了解,这部分牺牲军人之前主要安葬在原玉林县名山公社石棠大队烈士山,后因1997年开发迁移至仙鹤园公墓合葬,由于当时部队调整改革和地方相关部门资料移交不完整,造成信息不全。
为了查清英烈信息、挖掘其感人事迹,从而更好地重立墓碑,供英烈亲属和后人缅怀,以实际行动贯彻落实今年5月1日国家出台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切实加强对英烈的保护并传承发扬其保家卫国的大爱精神,2018年5月,由玉林市委、市政府、玉林军分区发起,军分区政治工作处、市民政局和市各主要媒体参与的“寻找无名英烈”活动踏上追寻英烈忠魂之路。

这场寻找注定难度不小。玉林市双拥办副主任陈清告诉记者,34个名字最初是刻在仙鹤墓园“革命烈士病故军人之墓”墓碑上的。

在寻访中,他们了解到名单之外,还有个叫梁瑞聪的烈士安葬在“烈士山”,但并没有出现在迁葬后的墓碑上。根据当年医护人员提供的信息,他们找到梁瑞聪的副指导员和战友,进一步证实了情况,并最终联系上了梁瑞素。

在玉林市仙鹤墓园,有一个“革命烈士病故军人之墓”,墓碑上刻着12名烈士和22位病故军人的名字及无名病故军人,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信息。墓碑下的他们来自何处、原隶属哪个部队、牺牲时年纪几何、有怎样的感人故事,是否在等待自己的父母兄弟来祭扫?我们不得而知。

寻访仍未停止。就在前不久,曾被认作失踪人员的郑永辉烈士身份最终得以认定,他的故事得以传扬,他的家人几十年的心结也终于了却。

寻访团从她口中得知,当年医院移交地方时,记录伤员信息的病历档案移交给了位于广东湛江的某医院。

前期,军地双方组成联合工作组先后到市红十字会医院、市民政局找知情退休老干部进行了座谈,掌握了一定线索。原解放军183医院在1987年部队整编后,病历档案等相关资料已移交位于广东湛江市的解放军第四二二医院196临床部管理。为此,玉林市军地双方专门组成寻访团赴广东湛江市进行寻访英烈信息。
寻访团出发前,在玉林军分区举行了简短的“出征”仪式,市委常委、玉林军分区政委谈汪洋进行了动员讲话,寻访团在徽旗上签名。

梁瑞素在河北、广西民政部门的帮助下得知,梁瑞聪参战负伤后转至原183医院,因抢救无效牺牲,安葬在广西玉林。由于“烈士山”遭到破坏,哥哥又不在迁葬后军人墓的名单上,线索就此中断。

妹妹梁瑞素一直没有放弃寻找。然而,30多年来,她跑遍了广西边境上所有的烈士陵园,都没能找到哥哥的踪迹。1993年,梁瑞聪的父母相继离世,未能找到儿子的安息之地,成为两位老人一生的遗憾。

寻访团从她口中得知,当年医院移交地方时,记录伤员信息的病历档案移交给了位于广东湛江的某医院。

无可奈何的是,几经寻找,梁瑞素和寻访团都没能确认梁瑞聪烈士的遗骸所在。不过,在寻找的过程中,一个真实鲜活的“梁瑞聪”,在人们尘封的记忆中“复活”了。

手机屏幕显示出一张泛黄的黑白照片。照片里的年轻男子,穿着崭新的军装,嘴角微微上扬,眼睛炯炯有神,浑身散发着英武之气。

图片 7

2018年9月28日,国家烈士纪念日前夕,玉林市委、市政府和玉林军分区在仙鹤墓园英烈园为新的英烈合葬墓隆重揭幕,48个英魂有了“新家”。

清明节前夕,一场新雨过后,玉林市仙鹤墓园满目流翠。墓园一侧的空旷处,一座英烈园庄严肃穆。新的合葬墓墓碑上,“永垂不朽”四个烫金大字遒劲有力,墓碑上的五角星鲜红如血。

清明节前夕,一场新雨过后,玉林市仙鹤墓园满目流翠。墓园一侧的空旷处,一座英烈园庄严肃穆。新的合葬墓墓碑上,“永垂不朽”四个烫金大字遒劲有力,墓碑上的五角星鲜红如血。

这个差点遗失在历史尘埃中的名字,最终被重新擦亮。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地方开发建设火热,一天,吴庆年接到群众举报,“烈士山”上的军人墓被毁了。他第一时间赶往现场,搜集了两大缸烈士遗骨,“抢救式”抄录幸存墓碑上的信息,最终也只收集到34个名字。而一些残缺不全、甚至不知去向的墓碑,则成了永久的谜。

这场寻找注定难度不小。玉林市双拥办副主任陈清告诉记者,34个名字最初是刻在仙鹤墓园“革命烈士病故军人之墓”墓碑上的。

寻访团也首先把突破口选在了原183医院,如今的玉林市红十字会医院。30多年过去了,这里一排排苏式风格、红砖红瓦的房子仍静静伫立。

梁瑞素不知道,在千里之外,另一场寻找也正在进行。去年,我国《英雄烈士保护法》施行之际,广西玉林市军地联合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寻找无名英烈”活动。

距离英烈园外不到两百米的地方,还有一合葬墓,墓碑上刻着12名烈士和22名病故军人的名字,除此之外,也无其他信息。

人的一生有三次“死亡”:第一次是心跳停止、呼吸消失,第二次是葬礼后从社会关系网里消失,第三次是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已把他忘掉

梁瑞聪生前的副指导员和战友也来了,一同出生入死的12名老兵已是满头华发,颤抖着举起右手,迟到了40年的军礼格外庄重。

梁瑞素在河北、广西民政部门的帮助下得知,梁瑞聪参战负伤后转至原183医院,因抢救无效牺牲,安葬在广西玉林。由于“烈士山”遭到破坏,哥哥又不在迁葬后军人墓的名单上,线索就此中断。

管理墓园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其实李同河的墓里并没有遗骸,只有几件生前的衣物,生平事迹无人知晓。

一次寻找,一群人联动,就像一个漩涡层层荡开涟漪,让越来越多的人成了寻访团的“编外成员”

寻访活动一开始,为了找到当年自己经手的资料,79岁的吴庆年接连6天猫在市民政局档案室里查档案;得知寻访团到来,75岁的孔禄生连夜乘车从廉江返回湛江的家中,翻箱倒柜找出当年手写的战地日记;看到寻访信息,已经82岁高龄、在ICU病房抢救了一个月仍在住院的王永孝,躺在病床上一个字一个字将4名英烈的具体信息,发到了活动微信号……

离开墓园,谈汪洋一路上心情沉重。这位从军30多年的“老边防”,突然萌生了寻找英烈名字背后的故事和他们家人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