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京官网入口专家谈延迟退休:中国人70%都不可能工作到65岁

  反对延迟退休年龄,最基本的原因有二:一是中国人70%都不可能工作到65岁。二是今后对于中国,压力最大的是就业问题。
  报载:“清华提养老改革方案:2030年退休年龄延至65岁”。在网上找到“清华方案”,细细拜读,其实这个方案中的主体部分,亦即“国民基础养老金+个人储蓄养老金”所谓“二元制”的设计,我是基本赞同的。当然其中有些细节,还可以再讨论。但是,遗憾的是,其中的第五部分“提高领取养老金的年龄”,再次提出从2015年开始,先女后男,到2030年将领取养老金的年龄延迟到65岁。于是就有了以上所说的媒体文章的标题,将公众的注意力再次吸引到延迟退休年龄上。
  记得在6月底,媒体传出消息:“由于就业压力等多重原因,人社部已经搁置延迟退休的思路,仅仅从研究着手,进行学术探讨。”这个说法让公众在“延迟退休年龄”的问题上松了一口气。但是,一个月以后,媒体上再次出现了“最优退休年龄64.14岁”的说法,来源是中国社科院社会保障实验室。几天后,又有媒体登出“推迟5年退休能增加3600亿养老金收入”的长篇报道,据记者说,以上数字又是“根据专家预测”得出的。进入8月,人社部领导们几次谈到关于养老保险制度的“顶层设计”,然后我们就在媒体上见到了“清华方案”。当然,按媒体报道中的说法:“据了解,来自社科院、人大、清华、武大等院校的多个专家团队参与制定了多套改革备选方案,将提交有关部门讨论。”
  从社会政策的理论看,对于政策方案的最终选择,归根结底是一个政治抉择。因此,十分重要的是,既要考虑经济理性,也要考虑人文关怀。这就是说,保险精算是养老保险方案的基础,但不是唯一的依据。决策还必须考虑“国情”,亦即在当前国内经济社会大环境中,这个方案是否行得通。如果一个政策动议被大多数人所反对,那就需要反思这个动议的目标和动机是否有问题。
  反对延迟退休年龄,简言之,最基本的原因有二:一是中国人,无论男女,70%都不可能工作到65岁。一般而言,女的到40岁,男的到50岁,就会进入就业困难期。二是今后对于中国,压力最大的是就业问题,如果大龄劳动力不退出劳动力市场,青年人就业就会受到影响。
  当然,如果能够保证每个在岗的职工都可以踏踏实实地干到65岁,年老体弱者工作单位都会给予适当的照顾,万一失业也会有失业保险托底;同时,青年人就业不会因此而受影响,劳动力市场有足够的就业岗位容纳他们,或者社会上能够有足够的创业机会——延迟退休年龄我们何乐而不为?
  否则的话,给一个忠告:免谈延迟退休年龄。因为大龄劳动力会因为就业、收入的不稳定同时还要缴纳养老保险费而心生怨恨,青年劳动力则会因为就业机会缺乏同时体面的工作更难觅而满腹愤懑。显而易见,这会超出经济社会的范畴,形成政治问题,造成社会的不稳定乃至动荡,其实这是绝大多数中国人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看了“清华方案”,我对其中一些作为政策方案设计支撑的数据也提出一些质疑:
  其一,“清华方案”有个没有明说的假设,就是领取养老金的年限不能超过15年。方案中的表述:“根据精算原理,在平均寿命75岁的条件下,领取养老金的年龄应为60岁,约在2030年中国人均寿命可能达到80岁,领取养老金的年龄将为65岁。”这个“精算原理”恐怕是研究者自己假设的一个条件吧?究竟有什么根据?
  其二,“清华方案”中提出,“约在2030年中国人均寿命可能达到80岁”,有什么根据?国家统计局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详细汇总资料计算:中国的人均预期寿命是74.83岁,到2030年还有17年,每3~4年人均预期寿命就可以长一岁?人均预期寿命其实越是接近峰值提高越慢。从2011年的统计数据看,80岁差不多是目前发达国家人均预期寿命的均值,但美国目前只有78.37岁,韩国只有79.05岁;同时,男性要比女性低5~7岁,也就是说,平均在73~75岁左右。
  其三,“清华方案”提出:从2015年开始,1965年出生的女性职工和居民应当推迟一年领取养老金,1966年出生的推迟两年。也许设计者没有考虑到这里有一个历史的“纠结”。1965年出生的女性,2005年时正值40岁;1960年出生的男性,2005年时正好45岁,他们都赶上了“转制并轨”的末班车。本来苦挨10~15年可以拿到退休金,如果又要推迟一年,同时还要再缴社会保险费,想过他们的感受吗?
  总而言之,延迟退休年龄是一件涉及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切身利益的大事,必须慎重考虑。为什么在提交改革方案的专家队伍中,没有一个组合是反对延迟退休的呢?这能称得上充分征求意见吗?建议人社部找一些反对延迟退休年龄的专家学者(这样的学者恐怕并不难找),让他们也出改革方案,会不会有突破性的进展呢?
  最后,要说明一点,笔者认为,在“清华方案”中,“延迟退休年龄”与“二元制”养老金方案是可以分开的。媒体切忌玩“标题党”,别让“延迟退休年龄”坏了“清华方案”这锅好汤。

  每经记者 李彪 发自北京

备受关注的延迟退休年龄政策的步伐渐行渐明朗。11月15日公布的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

  备受关注的延迟退休年龄政策的步伐渐行渐明朗。11月15日公布的
《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提出,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指出:渐进式延迟退休,这样的提法尚属首次,这是社会保障领域改革的一次全新尝试。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指出:渐进式延迟退休,这样的提法尚属首次,这是社会保障领域改革的一次全新尝试。

郑秉文介绍,从世界范围来看,延迟退休年龄有两种策略:一是弹性延迟领取养老金年龄;二是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

  郑秉文介绍,从世界范围来看,延迟退休年龄有两种策略:一是弹性延迟领取养老金年龄;二是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

两者的主要区别为:前者是“可选项”,秉承自愿的原则;而后者则不然。郑秉文说,“从全世界的实践来看,延迟退休年龄没有一步到位的。”

  两者的主要区别为:前者是“可选项”,秉承自愿的原则;而后者则不然。郑秉文说,“从全世界的实践来看,延迟退休年龄没有一步到位的。”

采取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方向性是很对的,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珍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推行延迟退休年龄的速度,取决于若干要素的平衡。

  采取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方向性是很对的,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珍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推行延迟退休年龄的速度,取决于若干要素的平衡。

延迟退休是趋势

  延迟退休是趋势

近年来,关于延迟退休年龄的讨论不断,学界普遍认为:实行延迟退休是一种趋势。

  近年来,关于延迟退休年龄的讨论不断,学界普遍认为:实行延迟退休是一种趋势。

据了解,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加剧,人均寿命的增加,再加上养老金统筹账户给财政造成的负担不断增大,学界对于推行延迟退休政策的呼声较高。

  据了解,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加剧,人均寿命的增加,再加上养老金统筹账户给财政造成的负担不断增大,学界对于推行延迟退休政策的呼声较高。

人社部发布的《2012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年末全国参加城镇基本养老保险人数为30427万人,比上年末增加2036万人。其中,参保职工22981万人,参保离退休人员7446万人,分别比上年末增加1416万人和619万人。全年城镇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总收入20001亿元,比上年增长18.4%,年末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存23941亿元。

  人社部发布的《2012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年末全国参加城镇基本养老保险人数为30427万人,比上年末增加2036万人。其中,参保职工22981万人,参保离退休人员7446万人,分别比上年末增加1416万人和619万人。全年城镇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总收入20001亿元,比上年增长18.4%,年末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存23941亿元。

然而,累年递增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存额并不能抵消社会对于养老金未来支付压力的担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