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候佚名英烈 找到48名烈士亲属

资料显示,他们都是1955年至1979年间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原第183医院医治无效牺牲的烈士、因公牺牲和病故的军人,因“烈士山”军人墓被破坏而迁葬至此。除此之外,再无任何信息。

原玉林地区民政局优抚安置科科长吴庆年告诉笔者,原解放军第183医院附近的黄牛山烈士墓地安葬着在183医院医治无效牺牲或病故的军人。1987年医院撤编划归地方,墓地未随医院一并移交,管理出现断档。1989年,民政局接到群众反映,附近村民在黄牛山挖土填公路、宅基地,部分坟墓被毁。工作人员赶到现场后立即进行清理,收拢遗骸遗物,并根据散落墓碑上的信息抄录了34名逝者的名字。后来,部分保存完整的坟墓或由亲属迁回老家安葬,或由政府统一迁移到仙鹤墓园单独重新安葬。其他零星散落、无法辨别的遗骸,于2000年9月迁入仙鹤墓园合葬,由于档案缺失等原因,墓碑上只刻下34个名字,以及“及无名病故军人”字样。
近年来,随着尊崇英雄、尊崇军人社会氛围的日渐深厚,玉林民间发起为长眠仙鹤墓园的英烈寻亲活动。2018年5月,“玉林市寻找无名英烈寻访团”正式成立,军地志愿者先后到广东、广西等多地,寻访知情者,并通过报刊、电视、网络等媒体发布“寻亲启事”,最终核实了原合葬墓的所有英烈的生平。
在广州,原183医院医务科医生吴昭庆翻箱倒柜找出当年的笔记告诉寻访团,墓地里还安葬着边境作战时从前线转移下来的重伤不治的战士梁瑞聪、李同河。当年参与救治的原183医院护士陈克深情诉说,“两名同志牺牲后,是我给他们清洗干净遗体,并为他们穿上干净的军装,最后由医院安葬在黄牛山烈士墓地……”整个寻访过程通过微信公众号直播,牵引着万余群众的目光,在当地持续掀起关注英烈关爱国防的热潮。
“我哥哥是1978年入伍的,战争结束后家里才得知他牺牲的消息,从此一直在寻找他的安葬地点。”梁瑞素告诉笔者,2010年,她还专程到广西凭祥寻找,但是找遍当地的烈士陵园、档案,都没有找到哥哥的名字。后来,从梁瑞聪生前战友处获悉:梁瑞聪受重伤被转移至183医院,救治无效牺牲,追记二等功。
随着寻访活动的推进,不仅合葬墓碑上34个名字背后的信息逐渐清晰,还新增加了14名埋葬于此的英烈姓名和生平,并为他们找到了亲人。英烈园据此完善信息,重新修葺墓地、镌刻墓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字,每个名字背后都有故事,这些故事构成历史!”参与寻访活动的玉林军分区领导告诉笔者,寻访不仅是为了给英烈立名、告慰先人,更是为了教育后人。墓碑上一个个英烈的名字、经历,让他们的牺牲奉献更真实具体,更能激励后人珍惜美好生活,传承红色基因,不断砥砺前行。

编者按:缅怀先烈,不忘初心,传承精神。英雄,永远是伟大民族发展谱序上,最闪亮的那个坐标。在峥嵘岁月里,他们为了民族复兴事业奋斗不息,拼尽全力,用生命谱写了最壮丽的华章。红网时刻新闻联合今日头条,特别推出“寻找英烈后人”专栏,寻访在革命战争年代牺牲的革命烈士后人,让湖湘英烈魂归故里。

图集

“哥,40年了,终于找到你了……”深秋,广西玉林仙鹤墓园英烈园,抚摸着梁瑞聪烈士的墓碑,从河北唐山赶来的梁瑞素女士放声痛哭。当天,广西玉林军地隆重举行“革命烈士、牺牲病故军人”合葬墓揭幕仪式。合葬墓旁矗立的墓碑上,镌刻着48名长眠此地的英烈的姓名和生平事迹。历时近半年的为无名英烈寻亲活动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如果您有相关线索,欢迎联系我们(电话:0731-82965757;邮箱:2267203259@qq.com),让我们共同努力让英烈事迹永远流传,精神流芳千古。

人的一生有三次“死亡”:第一次是心跳停止、呼吸消失,第二次是葬礼后从社会关系网里消失,第三次是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已把他忘掉

新葡京官网入口 1

三原县双拥办专职副主任崔蔚回忆说,当时和邓彪烈士墓碑一起从西郊陵园迁葬过来的伤员烈士共有57位,这些特殊的墓碑由“陕西军区医院”和“西北军区第十二陆军医院”竖立,立碑时间均为1952年。烈士的坟墓里除了烈士遗骨,还有烈士随身携带的钢笔、茶缸等物品。

寻访仍未停止。就在前不久,曾被认作失踪人员的郑永辉烈士身份最终得以认定,他的故事得以传扬,他的家人几十年的心结也终于了却。

在陕西省三原县烈士陵园里,有一些特殊的墓碑,这些墓碑很矮,安葬着一批60多年前在部队医院不治身亡的伤病员,这批伤员烈士从西郊陵园迁葬却一直没有家人祭奠。湖南郴州烈士邓彪就是其中之一,也是此次我们要帮助寻找后人的英烈主人公。

在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一场军地联手“寻找无名英烈”活动在清明节后很快启动。军分区、市民政局和玉林当地媒体抽调10人组成了寻访团。

陕西省三原县烈士陵园。

无可奈何的是,几经寻找,梁瑞素和寻访团都没能确认梁瑞聪烈士的遗骸所在。不过,在寻找的过程中,一个真实鲜活的“梁瑞聪”,在人们尘封的记忆中“复活”了。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从此,在这位有着23年军龄的老兵心中,给英魂找一个“家”成了他毕生的心愿。

“让英雄不朽的不是墓碑和名字,而是他们的故事”

30多年的漫长等待之后,亲人第一次来梁瑞聪烈士墓前祭奠扫墓。梁英海 摄

邓彪烈士之墓。

梁瑞聪正是在亲眼目睹大地震中子弟兵舍生忘死救援灾区群众的场景后,立下参军报国志向的。两年后,他身穿军装胸戴大红花离开家门,一走成了永别。

根据信息核实,邓彪烈士为六十三军战士,湖南省郴州市临武县河街人(墓碑记录或有出入,临武县应属湖南省,而非墓碑所写的湖北省)。1952年6月,由陕西军区医院为其立碑。

新葡京官网入口,梁瑞聪生前的副指导员和战友也来了,一同出生入死的12名老兵已是满头华发,颤抖着举起右手,迟到了40年的军礼格外庄重。

红网时刻记者 王嫣 长沙报道

2018年9月28日,国家烈士纪念日前夕,玉林市委、市政府和玉林军分区在仙鹤墓园英烈园为新的英烈合葬墓隆重揭幕,48个英魂有了“新家”。

为了缅怀先烈功绩,告慰先烈英灵。红网时刻新闻特面向全省,广泛征集与烈士相关的线索和资料,帮助湖湘英烈邓彪寻找亲人。

清明节前夕,一趟由北向南的列车,在细雨中疾驰。从河北唐山到广西玉林,两千多公里的路途,30多个小时的旅程,55岁的梁瑞素无心欣赏沿途风景,不时掏出手机凝视……

玉林市民政局优抚安置科原科长吴庆年记得,1987年,医院撤编划归地方,“烈士山”未随医院一并移交,墓地管理出现了空档期。

这场寻找注定难度不小。玉林市双拥办副主任陈清告诉记者,34个名字最初是刻在仙鹤墓园“革命烈士病故军人之墓”墓碑上的。

“寻找烈士,也是在寻找我们全社会的精神财富。”全程负责寻访活动报道策划、编辑的玉林日报社副总编辑陈俐说,自己和很多人一样,因为这次活动,才知道家乡曾经有座“烈士山”,身边还有这么多的英雄。

妹妹梁瑞素一直没有放弃寻找。然而,30多年来,她跑遍了广西边境上所有的烈士陵园,都没能找到哥哥的踪迹。1993年,梁瑞聪的父母相继离世,未能找到儿子的安息之地,成为两位老人一生的遗憾。

一次寻找,一群人联动,就像一个漩涡层层荡开涟漪,让越来越多的人成了寻访团的“编外成员”

梁瑞素最初的愿望是一定要找到哥哥的埋骨之地,圆父母未了的心愿。

病历档案没有了下落,寻访团只好回过头来继续找“活档案”——曾经参加过伤病员救治的当事人,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寻找历史大门的缝隙。他们找到了85岁高龄的原183医院护理主任林枫,找到了曾参与救治的护士陈克,找到了已故军医李良玉的女儿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