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专家破解鬼崽岭石像之谜 古人造石像替罪(图)

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刘卫东认为,其绝对不可能是“石俑”。石俑以及木俑、陶俑都为陪葬品。若是舜帝陪葬物,不可能如此露出地表。“北京城两米之下,才是明代的地层。鬼崽岭处于僻远之处,即使堆积层略薄,舜帝时期的地层也应在十余米之下。”而鬼崽岭石像是地面之物,“是石像”。

第一时期石像标本

有专家认为,石像是墓葬,刘卫东并不同意这种说法。“如果是墓葬,应该埋得很深,不可能只在地下两米。”刘卫东说。他认为,鬼崽岭是一座人工堆砌的祭坛。石像最早有序地排列于祭坛之上,日久天长,周围的土不断被吹来覆盖在石像上,所以才造成石像既有地上、又有地下的局面。


图片 1

刘卫东告诉记者,宋代文献中已能找到对石像群的记载。石像堆不远处,有一块立于清光绪二十九年的石碑,碑文由当地秀才徐咏撰写。碑文上写道:“有奇石自土中出,俱类人形,高者不满三尺,小者略有数寸,奇形万状……然能祸福人、生死人……此阴兵也,夜从山下来,闻鸡鸣而化石……”

石像:整块石头雕刻为人像。石头雕刻人像始于秦汉,石人通常竖立在墓前或坟里。

湖南道县鬼崽岭上数以万计的石像是做什么用的?始建于何时?一直困扰着考古专家。有人认为它始建于汉代,也有人认为建于唐以前,但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副研究员刘卫东在实地考察后却认为,它的修建年代远远比人们想象的早很多。根据风化程度,他判定石像分前后三期。第一批修建于史前文明,不好断代;第二批修建于4000年前,舜帝时代;第三批则建于汉代至元代期间。

湖南省道县位于湖南南部,紧邻广东、广西,地属山河秀丽的南岭地区。道县四周高山环绕,群峰耸峙,东南有九疑山,南有铜山岭,西有都庞岭,北有紫金山。

[名词]

至于第一批石像的营造年代则应该更早。刘卫东认为,这处祭祀场地很可能在舜去世前就存在了。舜在附近去世,使得这个原本成型的祭台又赋予了新的含义。但由于文献的缺失,历史出现断层,最初在此处营建祭台的年代和用途,目前很难说清。

图片 2

2002年,北京社科院原院长高起祥等专家实地考察后,认为此处为祭祀场所,这也是至今比较公认的说法。至于雕刻年代,则众说纷纭——

第三时期石像标本

第三期石像为替罪石人

反驳:替罪石人一般放在寺庙里

图片 3

“鬼崽崽”超万尊

1988年9月,湖南省洞穴考古调查组考察后称,“鬼崽井石像,大部分属战国型扁平人像,可能是战国时期遗留下来的祭祀遗址。”

图片 4

刘卫东对记者说,根据风化程度,他判定石像分前后三期。第一期修建于史前文明,不好断代;第二批修建于4000年前,舜帝时代;第三批则建于汉代至元代期间。

2005年,道县籍的湖南电视台记者周承儒,在他所拍摄的系列专题片与所着《零陵有陵》中,猜测“鬼崽岭是一座虚土山,其实就是舜帝陵。而石俑则是舜帝陵的陪葬品”。

刘卫东认为,前两期石像产生的历史时期比较接近,雕刻手法具有极强的汉以前扁平刻的特点。与目前发现的汉以前石刻不同的是,这些石像的头大多是尖的。由于年代久远,许多石像已被风化如太湖石。至于第三期石像,无论从风化程度还是雕刻方法看,与前两期有着明显的不同。

道县前文化局局长黄福先告诉记者,鬼崽岭将近20米高,合围有五六百米,漫山都是3人都无法合抱的大树。“鬼崽崽”散落其间。这些石像高度在30厘米至100厘米之间。雕刻手法古朴粗犷,由于年代久远,很多已经风化得看不出面目,但仍能从轮廓依稀辨出它们不同的身份。有的身着铠甲,看上去像个赳赳武夫,有的文质彬彬似是个文官,还有的类似唐三彩中的仕女,有的很明显是名孕妇。石像虽然种类繁多,但大部分为坐像,“屈腿”呈“交趾”状,造型夸张,寓意奇特。

石像为何而生,无人清楚。立在鬼崽岭的光绪年间的碑,只证明了书生徐咏看到的情景,他与我们有着相同的疑惑。《道县县志》中关于此,仅有“鬼崽井”的七行记载。“当地人传说是阴兵,视石像为神明,常以血食祭祀。”

鬼崽岭山前两侧曾等距离坐落着白象庙和禹王庙,远处还有娥皇、女英山。刘卫东告诉记者,白象庙中祭拜的白象公,就是舜的弟弟象。《五帝本纪》中有这样的记载:“舜父瞽叟目盲,舜母死,瞽叟娶妻生象。”但这两座庙已于“文革”期间遭到毁坏,如今只能看到一些在田野里的建筑石墩。刘卫东大胆地提出,为祭祀舜而营造的石像很可能是第二期石像,即雕刻于4000年前的石像。

鬼崽岭距离最近的田广洞村大约3公里,山前有一口井名为“喊泉”,一年的水量足够灌溉1800亩稻田。令黄福先纳闷的是,这样一个依山傍水的好地方,千百年来却无人居住。

鬼崽岭距离九嶷山仅35公里。周认为“舜葬江南九疑”,不应是狭义上今日九嶷山,且在九嶷山并没找到过舜帝陵。而永州零陵的来源,当是有陵,“葬于苍梧九嶷山之阳,道县曾就叫营阳”。

第二时期石像标本

石像群所处的位置,属于湖南省道县霖铺镇田广洞村,地处南岭山脉,其中心位置距离九疑山舜帝陵35公里。

反驳:舜帝时期地层在十余米下,陪葬品不可能如此露出

刘卫东认为,第二期石像可能是为祭祀舜帝所造。距鬼崽岭35公里处就是著名的九疑山舜帝陵。据司马迁《五帝本纪》记载:“舜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

猜 测

道县文管所负责人后来回应记者:从发现之日起,我们就认为是一个大型遗址,石像本身就是奇迹,不需要比较,也不需要牵强附会。

“曾经有一位广西的文化局长对我说,这些石像是替罪石人,广西山里有很多。”刘卫东解释说,古时候凡遇到家人生病遭灾,人们往往喜欢雕一个石人代他受罪,这就是所谓的替罪石人。刘卫东告诉记者,由于石头中没有碳元素,目前还很难用科学手段判定这些石像的年代。(记者
龙军 照片均为资料图片)

据了解,目前鬼崽岭古石像群已经被列为湖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正在申请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对于日后的保护和研究,目前文物部门尚无明确说法。

来源:潇湘晨报 编辑:秋痕

刘卫东认为前两期的石像主要用于祭祀,而第三期石像则另有用途。

刘卫东认为,前两期石像产生的历史时期比较接近,雕刻手法具有极强的汉以前扁平刻的特点。与目前发现的汉以前石刻不同的是,这些石像的头大多是尖的。由于年代久远,许多石像已被风化如太湖石。

推测一:祭祀场所?什么年代的?

有专家认为鬼崽岭是墓葬,刘卫东并不同意这种说法:“如果是墓葬,应该埋得很深,不可能只在地下两米。”刘卫东认为,鬼崽岭是一座人工堆砌的祭坛。石像最早有序地排列于祭坛之上,日久天长,周围的土不断被吹来覆盖在石像上,所以才造成石像既有地上、又有地下的局面。

碑文上的文字带有明显的神话色彩,但对于石像群的来历和用途,却语焉不详。

刘卫东曾在一尊鬼崽崽石像胸前发现过一个“舍”字,他亦认为晚期石像,可能为替罪石人,“但一般的替罪石人是搁在寺庙里,扔在鬼崽岭,可能是后人的盲从”。

记者 黄加佳 实习生 袁泉 供图 任南

发布时间: 2010/9/2 8:40:35 被阅览数: 次

刘卫东大胆地提出,为祭祀舜而营造的石像很可能是第二期石像,即雕刻于4000年前的石像。

《汉书·地理志》中称零陵为“信鬼巫,重淫祀”。湖南省文物局老专家谢武经猜测其应为“替罪石人”,其他相邻地域皆有此习俗。据道县文管所调查,在道县清塘镇境内、江永县上江圩乡,回龙圩农场、桃川镇及广西富川县麦岭乡等地亦发现过类似石像,大部分堆积于岩洞内,数量较少,一般仅10至50尊左右;种类比较单一,没有发现将军像、孕妇像和骑马像,只有坐像,与鬼崽岭第三期石像相似,雕琢痕迹清晰,轮廓很分明。

三期石像用途各异

[只是假设]

刘卫东认为,唐代前后,鬼崽岭石像群的来历已经失传,凭着对这片石像的敬畏,人们把新雕刻的替罪石人也放到了这里。刘卫东告诉记者,由于石头中没有碳元素,目前还很难用科学手段判定这些石像的年代。

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副研究员刘卫东认为,最初仅是原始自然的纪念,之后才是祭祀,“整座山就是一座座南朝北的大型祭坛”。他推测:石像群最初就是摆在祭台上的,只是人们渐渐忘记了祭祀的初衷,但形式沿袭下来。

刘卫东认为前两期的石像主要用于祭祀,而第三期石像则另有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