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当校园遇见古迹——西安校园考古调查

    
 西安高校多、古迹多,当校园遇见古迹,不仅种种传奇令人称道,保护和传承也成为不二的选择。这些掩埋在时光深处的“秘密”,陪伴着一代又一代学子成长成才,也逐渐成为校园文化的一部分。

问题:比如西北政法大学有张汤墓,还有哪些高校挖出了文物.

  当校园遇见古迹

回答:

  ——西安校园考古调查

前段时间正好写过一篇关于西安高校古墓出土情况的文章,正好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西北大学太白校区图书馆与学生公寓七八号楼之间的一片草坪,常常能看到考古系教授陈洪海的身影。今天看来,草坪上仅余一座凉亭显示着这个区域曾经的身份——唐代实际寺遗址。但在陈教授眼中,蔓草青青,掩藏着时光的秘密。

西安作为中国千年古都,先后有西周、秦、西汉、新、西晋、前赵、前秦、后秦、西魏、北周、隋、唐等13个王朝在这里建都。在这里发现点“历史”,比在大街上捡到钱还容易。因此有人说:在西安,要是学校没一两座古墓,你都不好意思说你是西安的大学!”

  草坪下的秘密

西安邮电大学:战国、秦、汉、唐墓密集区

  实际寺,名字今人听来陌生,却与唐高僧鉴真有着深厚的渊源。

虽说西安高校古墓协会会员众多,但是要说哪家古墓数量最多,古墓分布最密集,这第一把交椅,西安邮电大学绝对是当之无愧!

  “唐长安城108寺,实际寺是格外重要的一个寺院。鉴真大和尚就是在实际寺受具足戒。”陈洪海说,“受具足戒,对于僧人等于是拿到了研究生学历。鉴真来实际寺之前就是一位高僧了,来实际寺深造后,学问得到了进一步提高,后来去日本弘扬佛教,成为日本佛教几位重要的高僧之一。”

图片 1西安邮电学院在长安区茅坡征地1000亩,建设新校区。建设过程中,考古工作者在这一区域发现了战国、秦、汉、唐代古墓葬600多座。这里的墓地从东周到唐代皆有,这要是串起来,活脱脱一部中国古代史。强烈建议邮电大学开设战国至唐代史专业,带上学生把600多座墓葬刷一遍,这段历史妥妥的没问题。

  在实际寺之前,这个寺院曾被称为温国寺。唐人韦述《两京新记》记载:“朱雀街西第二街,北当皇城南面之含光门,街西从北第一目太平坊,西南隅温国寺”。实际寺在会昌五年(公元846年)时被毁,后又于唐大中六年(公元852年)重立,改为崇圣寺。

西安财经学院:“六马鞍车”高等级墓葬

  今天的西北大学太白校区,正是《两京新记》中提及的“街西从北第一目太平坊”。“太平坊北面毗邻皇城西南角,东北抵皇城含光门,东邻善和坊,西邻延寿坊,南邻通义坊。坊里四面监街,其格局恰与今天西北大学校园外四周街一致。”西北大学考古系研究生曹锐说。资料显示,太平坊曾为长安城中政治、经济、文化活动的中心地区,人口密集。鼎盛时期,坊中人口600余户。唐代诗人刘禹锡曾有诗为证:“清光门外一渠水,秋色墙头数点山。”太平坊毗邻皇城,遍布达官显贵,当年繁华可想而知。

要论墓葬级别,位于西安财经学院新校区的秦墓无疑是最高的。这座墓是迄今已发掘的“中国第二大墓葬”,也是最大的具有四条墓道的墓葬。西安财经学院新校区建设,陕西的考古人员发现了一座大型秦墓。一件“六马鞍车”的出现,让考古专家兴奋不已。因为按照礼制,用六匹马拉车是天子出行才能享受的待遇。正所谓“天子驾六”。

  为了探求实际寺的真面目,西北大学于1993年组成以戴彤心教授为队长的西北大学校园考古队,对太平坊及实际寺遗址进行了钻探与发掘。他们将发掘成果与文献相印证,大体上搞清了实际寺的范围:即东到学生食堂,西至教学八楼,南到大学南路,北到大礼堂前大片地区。在这个广大的范围内,从1950年以后不断有佛教文物发现。陈洪海教授提供的资料显示,截至目前,实际寺的考古发掘出土文物共计66件(组),其中包括陶瓷、佛造像、瓦当等10类文物遗存。这些考古发现有力地佐证了史料的记载。

图片 2

  据陈洪海介绍,在西北大学三个校区的建设过程中,考古发掘的遗址遗存非常丰富。“上世纪80年代,太白校区盖留学生楼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些遗址,盖其他楼的时候也发现过。太白校区有汉代的墓葬,也出土了一些汉代的随葬品。”

西北政法大学:西汉廷尉张汤之墓

  上世纪90年代,93级考古班的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对当时正在建设的西北大学桃园校区进行考古发掘,发现了唐长安城崇化坊遗址。本世纪初,在长安校区的建设中,西北大学校园考古队对校区的唐墓遗存进行了保护发掘。“整体上看,西大三个校区出土的遗物有比较高的考古价值。为此,学校博物馆专门开辟了一个展室,展示校园考古的成果,让老师和学生近距离地看到我们校园里面丰厚的文化积淀。”陈洪海说。

要说挖出的哪座古墓最”应景“,那非西北政法大学莫属。为啥?法律的祖师爷张汤的墓就在这里。

  如今在西安,校园考古的关注度正渐渐升温。在陈洪海看来,对于这座古城来说,这个考古研究领域格外重要。“西安的地下遗存多,分布面积广、密集度高,和其他城市比,西安高校校园考古需要被更多人关注。”

图片 3

  诸多古迹在新校区建设中现身

2002年4月至10月,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所在西北政法大学南校区进行考古发掘,清理出张汤墓没错,就是那个“酷吏张汤”。这就是天意么!所以当这座墓发现之后,在讲授中国法制史时,只要提到西汉张汤,老师必然会潇洒滴撩一下刘海,自豪的补充上一句——“他就埋在我们学校!”这里现在成为了校园各种传说的发源地,更是很多学生在司法考试前都必须来拜一拜的“福地”。

  今年6月22日,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华清学院校园内的一处建筑工地在施工过程中,发现一座古墓,虽然具体年份还不能确定,但足以令西安考古界兴奋。多年来,在西安高校的建设中多有古墓遗存发现,传奇之处多令人称道。

西交大、西理工:汉代壁画墓

  2002年4月至10月,为配合西部大学城建设,当时的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所在西安市长安区郭杜镇进行考古发掘。在半年的考古发掘中,共清理出战国、秦、汉、唐墓葬88座,其中西汉张汤墓在西北政法大学长安校区首次被发现。

西安高校哪座古墓“颜值”最高?西交大和西理工互不相让。西安目前发现了三座汉代壁画墓,其中两座位于高校中,一座1987年发现于西安交通大学,另一座2004年发现于西安理工大学曲江校区。因为有壁画,可以推断这两座汉墓的主人,地位一定非常的高。汉墓壁画的色彩异常的艳丽,甚至超过了唐代的壁画。西安交大汉墓的壁画中,则保留了迄今为止中国年代最早、保存最完整的二十八星宿图。

  “出土物中有2枚精致的双面穿带印,一枚印文为‘张汤臣汤’,一枚为‘张君信印’,印面径为1.8厘米,即古之所说‘方寸之印’。”西北大学考古系研究生曹锐解释称,两印的出土表明墓主的身份为西汉廷尉张汤。“张汤是西汉廷尉,相当于现在的最高法院院长。这个墓又恰好在今天的西北政法大学校园内,这段历史的巧合确实给人们留下了太多想象空间。”

图片 4

  4年后,西北政法大学长安校区的东南方,西安财经学院新校区开始建设,新校址选在了长安区神禾塬一带。文物勘测中,考古人员发现了一座大型秦墓。虽然墓葬被盗严重,但一件“六马鞍车”的出现,还是让考古专家兴奋不已。“按照礼制,‘六马鞍车’是天子出行才能享受的待遇,正所谓‘天子驾六’。它的出现表明墓主人身份异常高贵。”曹锐解释道。根据《史记秦本纪》“(夏太后)独葬于杜东”的记载,考古专家将墓主人身份锁定在了秦始皇的祖母夏太后的身上。而后出土的其他文物也佐证了这个说法,“这次考古发掘,印证了古文献中有关夏、商、周时期‘天子驾六’之说,怎能不令人兴奋!”曹锐说。

陕师大新校区:唐朝宰相贾耽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