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百名红通人员中48人落网 追逃追赃天网越织越密

密织天网 筑牢防逃堤坝——《红色通缉》第五集《筑坝》启示录

上海持续推动追逃追赃工作向纵深发展——

图片 1

图片 2

三年累计追回外逃人员336名

2015年4月22日,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在中央纪委和公安部网站集中公布了针对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国家工作人员、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等人员的红色通缉令。

储士林回忆被劝返的幕后细节。

“三年来累计追回外逃人员336名,其中‘红通’人员25名(含‘百名红通人员’2名),党员和国家工作人员8名;追赃1.19亿元……”这是“天网行动”启动三周年之际,记者从上海市追逃办获得的该市追逃追赃工作阶段性“成绩单”。

织牢织密“天网” 决不让腐败分子逍遥法外

雷霆反腐,虽远必追。壮我声威,让腐败分子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五集电视片《红色通缉》昨晚圆满收官。相信不少观众也注意到,日前落幕的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对相关工作提出了最新要求,即深度参与反腐败国际治理,一体推进追逃防逃追赃工作。国际追逃追赃的“提速换挡”,将防逃工作摆在了更高的位置。这无异于给幻想外逃脱罪的腐败分子再次警告,即使跑出去再久再远也会有人一管到底,即使谋划再精心缜密也不可能轻易逃脱。

成绩的背后,是上海深刻领会、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追逃追赃工作的重要讲话精神,一刻不放松地推进追逃追赃工作的不懈努力。

——2012.11-2017.10查办的典型案件掠影

从2015年起,短短几年时间,伴随声势浩大的“天网”行动,一大批腐败分子被引渡、遣返、劝返、抓获,一大批违纪违法所得被收缴国库。然而,成绩的背后是艰辛曲折的努力。正如片头所说,“如果能防患于未然,筑起防逃的堤坝,将腐败分子及时挡在国门之内,才是上策。”在开展追逃追赃的同时,着力构建不敢逃、不能逃的防逃机制,坚持追逃防逃两手抓,才是事半功倍之举。如果说国际追逃追赃是集中力量办大事,那么聚焦从中发现的短板、查漏补缺则是我们应从这场斗争中获得的启示。

压实责任 合力编织“天网”

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是遏制腐败蔓延势头的重要一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把反腐败追逃追赃提升到国家政治和外交层面,纳入反腐败工作总体部署。

管住证,确保妄图外逃没有基本条件。腐败分子能够出境,说明外逃通道没有完全被封死。除了由公安部门坚决打击非法偷渡,肃清腐败分子外逃的“地下通道”外,还必须进一步强化内部管理,特别是因私出国证照的管理。郭永军偷梁换柱交假护照、瞒天过海企图出境的案例警示我们,组织人事部门、外事管理部门的日常证照管理,必须提升专业化水平,细之又细、精准有效,对于违规办理和持有相关证照的情况严肃处理。事实上,防逃工作需要各部门协作。一方面,组织人事部门要做好日常防逃,加强对监察对象出国审批和出入境证照的集中管理,出国审批前要征求纪检监察机关意见。另一方面,纪检监察机关要做好办案过程中的防逃工作,根据监察法要求在立案前设置防逃程序,对有外逃风险的涉案人员及时采取限制出境措施。

不能让外国成为一些腐败分子的“避罪天堂”,腐败分子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他们追回来绳之以法。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发出明确号令,上海市委坚决贯彻,把追逃追赃工作作为一项重要政治任务来抓。

根据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精神和党中央对反腐败工作的要求,2014年1月召开的十八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首次对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作出部署,强调“加大国际追逃追赃力度,决不让腐败分子逍遥法外”。此后,十八届中央纪委五次、六次、七次全会强调“加强国际合作,狠抓追逃追赃,把腐败分子追回来绳之以法”“健全追逃追赃配套法规制度”“把追逃追赃‘天网’织牢织密”,追逃追赃力度不断加大,战果不断扩大:共从9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3453名、追赃95.1亿元,“百名红通人员”中48人落网……追逃追赃“天网”越织越密,一大批外逃腐败分子被追拿归案,充分彰显了“不管腐败分子逃到哪里,都要缉拿归案、绳之以法”的坚定决心,在赢得党心民心的同时,赢得了国际社会尊重,有力提升了话语权和影响力,占据道义制高点。

管住钱,确保逍遥法外难以得逞。腐败分子忙活半天就是为了他日纸醉金迷的享乐,因此我们必须提前围绕不法所得“扎紧篱笆”“做好预防”“严阵以待”。通过以现代信息技术手段为依托的反洗钱大数据研判和预警,想要“跳船”或“跑路”的“老虎”和“苍蝇”向国外腾挪他们贪腐所得的鬼把戏必将无所遁形。像片中储士林前妻“蚂蚁搬家”这种反常的家庭财产变动或资金流向突变,仅靠纪检监察机关的确难以及时掌握,必须整合相关专业职能部门的力量。只有这样,腐败分子的违纪违法所得才能“藏不住、转不出”“找得到、追得回”。

上海市委常委会每年召开专题会议,专门研究部署追逃追赃工作任务。市纪委全会每年都将追逃追赃工作纳入反腐败工作整体布局,作出安排部署,统筹推进全市追逃追赃和防逃工作。要求始终坚持从政治的高度、用政治的眼光推进追逃追赃工作,逐步形成不敢逃、不能逃、不想逃的局面。

劝返、遣返、引渡,多措并举齐“猎狐”

管住人,确保监督和办案不失准头。片中提及王雁威故布疑阵,设法从美国寄回信件,因而被误判外逃并上了“红通”名单,在耗费办案机关人力物力的同时,也加速了自身的归案。这当然只是个例,但也说明工作目标失管失控、全程脱离视野,会给工作带来不少麻烦。这也警示我们,在执纪办案的全流程、全链条中关于调查对象调查期间的限制性规定,必须得到全方位落实。只有方案可靠、过程可控、对象不丢,才能真正把潜在的风险和隐患消弭于无形。

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涉及国内外方方面面,是一项系统工程。去年9月,在短短16天时间里,闵某等4名外逃人员接连从美国被劝返回沪。追逃追赃工作捷报频传的背后,是该市“全联动”“大平台”机制在发挥作用。

时针拨回2016年11月16日。当日下午3时13分,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一个头发灰白、步履蹒跚的老妇人在两名女警的押解下,缓缓步下飞机舷梯后说:“逃亡的日子不好过。”她,就是“百名红通人员”头号嫌犯杨秀珠。她的回国投案自首,标志着我国追逃追赃工作取得重大胜利。

防逃工作是国际追逃追赃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防住一个就等于追回一个。要密织天网,筑牢防逃堤坝,经常抓,抓日常,对想外逃的人要能防得住,对外逃的人要能追得回。“行百里者半九十。”国际追逃追赃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必须久久为功,持续发力,让已经外逃的无处藏身,让企图外逃的放弃幻想!

按照中央要求,在市委统一领导下,该市建立了追逃追赃工作协调机制,纪委监委、组织、法院、检察、公安、司法、外事、国安等作为成员单位,密切配合、通力合作,织就了一张天罗地网。如,市外事办公室建立了出国追逃人员审批绿色通道,为追逃追赃工作提供保障。

此前的2015年4月22日,“天网”行动集中公布了针对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国家工作人员、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等人员的红色通缉令,即“百名红通人员”。这份名单中的最早外逃时间可追溯到1996年,最晚截至2014年。

作为追逃追赃的核心成员单位,市纪委监委、市检察院、市公安局组成“天网”联合行动小组,抽调精兵强将,构建起联合行动的“大平台”,从根本上打破个案推进时松时紧、各自为战、信息阻滞等障碍,形成了上下联动、优势互补的良好工作格局,大大提升了工作效率。

2003年3月,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工作人员发现了时任省建设厅副厅长的杨秀珠在任温州市副市长期间涉嫌犯罪的线索。听闻风声的杨秀珠于2003年4月,向所在工作单位谎称母亲有病要回家探望,与其女儿、女婿、外孙女一行四人,在上海浦东机场登上了经由中国香港前往新加坡的航班,开始了她的逃亡之路。

今年年初,该市调配充实专业人员力量,在市纪委监委内设案件协作室,既发挥指挥统筹作用,又行使追逃追赃职能。此外,全市16个区也设立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实现追逃追赃工作“全覆盖”。

2003年6月,浙江省人民检察院以涉嫌贪污罪对杨秀珠立案侦查,同日决定逮捕杨秀珠。当年7月,我国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杨秀珠发布国际红色通缉令。在历时13年7个月的外逃过程中,杨秀珠先后窜逃至中国香港、新加坡、法国、荷兰、意大利和美国,并向法国、荷兰和美国申请“避难”。

成立专班 注重因案施策

2014年,是杨秀珠案追逃历程中的关键一年。当年5月12日,杨秀珠持伪造的荷兰护照,从加拿大多伦多逃往美国纽约。同时,中方向美方提供有关杨秀珠从加拿大逃往美国的线索并提出协助请求。杨秀珠万万没想到,自己刚在纽约落脚一个多月,经过中美联合努力,美方就于6月19日将其逮捕并羁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