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82岁院士“深潜”南海:“我有幸看到了黑暗世界的一角”

科学精神面面观

“这次‘深海勇士’号西沙载人深潜航次收获很大,我们在南海首次发现了‘冷水珊瑚林’,
看到了海水深处的另外一个世界,也加深了对冷泉口变化的认识,为全面、正确理解南海深部过程提供了崭新的材料和问题。”5月25日,刚刚结束西沙载人深潜航次、回到学校的汪品先院士兴奋地告诉记者。面前的老先生看上去精神矍铄,他饶有兴致地娓娓道来。

82岁院士“深潜”南海:“我有幸看到了黑暗世界的一角”

本报记者 陈 瑜

图片 1

上海5月26日电
82岁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同济大学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教授汪品先结束西沙载人深潜航次、完成三次下潜“壮举”回到上海不足24小时,便应约在同济大学与好奇他此行的媒体碰面。

自己认为顺理成章的一件小事,却引起巨大社会反响。

该科考航次自5月11日起航,至23日告捷,共下潜13次,聚焦于南海西北海域特定目标,开展深海过程的观测、采集与试验,包括冷泉、珊瑚礁台地、峡谷和泥火山等。在这一航次中,年逾八旬的汪品先院士三潜南海,每次下潜观测采样时间都在8小时以上。
我们为我国载人深潜事业的进步感到振奋,也为这位科学大家深海不懈探索的精神深深打动。
成功完成三次深海下潜
“我们说:21世纪人跟海洋的关系在变化,因为人类要开发海洋本身,需要在垂向上进入海洋。我这次特别高兴,因为自己真的是进入了海洋的深处。”说起刚刚结束的这次西沙海域载人深潜航次,老先生的话语中仍溢满兴奋。
航次实施12天,汪品先院士在9天内完成3次下潜。他介绍,此航次上有8位科学家参与科考,每位科学家平均有1.5次下潜机会。他自己原本计划下潜2次,一次是看冷泉,一次是看珊瑚礁。因为冷水珊瑚林的发现,“深海勇士”号增加了一次下潜、一天里下潜两次,为他提供了第三次下潜的机会。

图片 2

“82岁高龄深海下潜3次”,中国科学院院士、同济大学海洋与地球科学学院汪品先教授最近成了“网红”。近日召开的两院院士大会期间,其他院士们不仅为他点赞,还详细询问他的下潜感受。

图片 3

汪品先结束西沙载人深潜航次回到同济大学后第一时间分享深潜见闻感受。 许婧

上世纪70年代末,海南岛西边的莺歌海打南海第一口探井时,汪品先在岸边为石油井做鉴定。之后,他曾乘坐德国船、美国船、法国船共同主持南海科考,这回是第5次。让他感到特别骄傲和激动的是乘坐我国科考船,搭乘国产率高达95%的载人深潜器“深海勇士”号,3次下潜到南海海底。

无惧年迈,连续三次下潜到一千多米深的西沙海底,每次观测采样都要持续不少于8小时,作为一个年逾八旬的长者,身体吃得消吗?

“比想象的效果好,也比预想的容易,没有大家想象的辛苦。”虽略显疲惫,但汪品先仍满面笑容用了近2个小时,深入浅出地给记者讲述了他所看到的深海“爱丽丝漫游仙境”以及他对中国海洋科学未来发展的思考。

从第一次以中国首席科学家身份主持设计20年前的国际大洋钻探航次,到推动我国大洋钻探“三步走”;从推动并主持我国“南海深部计划”,到促成我国建设海底观测网。汪品先说,这些重大事件以及自己真正拿得出手的研究成果,都是60岁以后做的。

图片 4汪品先院士从“深海勇士”号载人舱走出

图片 5

5月29日,记者见到了精神矍铄的汪品先。

“当你看到舱外海底的神奇世界,你就完全沉浸在里面了,只会觉得时间走得太快。”汪品先院士回答说,“载人下潜的代价是很高的,下潜科学家很懂得如何珍惜在海底的每一分钟。”首次下潜出舱时,他感慨道:“就像爱丽丝漫游仙境。”

82岁的汪品先院士搭乘中国科考船下潜南海。 受访者供图。

“其实作为海洋地质工作者,我出海的机会并不多,并不是因为不愿意出去,而是出去一趟取回的样品可以做好多年。1999年大洋钻探航次的样品现在还在分析。”汪品先强调,自己并不认为海洋科技工作者必须不断出海,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有许多同行并不愿意出海。

图片 6

2018年5月11日至23日间,该科考航次共下潜13次,聚焦于南海西北海域特定目标,开展深海过程的观测、采集与试验,包括冷泉、珊瑚礁台地、峡谷和泥火山等。

他回忆起上世纪80年代的一件往事。

对于这位与海洋打了一辈子交道的科学家来说,这已是他亲历的第五次南海的科考。最早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海南岛西边的莺歌海打南海第一口探井时,他在岸边为石油井做鉴定;第2次是1994年南海的第一个古海洋学专题航次,用的是德国船;第三次是1999年,他担任首次南海大洋钻探的首席科学家,用的是美国船;第四次是2005年,同济大学与法国合作举行“马可波罗”航海科考,他还是首席科学家,而坐的是法国船。这回第五次,让他感到特别骄傲和激动的是,乘坐的是中国科考船,而且用国产率高达95%的载人深潜器,下潜到了南海海底。
“深网、深潜、深钻”,是人类进入海洋内部的三大手段。同济大学主持着我国建设海底观测系统的大科学工程,也是我国参加大洋钻探的基地,最近又接连主持南海两次深潜航次,“我很高兴自己跟这三样事情都有关系。”
汪品先院士说。 首次发现“深水珊瑚林”
在屏幕上,一张张高清晰的图片,呈现的就是让汪品先院士兴奋不已的此航次重要发现——“深水珊瑚林”。其中最抢眼的高约两米的为“竹珊瑚”,这是一种鞭子状的生物,下部有节像根竹子,上部弯转卷曲的部分长肉体,拉直后总长可达五六米。

在此航次中,汪品先和中国科学院深海科学与工程研究所所长丁抗一起登上中国自主研制的载人深潜器“深海勇士”号,一共下潜3次,每次下潜观测采样时间都在8小时以上,最大下潜深度达到1410米,发现了以管状蠕虫和贻贝为主体的冷泉生物群,并在玄武岩区发现了以冷水珊瑚和海绵为主体的特殊生物群,为全面、正确理解南海深部过程提供了崭新的材料和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