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氏养猪”助力玉屏 脱贫增收唱响大戏

图集

“现在好了,政府让我们参加了雏鹰养猪这个项目,我们老两口一年就能挣个十来万块钱。这现代化养猪可省事了,我和老伴每天只要打扫打扫猪圈就行,喂水、喂饲料都是机械化的,我只要按一下按钮就行。真是要感谢政府、感谢雏鹰集团给我们这些贫困户的支持……”洮南市车力乡新发村村民汪春发一说起他的养猪项目就乐得合不拢嘴。

38岁的刘高月戴着斗篷、穿着雨鞋,全身心地在猪圈里干活,俨然是一个养猪专业户范儿。其实,养猪对他来说是“人生的一桩新鲜事”,半年前,他还在为如何脱贫而一筹…
38岁的刘高月戴着斗篷、穿着雨鞋,全身心地在猪圈里干活,俨然是一个养猪专业户范儿。其实,养猪对他来说是“人生的一桩新鲜事”,半年前,他还在为如何脱贫而一筹莫展。

新华社哈尔滨12月16日电
题:从“麻坛宿将”到“脱贫之星”——一个贫困户的转变之路

洮南市在脱贫攻坚工作中深刻认识到,在贫困地区靠救济式扶贫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只有产业扶贫才能使贫困人群脱贫。针对大部分贫困户没有劳动能力的现状,洮南市重点依托当地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或种养业大户带动,通过贫困户入股分红方式,大力开展资产收益扶贫。

刘高月是玉屏自治县朱家场镇前光村人。“前光村,田大丘,三年两不收”——是这个全县“出名”的一类贫困村长期以来的真实写照。

新华社记者程子龙

作为洮南市重点招商引资企业的雏鹰集团积极响应市政府产业扶贫的号召,政企合作推出了“公司+合作社+贫困户”的扶贫模式,计划成立65个生猪养殖专业合作社,吸纳全市65个贫困村780户1560人进驻。通过雏鹰集团每年供应仔猪、饲料,提供饲养技术的办法,贫困户每年可育肥仔猪4000至4500头,每户年保底收益10.5万元。截至目前,全市已有48户贫困户96人入驻园区从事生猪养殖。

“温氏养猪三百头,娶媳盖房不要愁”。走进前光村,村内建筑的墙面上随处可见这样的标语。温氏养猪是什么?养猪300头脱贫就不愁了?记者进行了探访。

初冬时节,记者推开了黑龙江省海伦市乐业乡长山村贫困户徐兴国的家门,一眼就发现角落里有一台老旧的麻将机。见记者盯着麻将机看,老徐连忙用杂物把麻将机遮住。“你看这个干啥,我带你看看我养的猪吧。”老徐红着脸,一把拉住记者往外走。屋里的人全乐了。

54岁的汪春发就是第一批加入产业扶贫项目的贫困户之一。“原来在家的时候也养过猪,但就三头两头的不成气候,4月份到这来的时候,对着好几百头猪我也犯了愁,怕整不明白,万一没养好,猪死了可咋整。后来发现,担心都是多余的,合作社里有技术员。啥时候该干啥,人家技术员都指导你,饲料啥的也都是公司统一给配好的,不用操啥心,现在我和老伴每天就是观察猪有没有生病,把猪舍打扫干净,剩下的就等着卖钱啦。”

“公司支部贫困户”

在打麻将和养猪之间,老徐的内心确实挣扎过。

到了投放饲料的时间,王春发一边按下投放饲料的按钮,一边对记者说:“你看这喂猪多简单。”

走出脱贫新路子

徐兴国今年69岁,虽然少时念书不多,但却能记住很多《红楼梦》和《水浒传》中的故事情节。徐兴国年轻时喜欢玩扑克牌,更熟谙各种“赌具”,“耍小钱儿”成了他的爱好,也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每年种地卖粮的钱,也基本上输进去了。

打开了话匣子的王春发又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我是4月份来的,这头一批900多头猪过几天就能出栏了,5个月时间赚个七八万不成问题。雏鹰集团采取的是循环养猪模式,2016年我能养3批,这不致富还等啥呢。”

前光村附近的小山岗上,整齐地排列着6个新建的猪舍。在猪圈旁起居室的监控上,刘高月正通过视频监视着猪的一举一动。

前几年,徐兴国患了脑梗,本就没有积蓄,为看病借了大把“饥荒”。待徐兴国渐渐恢复,家中也一贫如洗,而且身体也不那么硬朗了。与老伴耕种多年的10亩地,也不得不流转出去。

汪春发所在的吉林雏鹰丰满养殖基地五区的合作社负责人李新告诉记者,这个区共有12户是和汪春发一样的贫困户。大家没事的时候经常在一起聊天,除了互相交流养猪心得,说得更多的是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

“猪苗是温氏的、饲料是温氏的、喂法是温氏的,猪养大了温氏从养殖户手中收购后拉走……”前光村党支部书记万玉文口中的“温氏”全名叫广东温氏集团,是我国著名的现代大型畜牧企业。

2014年,老徐被认定为贫困户。但他逢年过节打麻将的嗜好,始终没有戒掉,村民给他起绰号“麻坛宿将”。2017年海伦市精准识别“回头看”,老徐仍被认定为贫困户。亲戚、朋友都劝他别玩了,老徐无动于衷。

为了确保取得实效,洮南市积极创造产业扶贫良好条件。将雏鹰集团列入重点企业管理,在农业供地、工业用地、高压电架设等方面采取了一事一议的方式,能减则减、能免则免;对税收及扶持政策方面,则按照《洮南市招商引资优惠政策》进行商谈;切实加强软环境建设,为企业发展提供良好服务,保证了项目建设的顺利进行。

2014年3月,温氏集团与玉屏签署温氏养殖项目合作协议,正式引进温氏养猪。“温氏养猪说白了就是只管喂不管卖,而且是‘保价回收’,农民基本上没有风险,养一圈猪基本能实现脱贫。”玉屏自治县畜牧局副局长周言新说。

2018年春节后,乡党委书记李明带着乡干部到各贫困户家走访,到徐兴国家时,碰巧他正在打麻将。李明掀了麻将桌,“穷成这样还玩,你能玩出什么名堂?!”老徐愣住了,也清醒了。“你说我能干点啥?”他迷惑地看着李明。“干啥都比打麻将强!”李明脱口而出,“你养猪吧,省里给了咱们乡养猪扶贫项目。”

前光村村委会通过与温氏公司对接,采取“公司
支部贫困户”的模式,由村支两委组织修建温室生猪养殖小区,建成后租给建档立卡贫困户代养,签订一年合同,猪出栏时按收入的一定比例提成作为村集体经济收入,而猪的产权属于前光村村委会。目前,该县整合涉农项目扶持6个贫困村建成6个集体养殖小区,由贫困户轮流承包圈舍。

徐兴国把麻将收拾起来,开始修理多年不用的猪舍。开春,黑龙江省农科院畜牧研究所给徐兴国送来了40头仔猪,并跟他签了合同,购仔猪款、饲料款都不用徐兴国出,只要根据技术要求把猪养大,到秋天每头猪就可得300元钱代养费。这一年下来就是12000元钱啊!老徐一算账,眼睛亮了。这一年他下苦力干活,年终12000元钱顺利拿回了家,加上流转土地的5100元收入,两口子年收入17000元钱,一年就脱了贫。

“一户一年养两圈,一头猪的纯利润最少200元,最低有10万元纯收入,一年可以实现一户脱贫。下一年村委会又和另外6户贫困户签订协议,这样一批一批下来就脱贫了。”万玉文指着刘高月说:“你看,他现在既能照顾小孩读书,还能养猪发家致富。”

2019年春节,几个原来的“麻友”又来找老徐打麻将,可老徐把大门拴得死死的,不让人进门。他对着门缝朝外喊:“不玩了,你们也别进来了,别给我养的猪带来传染病”。

刘高月第一批猪共养了300头,此前没有半点养猪技能,只能靠种地和打零工维持生活的他,通过温氏集团的培训,已经熟练掌握了养猪技能。“原来发现猪有状况,那怕是晚上12点给温氏打电话他们都会赶到,现在我自己能处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