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信无障碍”应成公司“必选项”

图集 **

深圳视障程序员引关注  “信息无障碍”应成企业“必选项”

原标题:网络盲道,打开新“视”界(倾听·关注互联网信息无障碍建设(上))  核心阅读  除了推拿按摩,视力障碍人群还能做什么工作?答案越来越多样:盲文校对、教师甚至程序员。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越来越多的视障人士可以通过读屏软件使用电脑和手机,进而了解更多知识、掌握更多技能、丰富娱乐生活、提高生活质量。互联网怎样改变了视障人士的生活?视障人士用网还会遇到哪些问题?  张帅帅觉得过去半年太忙了。写代码、准备考试、琢磨3D打印机,甚至还在筹划出趟远门,谈起手头的事,他滔滔不绝。  5岁时,一次意外烧伤,张帅帅双目失明。一度以为只能从事盲人按摩的他,没想到日后会成为软件工程师。张帅帅看不到色彩,可如今,他的生活充满色彩。这种转变,从他接触互联网的那一刻开始。  “没有计算机,我就不会有今天的变化”  在中国盲文图书馆,张帅帅的工作是开发、维护一款电脑读屏软件。张帅帅写代码时,电脑屏幕是关着的,他戴着耳机,倾听一行行代码的“声音”。多数时候,他双手搭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字符。有时,也会动动鼠标,调整光标位置,因为这处代码可能需要修改了。  读屏软件是盲人上网的辅助工具,它能把页面上的信息读出来:屏幕上是什么文字、哪一个窗口正在打开、什么程序在运行……  做读屏软件,就是在网上修“盲道”。张帅帅说,“我很喜欢这个工作,没有计算机,我就不会有今天的变化。”10多年前,张帅帅不知道什么是电脑,也没听过读屏软件。一次偶然的机会,张帅帅了解到读屏软件,慢慢摸索,他学会了用浏览器上网、发邮件,更了解到软件原来是“编”出来的。  张帅帅爱上了编程。从网上,他下载了很多介绍计算机知识的图书,自学编程。在长春大学特殊教育学院,他的专业是针灸按摩,但大多数时间他都泡在网上学习、查资料、逛论坛,一遍一遍听教程,写代码,调试软件。  学习编程以来,张帅帅已经写了数万行的代码,攻克了非标准屏幕取词、Win10系统输入法朗读等多个技术难题,曾经还编写了一个便于盲人聊天的工具“消息助手”,深受盲友的好评。把“消息助手”上传到论坛时,张帅帅收到很多感谢邮件,当时他正在上高中。他的母亲知道后很惊讶,儿子还能帮到这么多人。  如今,互联网为张帅帅打开了全新的世界。他说,以前去商场买东西,很难找到自己要的,现在网购很方便,下了单就送到家,绝大部分东西都在网上买了;以前生活环境封闭,活动范围有限,如今用地图软件导航,加上路人热心指点,能去好多地方。  “大部分视障者渴望的,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立,是能够自主地实现自己的需求,而不会因为谁不在,想做的事做不了。信息化发展让我们实现了许多以前不敢想的事。”张帅帅说。  “盲人不是只能做按摩、做音乐”  见到王黎黎时,她正在给《科学究竟是什么》做校对。王黎黎是先天全盲,她触摸着盲文点显器,通过“阅读”电脑屏幕上盲文工作。在图书馆做盲文编译这几年,她每年要校对这样的书稿70多本。  在家里,王黎黎也闲不下来。水费、电费,她在支付宝上交;看了什么书,她会到盲友群分享;她会告诉父母,现在网上流行什么电视剧。“妈妈上年纪了,走路久了比较累,我听说有款健步鞋不错,就在网上买了一双送给她,妈妈很高兴。”王黎黎说,与父母生活在一起多年,现在长大了,要尽量照顾他们。  王黎黎非常感激高中盲校的数学老师,他是自己的互联网启蒙老师。她清晰地记得,老师把他们带到机房,耐心地告诉他们这是电脑,怎么开机、怎么上网、怎么发邮件。而今,她和正常人用电脑几乎没什么两样。从五六层的文件夹中,找出一篇校对的书稿,她的速度比普通人还快呢。“这就像你用自己的包,熟悉它了,不用看,就能轻松拿出放在里面的钥匙。”王黎黎说。  信息化发展,为张帅帅解锁了更多新奇体验。去年12月,张帅帅买了一台简易的3D打印机。在朋友帮助下,如今他已经能自如地操作它。他说,有时听电影或动画片,很想知道里面主角长啥样。“有了3D打印,就能到网上下载模型,打出来摸一摸,学习生活有乐趣多了。”  张帅帅大学毕业前,家人已经在山西运城老家盘好了一个店面,准备让他开店做按摩。那时,身边人好心对他说,这是最适合你的职业。如今,张帅帅正在准备“计算机技术与软件专业技术资格(水平)”考试。他说,自己的编程是自学的,没有证书,要是能通过考试,就能获得社会更多的认可。  “我们其实和大家一样。”张帅帅说,“盲人不是只能做按摩、做音乐,还能写软件,我们能做很多事。”他渴望,未来有机会与各大软件公司的程序员交流、切磋,做好产品,帮助更多盲人。  “信息无障碍对视障者群体尤为迫切”  2016年发布的首份《中国互联网视障用户基本情况报告》显示,我国有1300万视障者。视障者除盲人外,还包括色盲、色弱等人群。  中国盲协主席李庆忠告诉记者,网络的普及,给盲人平等享受现代文明、现代生活带来了机遇。“做一本盲文图书很难,提供的知识也有限。如果能上网,就能听到海量的图书资源,学到很多知识。”李庆忠说。作为一名视障人士,加之长期与盲人群体接触,李庆忠很清楚盲人的需求:“他们虽然看不见,职业各不相同,但都喜欢科技。他们希望和正常人使用一样的东西,获得一样的体验。”  中国盲文出版社信息无障碍中心主任何川告诉记者,当前,我国盲人群体使用电脑、智能手机等手段获取信息的人正越来越多,但总体占比还较低。  “一旦盲人学会了用电脑、用手机,一般就离不开它,有和没有完全是两种不同的体验。”何川说。  何川认为,盲人用电脑、用手机的人数占比还不高,除了盲人受教育水平因素外,还与信息无障碍做得不够有关系。“在信息时代,信息无障碍对视障者群体尤为迫切。”李庆忠说,希望全社会更加重视信息无障碍,让信息化红利惠及每个人。

3万多个政务网站实现无障碍服务,视障人士——

新葡京官网入口,近日,一名深圳的视障工程师——蔡勇斌自学编程的事迹引发英国《每日邮报》、国内《南方都市报》等众多媒体争相报道,不仅让蔡勇斌成为网络红人,也让他所在的“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视障工程师专家团队进入大众视野。

我用耳朵“看”世界)

他们致力于为互联网产品铺设“盲道”,让更多障碍群体平等、无障碍地获取信息,享受科技带来的便利。和他们一样,近年来,国内政府和众多互联网巨头也在加速推进“信息无障碍”建设,但仍有待更多行业和企业共同努力。

核心阅读

视障程序员为互联网铺设“盲道”

近年来,我国政府和社会各界积极推进信息无障碍建设,取得了明显成效。随着图片转语音、文字识别等技术的发展,视障人士借助互联网,打开了新“视”界,获得感不断增强。信息无障碍技术日趋成熟,如何进一步推广和应用?

蔡勇斌6岁因意外失明,之后通过听代码、背代码等方式学习编程,经过长期艰苦地努力成为一名程序员,从此一直致力于开发和优化能让视障人群自由使用的互联网产品。英国《每日邮报》在报道中称他为“中国盲人的灯塔”。讲述蔡勇斌经历的视频在微博上也被《中国新闻周刊》、《新京报》等媒体纷纷转载,并引起网友热论。

对视障者而言,互联网不仅是丰富生活的方式,是融入社会的重要渠道,更是实现自理自立、改善生活的手段。近年来,我国政府和社会各界积极推进信息无障碍建设,为视障者打开了新“视”界。然而,信息无障碍技术的推广和应用仍有不少改进空间,一些“障碍”仍有待“清除”。

蔡勇斌并不孤独。他所在的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一共有7名像他一样的视障工程师。他们都精通IT和信息无障碍专业知识,通过为互联网网站、APP等进行信息无障碍测试和优化,帮助视障群体平等地享受科技的红利。《南方都市报》称他们的工作是给“互联网产品加设‘盲道’”。

信息“障碍”有哪些?

2016年的调查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有1300万视障者,和健全人一样,身处互联网时代的他们也一样使用电脑、手机、Pad,也和健全人一样通过互联网交流、购物、学习。“我们和明眼人的需求都是一样的。”蔡勇斌说,“在生活和工作上,我们都希望能与常人实现平等。”

底层设计不足,很多互联网产品无法顺利“读”出来

相较于互联网企业内部的软件工程师,蔡勇斌所在的团队的优势就在于更加了解视障群体的思维方式和使用习惯,也更加懂得这个群体的需求。目前,手机QQ、支付宝、手机淘宝等都与研究会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

创办随手科技时,焦义刚没有想到盲人会是记账理财产品的客户,更没想到盲人使用产品时会有哪些不便。

“信息无障碍”不仅是“加分项”,更是“必选项”

2018年,随手科技与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合作,对产品进行优化改造。研究会有一支盲人工程师团队,他们会测试网站、手机应用产品信息无障碍情况,并将发现的问题和建议提交给研发者。

“假如视障碍群体用不了微信,聊不了QQ,肯定会被主流社会隔离。”蔡勇斌曾不止一次地强调视障群体在“信息无障碍”的帮助下融入现代社会的重要意义。在他看来,“技术本身即是公益”。

深圳信息无障碍研究会负责人梁振宇介绍,借助图片转语音、文字识别等技术,包括微信、淘宝、高德地图、滴滴打车等在内的常用互联网产品,已经能被视障者较好地使用。但还有很多互联网产品,无法顺利地被读屏软件“读”出来,需要进一步优化。

事实上,“信息无障碍”的本意是让所有人都能平等、便捷、无障碍地获取信息,其惠及的也不仅仅是视障群体。调查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有2000万听障者、7000万读写障碍者和1.3亿老年人,和视障群体一样,他们也一样期待实现“信息无障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