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湖南怀化市麻阳县锦和镇官村遗址考古发掘概况

图片 1

  核心提示:近日,重庆永川区汉东城遗址考古发掘有重大收获,该遗址出土大量从新石器时代到明清各个时期的器物。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作者:张天彦张国圣,原题为:汉东城遗址出土器物涵盖新石器时代至明清各时期
  近日,重庆永川区汉东城遗址考古发掘有重大收获,该遗址出土大量从新石器时代到明清各个时期的器物。汉东城遗址所在的重庆市永川区朱沱镇,是长江边一个居民不过数万的小城镇。朱沱镇西边有一片菜地,这就是当地居民口口相传的汉东城。

为配合渝怀铁路复线建设工程,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组织怀化市文物处、麻阳县文物局等机构,于2018年3月至2018年8月对官村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官村遗址位于怀化市麻阳县锦和镇官村,南距锦和镇约3公里。根据文献记载,官村遗址于唐宋时期曾作为麻阳县县治使用,后明清时期麻阳县城迁往官村遗址临近的现锦和镇。因此,官村遗址对麻阳县的历史文化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

图片 2

图一 锦和镇航拍照

正弧刃石斧
  汉东城历时300余年,原为唐宋时期万春县和万寿县的县城。城边的汉东水驿曾是古重庆最重要的18座水驿之一,这座县城因此被人们习惯地称为汉东城。据《永川县志》记载,汉东城于唐武德三年(公元620年)置万春县,两年后改为万寿县,比唐大历十一年置县的永川早了156年。宋乾德五年(公元967年)废万寿县,昔日的繁华城池渐渐湮没。
  2013年10月,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开始对汉东城遗址进行勘探和局部发掘,证实汉东城为唐宋时期的县城遗址。据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考古专家、汉东城遗址考古现场负责人代玉彪介绍,目前已初步探明汉东城遗址面积约40万平方米,遗存保存较好区域面积6.45万平方米,核心区面积约2万平方米。通过对核心区约1000平方米的区域进行考古发掘,发现了城墙、房址、墓葬、灰坑、水沟、道路、窑址等各类遗迹101处。从考古探方来看,各文化层清晰可辨,遗存丰富。其中一些探方的文化层已达11层,各个时期人类的生活、生存遗迹、遗存都有发现。遗址出土的大量新石器时代石器,填补了长江宜宾至江津段空白,考古专家还在此发掘出全国罕见的现存500余米的唐宋石城墙。
  代玉彪说,汉东城遗址已出土器物小件800余件,器物标本4500余件。其出土的器物,依质地可分为陶、瓷、石、铜、铁等五大类,可辨器形有陶罐、陶器盖、陶钵、陶网坠、陶纺轮、瓷碗、瓷盏、瓷杯、瓷灯、瓷壶、瓷罐、石斧、铜钱、铜镞、铁钱、铁刀等,文化涵盖了新石器时代、商周时期、汉代、唐宋元及明清各个时期。汉东城遗址因此被专家誉为“通史式古遗址”,也是重庆市境内遗存类型最丰富、保存最好、时代延续性最好的古遗址之一。这一考古发现证明,朱沱镇早在唐宋时期就是长江上游经济发达的城镇。
  汉东城出土的石器大多属于新石器时代,主要有斧、凿、刀、镰、犁、矛、镞等。其制作精致美观,磨制锋利,一些石刀、石斧至今还能切割肉类。这些石器的出土,证明了早在1.8万年前就有人类在此生息繁衍。
  考古人员在长江边的竹林中发现了破损的城墙。墙体由条石砌筑,共4段500余米,呈南北一字分布,连接两边冲沟。城墙砌筑十分考究,借鉴榫卯结构方式,将条石按一顺二横(或三横)交错砌垒,其横石呈T形,T头突起将顺在上下的条石锁住,结构异常牢固。“从墙体构筑工艺分析,初步判定为唐宋时期。”代玉彪说,这些墙体的发现对于确定汉东城遗址为万春县县治有重要作用。
  此次考古发掘还发现了大量的房屋基石。基石排列整齐,房与房间都有排水石水沟。从基石上的石槽可以判定,唐宋时期的房屋多为石木结构,其石槽就是插木板的卯。在屋基一侧,发现了一长条形石板路,路宽2.9米,还用鹅卵石进行了装饰。石板路呈东西走向,道路笔直,挨着长江。考古专家分析,这条石板路应该是唐宋时通往长江岸边的主干道。通过长江,近可与江津、重庆、合江、泸州相通,远可达武汉、上海等地。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白九江说,由此可判断当时汉东城经济比较繁荣,与周边区域都有商贸往来。
  虽然现在只发掘了不足1000平方米的面积,但考古专家已经发现了大量的瓷器,几乎包含了生活用器的方方面面。这些出土的瓷器有两个特点:一是窑口众多,有景德镇窑、湖田窑、龙泉窑、耀州窑、邛窑、合州窑、达州窑、金村窑、西坝窑、涂山窑等10余种。二是器类繁杂,有影青高足碗、影青花口碗、影青化妆盒盖、酱釉瓜棱执壶、影青斗笠碗、影青花口盏、酱釉婴戏纹碗、酱釉花口盏、青瓷碗、青花器座、青花碗等10余种。其中,不乏景德镇窑、湖田窑、龙泉窑、耀州窑等名窑产品,与重庆其他唐宋遗址多以涂山窑或是邛窑瓷器形成鲜明对比。经著名陶瓷考古专家陈丽琼鉴定,精品瓷器多集中于唐、北宋早期。

官村遗址根据遗址点位置由可以分为三处小遗址点,自北向南依次为田子坡墓葬区、毛谷园遗址和平家寨窑址。渝怀铁路铁路分别从上述三处遗址点边缘穿越,未对遗址核心区域造成较大影响。因此本次对官村遗址进行的考古发掘主要位于遗址边缘地带。现将上述三处地点发掘情况与取得的相关收获予以简要介绍。

图二 官村遗址文物点位置示意图

一、考古发掘情况概要

田子坡墓葬区

田子坡墓葬区位于官村遗址最北侧,地貌为丘陵地带,以前当地居民在生产活动中曾于此发现宋至明清时期墓葬,故而确定此处应为官村遗址使用时期居民墓地所在区域。根据铁路位置,本次对田子坡墓葬区共布方27个,发掘面积675平方米。发现明清时期建筑基址1处,明清墓葬2座。

图三 田子坡墓葬区航拍照

图四 晚期建筑基址照片

毛谷园遗址

毛谷园遗址位于官村遗址中部区域,所谓毛谷园遗址,主体上为唐宋时期麻阳县治所在位置,县城城址靠近锦江河,渝怀铁路从县城城址以北穿过,因此本次发掘区所在位置因相对较城址位置存在一定的距离,故发掘区内文化堆积较薄,文化层一般厚30-50公分,且因后期田地平整,堆积状态基本属于次生堆积,扰乱现象较为明显。出土有唐宋至明清的瓷片和铜钱。

平家寨窑址

平家寨窑址位于官村遗址南部,其中窑址主体位于锦江河边,本次发掘区域主要位于窑址边缘靠近山体的区域,推测该区域在陶窑使用时期应为生产取土区域。该区域文化层堆积较厚,一般厚度在1.8-2米,地层一般在6-8层,均为水平堆积,其形成原因应为晚期人类活动平整土地所致。同时,发掘区域内晚期扰动较为明显,各地层内包含物年代杂乱,这更说明此区域最早时应为取土产生低洼地形,后逐渐在生产过程中平整农田,形成现有堆积结构。本次对平家寨窑址的发掘收获了一批新石器时代石器、唐宋至明清时期陶瓷残片与铜钱。

图五 平家寨窑址发掘航拍照

图六 平家寨窑址发现晚期灰坑照

图七 平家寨窑址出土瓷片

二、出土代表性文物介绍

本次对官村遗址的考古发掘虽然主要位于遗址的边缘地带,但仍发现了一批具有代表性的文物,这些文物对于了解该区域文化发展演变、行政格局等问题都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

官村遗址出土新石器时代遗物

我们在官村遗址的文化堆积中,特别是平家寨窑址的文化层中,发现有大量新时期时代的石器,部分石器制作较为精美,同时还发现有加工过程中的石料,这说明在此处至少曾存在有一处新石器时代遗址,现有条件下虽难以确定遗址的具体位置,但从发现的石器来看,足以证明锦江河流域在新石器时代具有人类活动。

图八 平家寨窑址发现新石器时代石斧

图九 平家寨窑址发现新石器时代石料

出土历代铜钱

图十 元丰通宝

图十一 大观通宝

图十二 政和通宝

图十三 永历通宝

图十四 乾隆通宝

按照文献上的记载,锦和镇自唐宋至明清时期,一直都是麻阳县城的县治所在,通过本次发掘,我们在地层中发现了自宋至明清时期历代铜钱,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该区域唐宋以后人类活动的延续性,也从物质文化方面映证了文献对锦和镇历史发展的记载。

责编:荼荼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 E-mail:kaogu@cass.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