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新疆伊犁州尼勒克县发现最早的用煤遗迹

新疆发现我国最早用煤遗迹 将人类用煤认知前推约千年
发布时间:2016-11-02文章出处:中国新闻网作者:史玉江点击率: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的考古学者在对尼勒克县吉仁台沟口遗址实施考古工作时,发现一处350平方米的大房址。目前,该遗址共计发掘房址14座,面积2000余平方米。这是中新网记者1日从新疆文物局获得的信息。图片 1

发布时间: 2015/8/16 0:03:58 被阅览数: 次
中新网伊宁8月13日电13日,记者从正在进行实地考古发掘的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尼勒克考古队获悉,专家已确认在尼勒克县恰勒格尔村吉仁台沟口遗址发现了中国最早的用煤痕迹,初步断定其距今约3500年,较已知人类使用煤炭资源的时间上溯了约一千年。
据悉,这一重大考古发现始于6月17日。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史前考古部在至今持续约2个月的考古工作中对吉仁台沟口的墓葬进行挖掘整理,发现了煤灰、陶片和兽骨,并初步断定这里就是遗址。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史前考古部领队王永强告诉中新网记者,在遗址的堆积层发现了煤、煤灰和没有燃尽的煤,“我们断定这里就是中国最早的用煤遗址,国家文物局金属与矿冶文化遗产研究重点科研基地主任李延祥也来现场进行了确认。”
距离遗址约20公里的尼勒克县奴拉赛铜矿已经被专家明确有2400多年的开采历史,并且开采技术先进。在遗址中,考古学者还发现了一把布满绿锈的长约20厘米的铜刀,以及用于铸造青铜器具的陶范。
李延祥称,“遗址里用煤的痕迹可以推论遗址内很有可能存在有铸铜活动的作坊。尽管在煤渣、煤烬中发现了一些锈透的铜颗粒,但由于在遗址周边还没有发现矿石堆积处、冶炼区、生活区等,用煤与铸造之间的关系还需要做进一步的考古论证。”
考古专家称,煤炭被大量用于生产、生活的记载见诸于《史记·西域传》,书中曾描述今天新疆南部的库车县一带用煤冶炼生产的场面,但没有发现任何用煤的痕迹。有确切记载的用煤记录和发现是在东汉,
王永强说,在此次考古中的M49墓葬可以确定为青铜时代中晚期,而依据“打破遗址”关系,遗址应早于墓葬,可以推断,中国最早的用煤时间大约在3500年前。
据悉,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已加派考古力量,对遗址面积和堆积性质及用煤年代等作进一步确定。
来源:中国新闻网 编辑:秋痕

新疆伊犁州尼勒克县发现最早的用煤遗迹
发布时间:2016-08-08文章出处:央广网作者:蒋雪娇 刘健康点击率:
2015年6月至9月,在新疆尼勒克县科蒙乡恰勒格尔村吉仁台沟口附近,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抢救性发掘了一个青铜时代遗址,专家确认,在这里找到了中国最早的用煤遗迹,将目前已知人类使用煤炭资源的时间上溯了约一千多年。今年7月初,专家在对该遗址的二次发掘中,又陆续发现了2处房址、一座灰坑,这座距今约3500年左右的“聚落遗址”正逐渐露出真容。
近日,记者随伊犁州尼勒克县文物局工作人员一行前往吉仁台沟口,探秘这一全新发现。来到恰勒格尔村东北方,沿着一段陡峭的山坡,记者来到了这座的“聚落遗址”现场,放眼望去,大小遗址错落有序的呈现在眼前,一座不久前发掘出的规模近300平米左右的新房址在这个聚落遗址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现场工作人员在探方内正小心翼翼地清理、筛滤土层,到处是一片忙碌有序的身影。国家文物局金属与矿冶文化遗产研究重点科研基地主任、北京科技大学教授李延祥正与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专家在另一侧房址探方内讨论该处灰坑的发掘方案。记者看到,经过前期发掘,一些探方的壁面上,叠压明显的黑色灰质层显而易见,一大批重要的人类遗存将被揭示出来。
国家文物局金属与矿冶文化遗产研究重点科研基地主任、北京科技大学教授李延祥介绍说:“这个探方里面暴漏出来这一个线圈起来的东西,这个东西按术语来讲叫灰坑,相当于现在老百姓挖一坑丢弃生活垃圾、生产垃圾等东西,它里面会出一系列组合型比较强的东西,能够揭示古人当时生产的一些活动,这个灰坑是有清理继续发掘的价值的。”
据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专家阮秋荣介绍,考古工作人员已在该遗址发掘中,发现了大量的煤灰、煤粒、没有燃尽的煤块和古人类做饭取暖用的灶址、灰坑及岩画,在发掘过程中,考古人员还发现了一把长约20厘米的铜刀,和用于铸造青铜器具的陶范,由于没有发现冶铜用的坩埚、烧窑和铜渣,考古人员暂时还无法印证这里是否存在铸铜活动。目前,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专家正在此次抢救性考古发掘中,极力探寻铸铜活动证据。
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史前研究室主任、研究员阮秋荣告诉记者:“在吉仁台沟口遗址我们收获有三点,第一我们在喀什河流域发现了规模比较大的一个聚落遗址,第二点是在这个遗址里我们发现了用煤的痕迹,我们把中国乃至世界用煤的历史往前推了千年,第三点我们在遗址里发现了与冶铜相关的一些遗迹现象和文物遗存,其中包括有炼渣、陶范、炉渣、风管,从这几点考虑来说,我们可以明确的断定,这个遗址和早期的青铜冶炼是有很大关联性的,所以我们希望通过下一步的继续发掘,我们再收集相关冶炼方面的证据链。目前来看,我们这属于抢救性考古发掘,这属于淹没区,后期遗址很可能遭到淹没,所以这一个很可惜的问题,所以对后期遗址的保护,相关单位正在进行协调,我们觉得这是一处比较重要的遗址,一定要想方设法的把它保留下来。”(记者蒋雪娇
伊犁台记者刘健康)(原文标题:伊犁州尼勒克县吉仁台沟口遗址启动二次抢救性考古发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