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继学:有效需求是驶出经济困境的“引擎”

杨恒均 (进入专栏)
 

进入专题: 扩大内需
 

本报北京3月12日电(记者 万兴亚 实习生 邢佰英)
“公务员一天耗电量,普通百姓用19天。”全国人大代表刘满仓惊呼。而全国政协委员刘光复在发言中提到的数字更是令人咋舌:每年各级政府官员公车私用费用达2000多亿元,几乎和2006年的国防开支相近。据有人测算,许多公车真正用于公务的时间仅占三分之一,其余时间分别被用于领导和司机的私事上。

图片 1

巫继学 (进入专栏)
 

刘光复委员认为,政府机关管理部门必须带头做到节约资源,但是,除了腐败行为和错误决策造成的浪费以外,还有很多类似于公车私用的浪费现象。他列举了五大官员公务支出严重浪费的形式,一是由来已久的形式主义的浪费,如节日工程、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甚至各种名义的“公款追星”。二是豪华办公的浪费,这在经济落后的地区尤为明显,一些县级市的办公楼甚至可以和欧洲中等国家的总统府相媲美。三是公私不分的浪费,除了公车私用之外,还有私人请客办事、公家买单;父母做高官、子女办公司,官商一体等现象。四是迎来送往的浪费,如今,会议加礼品加旅游已经成了固定的接待模式,这种支出在很多单位中是大头,有的甚至是沉重的负担。据了解,全国招待费用支出每年达数千亿元,远远超过在教育上的支出。五是出游培训的浪费,全国每年公款出国旅游或考察花费2000亿元,而这些考察培训更多的是一种待遇而非工作,实际并无必要。

  

图片 2

对于这些浪费现象产生的原因,刘光复委员认为,公务员勤俭节约意识的缺失是直接原因。公务员缺少尊重纳税人的意识,而官场上比阔斗富之风的盛行更使很多官员无视百姓疾苦,肆意挥霍浪费。另外,长期以来对公务员的考核都没有节约这一条款,甚至有的机关鼓励把当年的钱尽量花掉来向财政追要新的资金,因此,责任追究制度不能有效实行,使得一些官员不负责任一再对国家和单位造成重大损失。归根结底,作为权力机关的人大,对公共财政预算及使用的监督没有落到实处是浪费现象的根本原因。

  我原以为只有我胡思乱想的观点会雷到人,没有想到情人节一早起来就被人家雷到了。据今天的《南方都市报》报道,广东两会热烈讨论“扩大内需”,省人民政协的委员提出建议:共产党人要带头进行爱国消费……不宜过分压低机关团体的公共支出……一位叫徐大章的特邀委员更是直言不讳:党政机关都没有信心去消费,老百姓还怎么去消费呢?

  

“要实现‘十一五’期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源消耗降低20%左右的目标,机关干部应在节约资源方面为百姓做出表率和示范。把资源节约列入干部考核机制,对在社会上形成良好的节约风气将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于保法代表说。

  各位哥们、姐们,我是彻底被雷到了!政协的全称是“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也就是能够代表各界精英的委员给我党和政府提意见治理国家的组织,所以,这些委员多少代表了人民,这可是人民向我们党和政府(机关)发出的呼吁:党员和领导都不带头用公款消费爱国,人民没有信心啊!

  提要 面对全球性经济危机袭来,中国经济正在经历改革以来最为严峻的考验。扩大内需,提振经济成为中国应对经济危局的重大举措。如何扩大内需?有两条路,一是扩大个人生活消费,二是扩大公共生产消费;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依据以往经济史的经验,大降价是迅速扩大消费的上好选择,应当鼓励。不过,对于各级高管本文要警告的是,内需切不可强拉,美国次贷危机就是因为强拉内需惹出的滔天大祸。

  首先,作为一名老党员,我真地无地自容,原本这消费爱国我应该一马当先,可我囊中羞涩,当然,无独有偶,我相信七千万党员里像我这种应该不在少数,还不乏一些退休工人。所以,这党员带头消费用私人的钱不实际,果然,人家说了,不要压低机关团体的“公共支出”——这个词儿和“公款消费”不是一回事吧?

  关键词 经济危机 扩大内需 有效需求 个人生活消费 公共生产消费 惊险的跳跃

  其次,作为“人民”,特别是作为一名“网民”,我也深感惭愧和悔恨。我哪里知道在当今的中国,爱国的概念是如此的易变和难以把握?我原以为多洗头、多洗脚、有事没事找个小姐按摩就是爱国了,我哪里知道原来我和部分网民一直在干着阻扰人家爱国的事儿?

  

  看看我们都干了些什么:人家地震灾区政府购买豪华车和万元笔记本电脑,这完全是扩大内需呀,结果我们去揭露人家,弄得人家小车不敢开,电脑不敢用;人家“机关团体”合理的公款旅游,我们却不负责任地把那些“消费爱国”单据在网络上曝光,搞得人家再出国时候就像派遣间谍特务一样偷偷摸摸;更过分的是,人家房管局周久耕同志只不过用公款买了几包贵了点的香烟,也被我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网民人肉搜索了,结果人家被免职。这样大胆的消费爱国者被免职了,人家公仆还能、还敢、还想爱国吗?

  2008年在全球经济危机的阴霾下走完了全程。对于中国来说,却是自1976年以来最为惊心动魄、充满灾难但也升腾希望的年份。去年年末,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下政策基调:“保增长、扩内需、调结构”。保增长是目标,是目的,调结构是措施手段,真正要下功夫做的,是扩内需。目前我们遇到的危机,仍然是生产过剩性危机,但经济危机所表现出来的生产过剩,不是生产的绝对过剩,而是一种相对过剩,即相对于有支付能力的需求而言表现为过剩的经济危机。与计划经济的产品短缺相反,市场经济下一切经济危机的“公约数”表现都是产品过剩。这便凸现出扩大内需,促进消费的重要性。

  看看我们这些网民,都干了些啥呢!如果消费爱国,如果机关和团体消费公款正是“扩大内需”的爱国行为,我真是悔不当初啊,原谅我,为什么在这个神奇的国度,我总想爱国,可每每就成了陷害真正的“爱国忠良”的汉奸和卖国贼呢?

  从经济学角度看,扩大内需的路径有二:一是扩大个人生活消费,二是扩大公共生产消费。我在本文想强调指出,创造有效需求,才是扩大内需的重中之重,才是扩大内需之核心,才体现了救市举措要精“准”!有效需求就是驶出当前经济困境的“引擎”。

  如果我们这些网民一意孤行,严密监督党员干部和人民的公仆们的爱国消费,那人家如何扩大内需?难道要逼我们的公仆烧钱爱国?或者像CCTV那样——你看,人家不知道如何花钱了,干脆就玩烟花,烧掉几十亿——几十亿啊,动用你每一个爱国的脑细胞计算一下,要重新建筑起来这样一个几十亿的大楼,那可是会拉动多少“内需”啊!看起来,今年感动中国的最大的消费爱国“机关团体”非咱们的央视莫属!

  

  前两天我才刚刚酝酿一个理论,我认为得寸进尺的网民对权力的舆论监督和对腐败分子的人肉搜索可能在客观上损害我们各级党政领导的“爱国消费”积极性和热情,从而阻碍内需之扩大,影响国家经济之复苏,社会之和谐,人民之安康。没有想到我的这一理论还没有出笼,就有人民的政协委员和我遥相呼应,你说,我是应该感到悲,还是感到喜呢?

  一、扩大内需与供求关系、产消关系

  其实,我要佩服政协委员们的犀利目光了,当今所谓鼓励消费扩大内需真正要起作用,不从七千万党员以及“机关团体”的领导干部、人民公仆入手是无从说起的。中国老百姓不是傻瓜,你鼓噪一下内需爱国,他们就真把银行的那点准备用来养老或者送孩子读书、留学、娶媳妇的钱拿出来消费掉?你以为这消费爱国像到广场上喊喊“中国加油”那么简单?花自己钱的这种爱国哪里能够像我们留学生到悉尼和巴黎的街道上挥舞五星红旗那么过瘾!

  

  只要我们不是那么CCTV,我们应该都清楚,当今中国的消费大头正是公款消费和公共支出,你到任何一个高级饭店去看一下,那些花天酒地的人都是哪个部门的不就知道了?当然,你会说,有些是公司的老板啊,还叫小姐呢。是吗,那你再看一下他们在请谁,在用小姐招待谁,不就清楚了?还有,社会上有大批的二奶,你真以为都是有钱的老板们包养的?老板们的钱都是自己的,谁舍得花啊?二奶绝大多数都是有级别的,处级二奶、厅局级二奶和部级、X级二奶,大多是靠纳税人的钱在养着……

  面对当前金融危机、经济危机,面对中国对外出口遭遇严重阻挫,外需大幅下降,那末提振、扩大内需显然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问题是,内需究竟在整个救市中位居什么位置,内需究竟应当如何做大?明确了内需的地位,也就知道了内需做大的效果,从而也指明了抓内需的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