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大山里奏响“放牛班的春天”——记浙江对口帮扶贵州台江民中校长陈立群

在台江民中,他有不少“孩子”。“如果我能弥补这些孩子缺失的父爱,我愿意扮演父亲这个角色,尽可能逼真。”陈立群说。

毕业生来道别,他会给贫困孩子包一两千元的红包。有人说:“贫困学生太多了,您帮不完。”他说:“如果我不在了,我的儿子、孙子也会帮助下去。”

这学期开学,高二班有个女生没来,陈立群找她谈心,原来女孩出生八个月就成了留守儿童。后来,和三个弟弟妹妹一直跟着爷爷奶奶长大。现在爷爷奶奶七十多岁了,靠每天在山上采些野菜、野果,背到集市上卖钱,供他们读书。

“给孩子一点光亮,他还你一片天空”

张庭珍会刺绣,曾被评选为全国劳模、党的十六大代表等。然而,大山束缚着这个女能人,由于家庭贫困等原因,她的四个子女无一考上大学。听说杭州来了一位名校长,她写信恳请校长多关心一下孙女海霞的学习。

陈立群在台江县台盘乡南庄村家访途中。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他是浙江名牌高中校长,退休后,拖着病体,独身来偏远的贵州大山里义务支教。不仅带领一所“差校”走上正轨,更改变一方教育观念。

有人担心陈立群“晚节不保”,他却没打“退堂鼓”:一拖再拖的食堂、宿舍改造工程立即动工,十几项规定出台,全封闭式管理,早读、晚自习挨个教室检查、评比,严格教师出勤管理,甚至辞退了两名工作不力的高三教师。

“教育首先是精神成长,其次才成为科学获知的一部分。”陈立群经常引用这个观点。无论对学生还是老师、家长,他格外重视“心灵唤醒”“精神教育”的力量。

有人担心陈立群“晚节不保”,他却没打“退堂鼓”:一拖再拖的食堂、宿舍改造工程立即动工,十几项规定出台,全封闭式管理,早读、晚自习挨个教室检查、评比,严格教师出勤管理,甚至辞退了两名工作不力的高三教师。

姜海霞的奶奶、75岁的张庭珍曾给陈立群写了封情真意切的信。

一位在外打工的学生家长给他写信:“你让我体会到,人生的价值不在于占有多少,而是奉献了多少,我让三个孩子向你学习,弘扬你的精神。”85岁的浙江退休老人,读完《浙江日报》对陈立群的长篇报道,用毛笔全文抄录下来寄给他,落款写道:谨向陈立群老师致敬。

“被需要,是一件幸福的事”

“被需要,是一件幸福的事”

“所有的帮扶总是暂时的,所有的支教总会结束,关键在于增强贫困地区教育可持续发展的造血功能。”陈立群说。他总在思考,自己离开后,能为这里留下些什么。

图片 1

陈立群跑遍台江,家访了100多个贫困学生家庭,辍学现象基本消失。他四处做讲座,培训师资逾万人次,支教分文不取,反而资助学生、奖励老师30多万元。其实,他身患疾病,并不富有,也有牵挂,90多岁的老母亲独自在临安老家生活,孙女今年5月出生后,还没见过爷爷。

花甲之年,他志愿远赴贵州义务支教。三年间,和苗乡孩子结下父子般的深情。

有个女学生开学没来报到,陈立群得知,女孩父母早年离异,她和三个弟妹由爷爷奶奶辛苦拉扯大。父亲再娶,带她去接亲,女孩想不开不愿上学了。“你无法选择父母,但能掌控自己的命运。”陈立群鼓励她,还给了1000元钱。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没有旁观者,每一个人都是参与者、担当者、建设者。我们要对照陈立群的事迹,随时检视自身行为,坚守好自己的初心,认真履行好职责使命,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贡献个人的智慧和力量。

张再美和丈夫下岗多年,全部希望寄托在唯一的女儿身上。当几位老师,把盖着“台江县委县政府”鲜红公章的喜报郑重交给她的时候,张再美忍不住流下眼泪:女儿的人生,从今天起将迈上了新的平台。

图集

“老师还是这些老师,但考得一届比一届好。”台江民中教师任伟娟说,“学校已经走上正轨,民中不会再滑回过去。”

奇迹背后,一个人功不可没: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教育部中学校长培训中心兼职教授、浙江省一级重点中学学军中学原校长,现任台江民中校长陈立群。

陈立群在台江县台盘乡南庄村家访途中与学生交流。 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令陈立群欣喜的还有,在他坚持高考结束送喜报的行为感染下,今年各个村寨自发奖励考上大学的孩子,尊师重教的氛围越来越浓厚。

陈立群在台江县台盘乡南庄村家访途中与学生交流。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不怒自威,西装革履,一丝不苟,这是陈立群的外在,其实,他的内心有一颗爱生如子柔软的心。学生碰到什么事都愿意找他,塞在校长办公室门缝的信多得像雪片一般。

在浙江,每年从学军中学考进北大、清华的学生就有几十个,而在这里,每年二本上线率仅10%,2008年和2011年,全校竟然只有一人考上一本。

对待“乱校”须用“铁腕”:全封闭寄宿制管理,实行“安静学习月”“自主学习月”,每个班每天检查评比,早中晚挨个教室督察。没多久,3000多人、55间闹哄哄的教室,一下子静悄悄、整齐有序起来。

陈立群跑遍台江,家访了100多个贫困学生家庭,辍学现象基本消失。他四处做讲座,培训师资逾万人次,支教分文不取,反而资助学生、奖励老师30多万元。其实,他身患疾病,并不富有,也有牵挂,90多岁的老母亲独自在临安老家生活,孙女今年5月出生后,还没见过爷爷。

读书是农村孩子改变命运的唯一方式。从那以后,陈立群经常关心姜海霞。最终,姜海霞以超出一本线9分的成绩被上海商学院法学专业录取。

于是,他主动接手了许多“分外之事”:贵州省、黔东南州成立“陈立群名校长领航工作室”,他义务授课,接收台江县初中、小学校长跟班学习,担任方召镇小学名校长工作室导师;在贵州各地义务作报告、开讲座60余场,接受培训的校长、教师超过一万人次……

“老师还是这些老师,但考得一届比一届好。”台江民中教师任伟娟说,“学校已经走上正轨,民中不会再滑回过去。”

殚精竭虑、呕心沥血的陈立群终将学校带上“逆袭”之路:2018年,台江县打破高考11年无600分以上“纪录”,8人考过600分,450人考取本科。今年,台江民中561人考取本科,其中一本线第一次超过100人。三年来,台江县高考增量从全州末尾冲到了全州第一,中考尖子生几乎全部留在本地。

2018年盛夏,台江县城,苗族妇女张再美接到台江县民族中学电话:你的女儿考上了西南民族大学,我们来给你送喜报。

一批批教师被送到杭州学习,校内开展师资培养工程,每个年级和教研组开展听课、评课,并和黔东南州名校凯里一中开展同课异构。

一批批教师被送到杭州学习,校内开展师资培养工程,每个年级和教研组开展听课、评课,并和黔东南州名校凯里一中开展同课异构。

“我可能是个比较缺爱,渴望安全感的孩子,除了爷爷奶奶和爸爸,我好像什么都没有。谢谢您,让我感觉到哪怕在学校,我也不是一个人。”

张庭珍会刺绣,曾被评选为全国劳模、党的十六大代表等。然而,大山束缚着这个女能人,由于家庭贫困等原因,她的四个子女无一考上大学。听说杭州来了一位名校长,她写信恳请校长多关心一下孙女海霞的学习。

他就是浙江杭州市学军中学原校长、贵州黔东南州台江县民族中学校长——陈立群。他的故事,被网民誉为中国版“放牛班的春天”。

他总对教师说:“人类道德的基点是爱心与责任感。”对学生,他希望:“高远的志向、高昂的志气、高雅的志趣,能成为引领、陪伴你们一生的精神武装。”

“放牛班的春天”

“给孩子一点光亮,他还你一片天空”

台下老师“哗哗哗”鼓起掌来。陈立群说,那个场景很意外,也很打动他。这一待,又是两年。

新华时评:敬礼!中国好老师!

过了段时间,女生给他写信,家里太穷,继母也跑了。“我把你当女儿养吧。”陈立群怜惜地说。女孩现在读高三,他定期给生活费。

2016年退休后,国内多家民办中学向陈立群伸出“橄榄枝”,年薪都在200万元以上。他却一一婉拒,说:“给我百万,还不如看到一个贫困学生考上大学令我开心。”当年3月,陈立群主动来贵州黔东南州各县市义务作讲座,在台江县的盛情挽留下,担任台江民中校长。

陈立群在台江县民族中学为高三学生书写寄语。 新华社记者 胡星 摄

教师节前夕,台江县老屯乡岩脚村苗族少女姜海霞在父母陪伴下,乘高铁前往上海商学院报到,四年美好大学时光,正在向她招手。

女孩心疼爷爷奶奶,不想读书了,陈立群交给她1000块钱,叮嘱她好好学习,钱用完了再找他。

在浙江,每年从学军中学考进北大、清华的学生就有几十个,而在这里,每年二本上线率仅10%,2008年和2011年,全校竟然只有一人考上一本。

苍蝇飞舞的食堂,教室改造的宿舍,几块木板遮挡的卫生间,还时常断水断电;家长大多外出打工,学校成了“托管所”,抽烟喝酒、打游戏、谈恋爱现象严重,个别老师迟到早退混日子……这是台江民中给陈立群的“第一印象”。

陈立群在台江县台盘乡南庄村家访途中与路遇的小学生打招呼。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毕业生来道别,他会给贫困孩子包一两千元的红包。有人说:“贫困学生太多了,您帮不完。”他说:“如果我不在了,我的儿子、孙子也会帮助下去。”

在素有“天下苗族第一县”之称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台江民中是唯一的高中,2016年8月,陈立群受邀担任台江民中校长时,全校每年辍学学生100多个,贫困家庭、留守儿童、问题学生占全校人数近一半。

“不受尘埃半点侵,竹篱茅舍自甘心”

殚精竭虑、呕心沥血的陈立群终将学校带上“逆袭”之路:2018年,台江县打破高考11年无600分以上“纪录”,8人考过600分,450人考取本科。今年,台江民中561人考取本科,其中一本线第一次超过100人。三年来,台江县高考增量从全州末尾冲到了全州第一,中考尖子生几乎全部留在本地。

步入台江民中时,她的世界只有这片大山,课余跟着爸爸放牛,不知道有大学存在。而现在,她的理想是,考取北京的研究生。

“您真像我的爸爸”

步入台江民中时,她的世界只有这片大山,课余跟着爸爸放牛,不知道有大学存在。而现在,她的理想是,考取北京的研究生。

在台江民中,他有不少“孩子”。“如果我能弥补这些孩子缺失的父爱,我愿意扮演父亲这个角色,尽可能逼真。”陈立群说。

“孩子们的精神在成长,我特别开心。”陈立群说。

“给我百万,还不如看到一个贫困学生考上大学令我开心。”陈立群说,“我在浙江是‘锦上添花’,在这里却可以‘雪中送炭’。”

“给我百万,还不如看到一个贫困学生考上大学令我开心。”陈立群说,“我在浙江是‘锦上添花’,在这里却可以‘雪中送炭’。”

台江县民族中学校长陈立群在高考迎考动员会上讲话。新华社记者 杨文斌 摄

在素有“天下苗族第一县”之称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台江民中是唯一的高中,2016年8月,陈立群受邀担任台江民中校长时,全校每年辍学学生100多个,贫困家庭、留守儿童、问题学生占全校人数近一半。

他是浙江名牌高中校长,退休后,拖着病体,独身来偏远的贵州大山里义务支教。不仅带领一所“差校”走上正轨,更改变一方教育观念。

更令他感动和欣慰的,是孩子们的顽强不屈、乐观阳光的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