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安徽淮北市政府工地发现汉墓

  安徽省淮北市环山东路原总机厂段古墓群位于淮北市第四中学南约20米,淮北市师范大学老校区西约40米,墓群所在地为原淮北市矿务局总机厂旧址北部,处于淮北市古相城城址北部汉墓群分布带上。2016年8月~9月,因淮北市相山区新修建的环山东路从原总机厂段穿过,在开挖下水管道过程中发现汉墓。经批准,由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淮北市博物馆组成联合考古队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

安徽淮北市政府工地发现汉墓
发布时间:2014-09-18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点击率:
淮北市政府二号楼工地位于淮北市相山区,南距淮海路10米,西距孟山路15米。2006年9月建筑施工单位在取土过程中发现了较多汉墓。当年共发掘清理5座古墓葬,其中砖室墓2座,竖穴土坑墓3座,出土各类遗物近百件。目前整理工作已经结束,现将这5座古墓葬的发掘情况简报如下:
墓葬形制
M1:砖室墓。南北走向,门朝北,墓向355°。该墓由墓道、墓室组成,总长4.88、宽1.6米,其中墓道呈斜坡状,长2.4、宽0.95米,最高处距墓底约0.2米,墓室长2.48、宽1.6、残高0.65米。整座墓用青砖垒砌,因施工取土,无券顶砖,墓墙错缝平铺,墙砖为素面,尺寸为27×13.5×5厘米。该墓为双棺墓,头部朝北,两具骨架保存得较差。存放尸体的棺椁早已腐烂,两棺间距为15厘米,长均约2米,东棺宽0.5米,西棺0.61米,厚7厘米。东棺的陪葬器物大多压在头部,可能是当时人们将陪葬器物置于棺上,由于棺材腐烂,形成现在的情形。随葬器物有陶壶4、双系陶坛1、铜镜1、陶甑2、陶灶2、陶鼎1、陶杯1个、陶磨1、陶盘2、陶碗1、窍塞1套,以及铜钱数枚;西棺骨架左手处出土环首削1把,右手处出土铁剑1柄,盆骨处有肛塞一枚及铜钱数枚,其余随葬物多集中在头部,发掘出陶壶1、口含1、耳塞1、陶杯1、陶井1、陶灶1、陶院1、陶磨1、铜镜1、陶盘2、陶碗1。另外在清理墓道时,还出土了陶灶一个。两棺的底部均铺一厚层石灰,东棺骨架的腐烂程度高于西棺。
M2:竖穴土坑墓。东西走向,头向83°。该墓长2.9、宽1.4米,距地表约4.5米。墓室是直式向南扩展,仰身直肢葬,头朝西,骨架保存不完整,左腿骨架以及左肢骨断裂,右肢骨弯曲。埋葬尸骨的洞穴距墓底0.6、宽0.8米,骨架下铺有石灰。仅在头的北部出土了盘口陶壶1个,口含1枚。
M3:竖穴土坑墓。东西走向,头向90°,距地表约5.2米。该墓长2.7、宽1.2米,距墓底约0.5米处向南、北各扩展一个宽0.2米和0.4米的洞穴。该墓为双棺墓,仰身直肢葬,头朝西,并排葬,残留骨架长约1.6米,墓底铺有一层青石灰。墓葬西南角残留几枚牙齿,南洞穴的内壁嵌有一块条石,北骨架头部处还清理出口含1枚,五铢钱数枚。东北处出土陶壶2个,陶勺1个。
M4:竖穴土坑墓。南北走向,头朝南,头向170°,仰身直肢葬。距地表约6.1米,总长3、宽1.4米。骨架已经腐烂,头部出土口含1枚,鼻塞、耳塞共3枚,陪葬器物多置于墓葬的西北角,有陶壶3个,陶磨1个,陶井1个,陶灶1个。
M5:砖室墓。南北走向,墓门朝南,由前室、后室组成。因施工取土,后室仅剩不到二分之一,且墓室的西墙也已坍塌。该墓总长2.3米,其中前室长1.4、宽1.37米,后室残长0.9、宽1.16、残高0.87米,前、后室东西各错开5厘米。整座墓用青砖垒砌而成,采用一顺一丁与三顺一丁相结合的砌法,最下面四层为一顺一丁,最上一层为三顺一丁,顺砖为一直两平交错铺设,墓底有砖,错缝平铺,墙砖与铺底砖形制规格相同,素面,长26.5、宽13、厚5厘米。墓室填土为大量的小石子,陪葬器物多集中在前、后室的交接处,有陶灶1、陶圈1、陶碗1、陶壶1、双系陶壶1、陶磨1、盘口壶4、陶井1、串珠数个。
年代与推断
M1出土的盘口壶与萧县汉墓中破阁汉墓西汉晚期墓出土的盘口壶XPM107:6、XPM161:2器型相同。这种器型多见于西汉晚期竖穴土坑墓中。该墓出土四乳四虺镜与破阁汉墓西汉晚期墓XPM93、XPM94、XPM128出土铜镜相同,该镜流行于西汉晚期。综上可知该砖室墓的年代应为西汉晚期。
M2为竖穴土坑墓,不仅形制较为简单,而且随葬器物也较为单调。这种在墓底铺设石灰层,仅随葬一个陶壶及口含的汉代土坑墓在淮北地区较为常见,具有代表性,应为贫民墓葬。陶罐的型制常见于萧县汉墓中的西汉中晚期墓葬中。因此可判断M2为西汉中晚期墓葬。
M3墓葬形制及随葬器物的种类和数量与M2都较为接近,出土的陶罐与M1出土陶罐器型相同,可知该墓也应为贫民墓葬,墓葬年代也应为西汉晚期。
M4出土的盘口壶与萧县汉墓中破阁汉墓出土盘口壶XPM141:7器型相同。盘口壶与萧县汉墓中的车牛返汉墓出土盘口壶XCM3:1器型相同。这种大平底的罐或壶盛行于西汉晚期。模型明器中的灶、井、磨从西汉中期开始一直流行到东汉,综合判断M4应为西汉晚期墓葬。
M5砖室墓一顺一丁与三顺一丁相结合的砌筑风格为东汉所常见,应为券顶砖室墓。出土的4个双系盘口壶为东汉时期典型器型,明器组合陶楼、圈、灶、磨、井、碗等也常见于这一时期,其中陶楼这种仿建筑类明器在这一地区大多出现于东汉中晚期墓葬。因此可判断M5为东汉中晚期墓葬。
这5座墓葬虽然规格都不高,但随葬器物较为齐全,基本没被盗扰,具有一定的时间连续性,从西汉中晚期到东汉均有。M1出土的盘口壶及四乳四虺镜常见于萧县汉墓中的西汉晚期竖穴土坑墓中,但却多次在淮北相城地区西汉晚期的砖室墓中发现,一个侧面可以说明作为沛郡郡治的相城由于经济比周边发达,在葬俗上虽陪葬品相同,但城内富人已开始使用砖砌墓室。而贫民墓M2、M3则较为简单,仅随葬陶罐及反应宗教信仰的口含,口含的材质又较差。同为一个时代一个地点的墓葬,贫富悬殊却如此之大。这批墓葬的发掘对于研究淮北地区的葬俗以及汉墓考古提供了具有一定价值的实物资料。
(《中国文物报》2014年9月12日8版 淮北市博物馆 胡均)

图片 1

M20 出土的错金嵌玉铜带钩

  发掘收获

  此次考古发掘仅限于面积约6000平方米的环山东路原总机厂段路基范围内,共发现古墓葬27座,编号M1~M27,有6座墓葬因前期取土损毁较严重,实际考古发掘清理古墓葬21座,其中土坑墓16座、砖室墓3座、砖石墓2座,发现各类文物50余件(套)。

  土坑墓 共16处,分为双人合葬竖穴土坑墓、单人葬竖穴土坑墓。

  双人合葬竖穴土坑墓
仅见M14一座。为合葬双木棺竖穴土坑墓,方向352°。开口平面呈长方形,墓壁粗糙,斜直壁,平底。墓口距地表残深0.18米、长3米、宽1.7米。墓底距地面深1.73米,墓底长2.8米,宽1.5米。在发掘过程中墓底发现比较明显的木棺痕迹。西侧人骨保存较好,系仰身直肢葬,东侧人骨保存较好,膝盖以下部位腐朽不见,残长约1.40米。随葬器物皆置于棺内,器物分别为银器2件、铜带钩1件、铁剑1把、铜钱若干、口含2块、铁刀1把,青铜印章1个。

图片 2

M7 出土的研板

  单人葬土坑墓15座,以M13为例说明。M13为竖穴土坑墓,方向270°。因前期取土破坏墓口露出,开口平面呈长方形,斜直壁,平底。开口长3.05米,宽1.02~1.84米。墓底平面略呈“T”字形,墓底东头向南北扩展,陪葬品置于墓底东头即墓主人脚的东部。墓底距地表残深0.56米、长3.05米、宽0.72~1.25米。墓葬底部有熟土二层台,长2.70米、宽0.15米、高0.50米。葬具朽无,无法判断葬具形制。人骨架保存稍完整,头向西。随葬品位于墓底东头头箱内,分别为陶罐2件、陶盒2件、陶鼎2件、陶壶2件、铜钱2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