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黑土地“减”出高质量发展

“用大农机深翻,既提高土壤蓄水能力,又能减轻土壤板结,有利于来年粮食生产。”七星农场种植大户张景会说。

像桦林现代农机专业合作社这样的各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在黑龙江已突破20万个,全省土地规模经营超过1亿亩。在新型经营主体的带动下,黑土地正不断释放新活力。

黑龙江:黑土地“减”出高质量发展

像桦林现代农机专业合作社这样的各类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在黑龙江已突破20万个,全省土地规模经营超过1亿亩。在新型经营主体的带动下,黑土地正不断释放新活力。

2018年,黑龙江省粮食产量超过1500亿斤,不仅连续八年全国第一,而且实现“十五连丰”。

来源: 中国农业新闻网新闻频道 发布时间2018-12-07 08:27:32

休耕轮作、减肥控药、秸秆还田……这些兼顾经济效益与生态效益的“减法”,推动黑龙江“十五连丰”。全省粮食产量、商品量、绿色有机面积均居全国首位,分别占全国的1/10、1/8、1/5,成为维护国家粮食安全和保障优质农产品供给的“压舱石”。

休:让黑土地“歇一会”

几十年前,这里是“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的“北大荒”。

如今,这里是农业生产“十五连丰”、连续7年产粮全国第一的“北大仓”。

一直处于高负荷运转的黑土地该“歇歇”了!今年起,黑龙江第一次实行了有组织有计划的休耕,休耕面积指标为140万亩。

“我家270亩水田地都休耕了,一休就是3年。”黑龙江农垦创业农场种植户杨来说,休耕地每亩补贴500元,还有空出去打工,收入没少。

休耕可以培肥地力,涵养地下水。3年后,杨来准备把这块地往有机农业方向发展。

除了休耕,同一地块逐年交替轮种不同作物,也能促进耕地休养生息和农业可持续发展。

早在2016年,黑龙江省北安市革命现代农机专业合作社就开始耕地轮作试点,面积为5702亩。

“轮作后土壤疏松,机械耕地更省油了。”合作社负责人李富强说,原来1公顷耗油50元钱,现在30多元钱就够了。

目前,黑龙江省休耕轮作总面积已达到1490万亩,约占全国休耕轮作面积一半。

减:让农产品“绿一点”

“过去产量低了就多上化肥,成本越来越高。”林甸县农民王正义说,“大肥大药”种出的玉米,1斤只能卖七八毛钱,挣钱很少。

转变农业发展方式刻不容缓。

2013年,王正义成立了渔香玉米种植专业合作社,专注绿色有机种植。

化肥不用了,农药少用了,玉米产量降了,但品质和效益提高了,“我们种的有机玉米,市场价是普通玉米5倍以上。”

近年来,黑龙江在稳定产量、提高质量、增加效益的前提下,逐步实施减化肥、减农药、减除草剂。

2017年,全省少用化学农药4030吨,少用化肥11.5万吨。

科技进步推动黑土地“减负”。

北大荒建三江国家农业科技园区的一间实验室里,记录了七星农场农户的测土配方数据。

“土壤缺什么,我们就施什么肥。”园区党支部书记苑丽介绍说,2005年以来七星农场节约肥料近两万吨,节本增效超12亿元。

黑土地吃上“营养餐”。今年黑龙江省测土配方施肥面积达1.8亿亩,农业“三减”高标准示范面积3500多万亩。

绿色有机正成为农业生产新时尚。黑龙江省绿色有机食品认证面积已增至8000万亩。

还:让百姓饭碗“牢一些”

忙完秋收,黑龙江乔楚种植家庭农场把8000亩耕地的秸秆粉碎还田。“这是培肥地力的好事。”农场负责人乔志国说。

近年,黑龙江省持续加大秸秆还田推进力度,很多地区探索秸秆沤肥还田。试验证明,连续3年秸秆还田,耕地地力明显提高。

地上的秸秆在“还”,地下的水也要“还”。

三江平原是我国重要的粳稻产区。由于常年抽取地下水灌溉水稻,地下水资源遭受枯竭威胁。

黑龙江省启动建设了多个灌区工程,以减少对地下水的使用。

“附近4个灌区建成后可灌溉715万亩,节省地下水约30亿立方米。”黑龙江农垦建三江管理局水务局副局长董经财说。

一些地区“还”得更彻底,不合理开垦的耕地直接退耕还林、还湿、还草。

2005年起,富锦国家湿地公园开始退耕还湿,目前已超7万亩。如今,这片湿地正成当地农民增收“法宝”。依托紧邻湿地公园优势,富锦市锦山镇洪州村办起了农家乐、采摘园。

“我开这个小超市,一天毛收入六七百元。”村里曾经的贫困户王园林说。

“休、减、还,看起来是‘减法’,实际是‘加法’‘乘法’,推动黑龙江现代农业高质量发展,可持续发展。”黑龙江省农业农村厅厅长王金会说。

“公司生产的氨基酸产品在国际市场的影响力和占比不断提升,下一步将在维生素和高档氨基酸等方面加大投资。”董事长王成福说。

“公司生产的氨基酸产品在国际市场的影响力和占比不断提升,下一步将在维生素和高档氨基酸等方面加大投资。”董事长王成福说。

2006年,吴德显在当地率先建起桦林现代农机专业合作社。从最初的15户村民、70万元资产,发展到固定资产近亿元,200多户村民带地入社,规模经营面积近10万亩,粮食生产连年丰收。

从量大链短的“大路货”到优质高效的“产业经”

2016年是东北玉米收储制度改革元年。“市场化收购+补贴”的政策,实现了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的重大转变,激活了加工市场,搞活了产业链。

近年来,黑龙江不断完善现代农业生产体系,向机械化、科技化要产能。目前,黑龙江农业综合机械化率达96.8%,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达66.5%,全国领先。

搞活玉米加工产业同时,农民“腰包”也要鼓起来。2016年,黑龙江省北安市二井镇种植大户李强利发现玉米产量增了些,但价格却大幅下降,增收压力巨大。

近年来,黑龙江积极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以典型示范、政策扶持、行政引导等多种手段,促进小农户生产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加快发展现代农业经营体系。

2018年,黑龙江省粮食产量超过1500亿斤,不仅连续八年全国第一,而且实现“十五连丰”。

黑龙江省孙吴县沿江满族达斡尔族乡大桦树林子村农民吴德显,种了30年的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一家一户的模式调动了农民积极性。但近些年随着现代农业发展,小农户分散经营的劣势愈发凸显。”吴德显说。

近年来,黑龙江积极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以典型示范、政策扶持、行政引导等多种手段,促进小农户生产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加快发展现代农业经营体系。

黑龙江省北安市城郊乡革命现代农机专业合作社2018年种的大豆,每亩产量达到400斤。合作社理事长李富强说,这一方面得益于高蛋白、高产量的品种,另一方面得益于专家指导科学种田。

“‘大路货’卖不上价,所以合作社往绿色有机方向发展,尽管产量有一定降低,但收益不降反增。”黑龙江省桦川县五良纯生态农业专业合作社理事长付延飞说,合作社绿色有机水稻已达5000亩。

“黑土地”正在变“绿”。(记者李凤双、管建涛、王建)

两年来,黑龙江省新增玉米深加工能力1000万吨左右,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量大链短的难题。

2018年10月底,记者在位于三江平原腹地的七星农场看到,大型农机正在深松整地,作业深度达30厘米。

从量大链短的“大路货”到优质高效的“产业经”

现代农业插上了科技翅膀。黑龙江友谊农场第五管理区第二作业站共有2.4万亩水稻。在地头放置的孢子捕捉仪,能对稻瘟病病害孢子分析,通过高清摄像头看到病虫害的斑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