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益求精的“喷漆冠军”——全国人大代表杨金龙呼吁优化技能人才成长环境

图集

新华社北京3月13日电0.01毫米,相当于一根头发直径的1/6左右,是世界技能大赛汽车喷漆项目对油漆厚度所允许的最大误差。

新华社杭州5月3日电今年25岁的杨金龙,是杭州技师学院的特级技师。4年前,在巴西圣保罗举行的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上,杨金龙一举拿下汽车喷漆项目金牌,实现了我国在该项大赛中金牌“零”的突破。

今年24岁的全国人大代表杨金龙是杭州技师学院教师,走在校园里,他看上去与学生差不多。2015年8月,在第43届世界技能大赛中,他夺得汽车喷漆项目金牌,实现我国在该项大赛中金牌“零”的突破。

获得金牌后,多家企业高薪聘请杨金龙,但他却毅然选择了回母校任教。“冠军只是一个起点,我更希望回学校接触最前沿的技术,将自己的技能和参加比赛的心得经验传递给学生。”这位低调的金牌选手这样给自己定位。

杨金龙的老家在云南保山,2009年初中毕业,先是在当地的一家职业技术学校学习汽车维修技术,一年后转入该校在浙江杭州的合作教育点——杭州技师学院。“我上学前都没有摸过汽车,但一碰到各种颜色的油漆我就着魔了。”

10微米,是他对极致的追求

作为杭州技师学院优秀毕业生,求学期间刻苦努力,积极向上;留任学院教师后,工作上精益求精,追求完美,成为浙江省第一位特级技师,享受教授级高工待遇。

记者见到杨金龙时,他正在学校工学一体化的教学车间里,手把手教授学生如何用磨砂纸更加精细地打磨叶子板。这位“90后”教师看起来与学生相差不大,却以他精湛的技艺让学生们折服。

“以前的手工艺人都是工匠,追求精益求精,我们这代人要把这种精神找回来。”杨金龙说。

在校园里,时常能看到杨金龙在教室一待就是一整天。有时候是思考钣金的问题,有时候是打磨问题,“比如,一种油漆颜色有一个固定配方,但是来修理的车子往往因为长期使用,颜色早已有所变化。”杨金龙曾在训练场里连续待了9个小时,就是为了调出一模一样的颜色。

“喷漆看着简单,其实很复杂,包括对车身打磨抛光、调漆、喷漆和烤漆等很多步骤。”杨金龙说,喷漆的好坏有一个重要指标是油漆是否均匀。喷漆要均匀,手一定要稳。

喷漆这个外行人看似简单的操作,其实很复杂,包括对车身打磨抛光、调漆、喷漆和烤漆等步骤。而每个步骤,都需要无数次的重复训练以及付出常人无法想象的汗水和努力。

一个“稳”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喷枪加上油漆有六七斤重,有时候连续喷漆几小时,对臂力和体力都是极大考验。”杨金龙说,为了增强自己的肌肉力量,他每天举哑铃锻炼。有时候胳膊痛到睡不着觉,几天抬不起来。

“喷漆的好坏有一个重要指标是油漆是否均匀。”杨金龙介绍,按照世界技能大赛的要求,油漆上下的厚度误差不超过10微米,相当于一根头发直径的1/6左右,而油漆一般要喷五六层以上,在比赛中稍有抖动就会功亏一篑。

封闭的烤房,对工匠们来说,又是一大考验。杨金龙说,一天换七八套很正常。毕竟,喷漆时不能有对流,不能开空调,多热的时候也得忍着。

据了解,操作时杨金龙需要穿着厚重的专业服装,手持六七斤的喷枪,还要忍受40多摄氏度的高温,一场练习下来,往往里面穿着的衣服都湿透了。“要想做到极致就要学会吃苦,耐得住寂寞。”杨金龙说。

作为一名来自高技能人才队伍的代表,杨金龙认为,近年来一大批技能人才凭借精湛的技艺受到各级的表彰奖励,社会地位得到了明显提升。但是发展渠道窄、经济待遇偏低、激励机制不足等问题仍然是技能型工人数量不足、结构不合理、人才短缺的现实原因。

从农家走出的世界冠军

杨金龙建议,“进一步优化技能人才成长环境”,健全完善以能力、业绩和贡献为重点构建技能人才职业技能等级评价体系。继续加大表彰激励宣传力度,增加技能人才的职业荣誉感和获得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