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从“可选”到“必选” 信息无障碍之路有多远

图集

从“可选”到“必选”

图片 1

一名视障者正在使用手机。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供图

信息无障碍之路还有多远


29岁的蔡勇斌如今已成长为一名技术总监。凭借多年的工作经验,他已将数万个代码熟记于心。

调音师陈燕在弹奏钢琴。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见习记者 张艺/摄

今年“双11”期间,一则“30万视障者在天猫分红包”的消息引人关注,“明眼人”很难想象,视障人士如何玩手机、抢红包?

6月18日,公司的一名同事带着王孟琦来到一家剧场看话剧。在这里,他们完全是通过耳朵来感受演员的喜怒哀乐和现场气氛的。

一名视障者正在“听”手机。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供图

这需要倚赖手机厂商和互联网企业提供的无障碍“盲道”:手机软件优化到无障碍的程度,借助读屏软件读出各个图标和信息,“看”手机变成“听”手机。

曾经有人说,编程的人都怀揣着一个改变世界的梦想。如果他是一个盲人呢?

今年“双11”期间,一则“30万视障者在天猫分红包”的消息引人关注,“明眼人”很难想象,视障人士如何玩手机、抢红包?

据了解,我国知名的主流社交软件、购物平台、新闻娱乐App等都已逐渐加入信息无障碍建设中。今年4月的科技无障碍发展大会上,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无障碍环境促进办公室主任吕世明说,无障碍热潮终于来临。

他们心中也有一个梦想,希望改变和他们一样的视障者的生活,通过他们的信息无障碍优化工作,给互联网产品加设“盲道”,使视障群体也可以在网上自由冲浪。

这需要倚赖手机厂商和互联网企业提供的无障碍“盲道”:手机软件优化到无障碍的程度,借助读屏软件读出各个图标和信息,“看”手机变成“听”手机。

关于“双11”的消息中还提到,目前有30万视障者主动选择网购平台购物。而这个长期失焦的群体,早在2012年的人口数据统计中就已达1731万人。视障人士参与“双11”,是信息无障碍之路的一大步,尽管人数仅是千万视障者的一个零头。

他们是互联网的另类极客——信息无障碍工程师。

据了解,我国知名的主流社交软件、购物平台、新闻娱乐App等都已逐渐加入信息无障碍建设中。今年4月的科技无障碍发展大会上,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无障碍环境促进办公室主任吕世明说,无障碍热潮终于来临。

“互联网给了我们自由”

图片 2

关于“双11”的消息中还提到,目前有30万视障者主动选择网购平台购物。而这个长期失焦的群体,早在2012年的人口数据统计中就已达1731万人。视障人士参与“双11”,是信息无障碍之路的一大步,尽管人数仅是千万视障者的一个零头。

“没有一件不是从网上买的。”陈燕指了指身上的衣服。不久前的“双11”,她买了方便直播的新款手机,便宜29元的纱巾,还给导盲犬添置了狗粮,“吃的不敢囤太多,因为我们不好识别保质期。”


下班后,蔡勇斌和沈广荣走在小区的路上。为方便上下班,研究会在附近为他们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单元房。

“互联网给了我们自由”

46岁的陈燕是国内第一代盲人钢琴调音师,她生着一双大眼睛,总是高高扎着烫了卷儿的马尾,乍一看与常人无异。对她来说,在实体店购物是件“尴尬”的事情,“这没你能穿的衣服”“瞪着俩大眼珠子不会自己找吗?”诸如此类的话十分刺耳。

图片 3

“没有一件不是从网上买的。”陈燕指了指身上的衣服。不久前的“双11”,她买了方便直播的新款手机,便宜29元的纱巾,还给导盲犬添置了狗粮,“吃的不敢囤太多,因为我们不好识别保质期。”

幸好有了一条虚拟“盲道”,网购、点外卖、寄快递、订火车票、“看”新闻,生活中的大小事都能通过手机解决。手机是“眼睛”:有了地图导航,不用再找人问路;以前不管做什么总被别人陪着、管着,现在可以一个人出去溜达,喜欢的东西自己就直接买了。

王孟琦用手机叫外卖。

46岁的陈燕是国内第一代盲人钢琴调音师,她生着一双大眼睛,总是高高扎着烫了卷儿的马尾,乍一看与常人无异。对她来说,在实体店购物是件“尴尬”的事情,“这没你能穿的衣服”“瞪着俩大眼珠子不会自己找吗?”诸如此类的话十分刺耳。

“不方便的人更渴望独立”,对此她深有体会,“互联网给了我们自由。”

“我只能成为按摩师?”

幸好有了一条虚拟“盲道”,网购、点外卖、寄快递、订火车票、“看”新闻,生活中的大小事都能通过手机解决。手机是“眼睛”:有了地图导航,不用再找人问路;以前不管做什么总被别人陪着、管着,现在可以一个人出去溜达,喜欢的东西自己就直接买了。

走出信息孤岛是在2008年,换掉了多普达、诺基亚,陈燕第一次用上国外某品牌的智能手机。手指滑动、软件读屏、双击选择,语音速度最快可达正常的100倍,陈燕习惯听75倍语速,普通人很难跟上,“抢红包的时候就得调到百分百。”

视障者能做什么?或许,我们都会想到“盲人按摩”。

“不方便的人更渴望独立”,对此她深有体会,“互联网给了我们自由。”

但在10年前,国内第一代智能手机的信息无障碍优化几乎还是空白。

在深圳市信息无障碍研究会里,有这样一群视障者,他们都学会了按摩,但最终却成了IT工程师。他们的工作很大一部分是对各类客户端应用程序进行信息无障碍测试,提交发现的问题和优化建议,有时也自己编程提供解决方案。

走出信息孤岛是在2008年,换掉了多普达、诺基亚,陈燕第一次用上国外某品牌的智能手机。手指滑动、软件读屏、双击选择,语音速度最快可达正常的100倍,陈燕习惯听75倍语速,普通人很难跟上,“抢红包的时候就得调到百分百。”

主动改变者

自幼失明的王孟琦大专实习时就在老家河南许昌找了一家按摩医院,曾打算毕业后留下来,成为按摩大夫,但他心中却隐隐有股失落感——“梦想,真的要向现实屈服了吗?”他自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