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月薪超万元高收入人群 对生活提高信心最低

新葡京官网入口,样本构成:

根据中国民生指数课题组的调查,多数民众对目前的生活状况持积极乐观的态度,基本满意”和“很满意”两者相加的比重为54.1%,并呈现出城镇本地居民的满意度高,单位负责人和部门负责人的满意度高,受教育程度越高对生活满意度越高等特点。

中国人民大学;发展信心

此次问卷调查共回收问卷5020份,样本有效率91.27%。

满意度调查;社会民生;收入水平;城乡居民;子女教育

昨日上午,中国人民大学发布了中国发展信心调查。结果显示,中国民众对未来发展整体信心坚定,70.8%表示对我国未来几年的医疗改革有信心。民众对生活水平满意度较高,但月收入高于10000元的高收入人群对生活提高的信心最低。

男性受访者占58.53%,女性占41.47%。

根据中国民生指数课题组的调查,多数民众对目前的生活状况持积极乐观的态度,“基本满意”和“很满意”两者相加的比重为54.1%,并呈现出城镇本地居民的满意度高,单位负责人和部门负责人的满意度高,受教育程度越高对生活满意度越高等特点。然而城乡居民对民生问题也呈现出一些关切点,主要在以下几方面:

农村居民的发展信心好于城市居民

年龄构成:18岁以下的受访者占8.07%;18-39岁占79.28%;40-59岁占11.63%;60岁及以上占1.02%。

城乡居民最不满意的是收入水平和食品安全问题

今年的调查结果显示,中国民众对未来发展整体信心坚定,2015年得分为80.9,相对于去年和前年都略有提升。但民众在健康、教育、生活水平、社会环境四个具体方面的信心略有下降。不同人群对未来发展的信心存在一定差异:学历越高,对社会发展的信心越弱;农村居民的发展信心好于城市居民;23—30岁的人群发展信心最弱,其次是31-40岁,1980年代前后出生的人群的发展信心值得关注。

学历构成:初中及以下的受访者占5.88%;中专/职高/技校/高中占25.63%;大专占28.33%;本科占33.35%;研究生及以上占6.81%。

在8000户受访对象中,对收入水平不满意的共2583人,占比为32.3%;对食品安全不满意的比重为24.5%。这两项的不满意比重很高。

受访者的健康信心相对较好,与往年持平。受访者对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满意度高达80.6分,对自己的健康状况评100分的占27.2%。具体信心方面,受访者对看病便利、医疗保障、医疗改革方面的改进较为肯定,但发展信心指数较2014年有小幅下降。63.6%的受访者认为看病条件与过去相比有所改善;65.1%认为现今的医疗保障比过去有所改善;70.8%表示对我国未来几年的医疗改革有信心。

就业状态:在职工作的受访者占63.75%;全日制学生占16.55%;非固定工作的占4.76%;一直无工作或失业的受访群体占7.57%;其他占7.37%。

除外资企业员工和个体工商户对收入水平的满意度较高外,其他就业群体对收入水平不满意的比重都较高。例如,37.4%的农民、34.3%的党政机关从业人员、44.0%的社会团体员工、33.7%的民营企业员工和31.7%的国企员工对收入水平表示不满意。根据调查结果,有23.8%的就业人员对自己的工作不满意,不满意的最主要原因是收入低。

受访者对中国教育发展的整体信心有所下降(65.6,比去年下降1.74%),但受访者对教育的信心仍然较高。高教作用、教育效果、教育改革几项信心指数的得分仍明显高于70分,67.9%的受访者对所在地的学校教育感到不同程度的满意。个体经营者和其他就业者的教育信心最弱,其次是企业、行政机关及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离退休人群和在校学生对教育的信心最强的。农村受访者对学校教育、教育效果和教育改革的信心远大于城镇受访者,农村居民对我国未来的教育改革有着较高期待。

月收入构成: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的受访者占10.32%;2001-5000元占27.49%;5001-8000元占33.96%;8001-12000元占18.51%;12001-15000元占6.11%;15001元以上占3.61%;

城镇居民对食品安全问题的不满意比重尤其高。37.1%的城镇居民表示对食品安全最不满意,党政机关就业人员的这一比重为39.7%,事业单位、国有职工和外资职工的不满意比重分别为48.5%、43.0%和48.2%。近年来,各种各样的食品安全问题,引发了社会对食品安全的忧虑和高度不满。

户籍情况:以日常所在地为区分,户籍为本地城市的受访者占55.16%;本地农村占28.88%;外地城市占10.38%;外地农村占5.58%。

食品安全问题还反映了当前对商品质量的监管薄弱。根据问卷统计,在过去一年中,共有35.2%的农村居民和41.4%的城镇居民在日常生活中买到过假冒伪劣产品或者质量有缺陷的商品,而且不少还有过2次或2次以上这样的情况,说明我国的销售市场环境仍然需要进一步大力整顿。

重要发现:

子女教育、食品支出和住房是民众感觉支出压力最大的项目

·整体而言,尽管体现冲突、对抗、不和谐的“负面题材”受到较多关注,公众自身仍然表现出良好的温暖姿态。

根据调查结果,子女教育支出是家庭最沉重的负担。在接受访问的所有家庭中,近四分之一的家庭认为子女教育支出的压力最大,而有上学子女的家庭中,这一比重更高,达到38.9%。这说明虽然我国普及了义务教育,但在择校和各种选拔考试的压力下,各种辅导班、课外班层出不穷,给家长造成了沉重的负担。

·我国公众的社会温度指数得分水平较高,个体效能感的高低可能是导致公众的社会疏离体验差异的重要因素,过高的效能感可能会带来“假性温暖”。

食品是仅次于子女教育的支出负担。食品作为最基本的必需品,其占支出的份额是反映生活水平的重要指标。随着家庭收入水平提高,恩格尔系数一般呈下降趋势。19.2%的受访者感觉食品支出负担重,说明这些家庭的生活水平还较低。

·社会冷漠水平越高,个体的温暖程度就越低,这种情况下个体会采用比较直接的方式来否认自己的责任。但是,社会温暖过高带来的影响同样不可小觑,温暖程度偏高的个体会以比较隐晦的方式来否认自己的责任。

近五分之一的家庭认为住房支出压力最大。城镇本地居民中,50.9%的租房户认为房价太高,即使是已经购买住房的人群中,也有40.8%认为房价太高。对于没有城镇户口的务工人员来说,约40%的居民认为房价太高。调查中,不少城乡居民对住房保障状况不满意,国有企业职工中,有31.1%的人对住房保障不满意,而民营私营企业、外资和合资企业的这一比重分别为27.8%、37.3%。

·不同群体之间的社会温暖程度存在差异,进城务工人员的温暖程度低于农村居民和城镇居民,从而出现温暖程度的分离效应。

·社会冷漠产生和滋长于社会是客观存在的。应从道德文化建设、法律保障、舆论引导等多方面入手应对社会冷漠,尤其要关注进城务工人员的心理建设。

社会冷漠或者社会疏离,主要反映出个体从内心深处感受到了其他人的情感疏远、人际关系淡漠,甚至对自己都具有陌生感。当个体与周围的人、社会、自然以及自己的各种关系网络,由于正常的关系发生疏远,甚至被支配、控制,从而会导致个体产生不可控制感、无意义感、社会疏离感等消极的情感。冷漠已经成为当今社会中一种可辨识度极高的标签。此外,对于处理这些事件且需要直接面对和回应公众的有关部门,还存有“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象,这更是一种不把群众放心上、漠视规章制度和懈怠职责的冷漠。以上种种现象经过媒体,尤其是自媒体的传播和不断发酵,会导致消极情绪滋生蔓延,社会凝聚力和向心力也将会遭受到巨大冲击,不仅不利于培育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积极向上的社会心态,也有悖于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为进一步树立正确的价值引导以消散民众社会冷漠现象,人民论坛问卷调查中心通过对公众4个领域(自我、人际、家庭、工作)的效能感知、价值排序和行为取向进行深度调查,对当前公众的疏离状态以及冷漠现象的产生原因、危害进行分析,并针对如何规制和消散公众社会冷漠现象提出尝试性解决途径。

尽管体现冲突、对抗、不和谐的“负面题材”受到较多关注,公众自身仍然表现出良好的温暖姿态

调查结果显示,社会温度指数得分总体较高,公众表现出良好的社会温暖态度。本次调查通过逆向的评分处理方式(得分越低,代表冷漠度越高;一般而言,公众的得分分布通常在60-90分的区间之内较为合理,低于60分,说明个体对社会的疏离程度高;而高于90分,则表现为“假性温暖”,即感觉很热情,但其实并不利于增加人际交往的可能性)来衡量公众的社会冷漠状况。本次调查发现,社会温度得分为88.09分。同时,当被问及“根据您的经历和感受对当前的社会凝聚状况做一个整体的评估,您认为当前的生活温度有多高”受访者给出的平均分高达9.61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