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手工业考古的理论与实践——以临淄齐故城汉代铜镜铸造业考古为例”纪要

   
应日本国立历史民俗博物馆的邀请,2009年1月23日至28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白云翔研究员和夏商周研究室副主任徐良高研究员赴日参加了由日本国立历史民俗博物馆主办的“学术创新研究‘弥生农耕的起源与东亚——碳14测年的高精度编年体系建构’2009年年度报告会”。与会学者主要是日本方面研究碳14测年和弥生时代考古的专家,以及来自中国和韩国的相关专家学者。会上,白云翔作了题为《汉代临淄铜镜铸造研究的收获与启示》的演讲,徐良高作了题为《‘武王伐纣’年的推定》的演讲,分别介绍了对临淄汉代铜镜业研究及其启示和中国“夏商周断代工程”中关于“武王伐纣”年代的研究思路和成果。由于这两项研究对于日本方面关于弥生时代的年代学研究具有重要的参照和借鉴作用,在会议上引起了特别关注和兴趣。
   
会议期间和会后,还分别参观了国立历史民俗博物馆的碳14测年制样室、国学院大学考古研究室和博物馆、名古屋大学博物馆和碳14测年制样和加速器实验室等。

  2017年9月~12月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原副所长白云翔研究员连续三次应邀赴韩国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并到有关大学作学术报告。

2018年10月31日下午,“考古广州·名家讲坛”2018年第6讲在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举办。原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白云翔研究员应邀来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做了题为“手工业考古的理论与实践——以临淄齐故城汉代铜镜铸造业考古为例”的学术讲座。讲座由朱海仁院长主持。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全体业务人员及部分文博单位同行、高校师生聆听了讲座。

图片 1

  一、参加考古学视域下三韩时代的东亚文化交流国际学术讨论会

图片 2

图片 3

  
  应韩国釜山博物馆邀请,白云翔研究员于2017年9月21日~23日赴韩国釜山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并进行学术访问。为了从考古学上探究三韩时代(大致对应中国的秦汉时期、日本的弥生时代)的东亚文化交流,由韩国釜山博物馆和日本长崎县埋藏文化财研究中心联合举办的“考古学视域下三韩时代的东亚文化交流国际学术讨论会”于2017年9月22日在韩国釜山博物馆举行。当地文物考古人员、学生和市民100余人参加了会议。会上,中日韩三国的4名学者先后作学术报告,分别从陶器、铁器和铜镜等方面对当时东亚地区的古代文化交流进行了探讨。白云翔研究员作了题为《铁器与古代东亚的文化交流》的学术报告,并参加了公开集体讨论。在韩国期间,白云翔还到庆州新罗古坟考古工地、庆州博物馆、福泉博物馆等地进行了现场调研,同当地学者进行了广泛交流。

讲座回顾

 

 

讲座内容分六部分。白云翔研究员首先介绍了手工业考古的提出及要义,包括定义、年代、分类、研究内容、研究方法等。随后,白云翔研究员集中阐述了汉代铜镜铸造业的考古研究,介绍其研究意义及背景、研究方法与技术路线。具体以临淄齐故城汉代铜镜铸造业考古为例,详细地介绍其考古研究历程及初步认识。最后总结了目前汉代临淄铸镜业手工业考古研究的进展与问题,以及对手工业考古的思考与期待。

图片 4

图片 5

白云翔研究员作学术报告

什么是手工业考古?

 

白云翔研究员指出,手工业考古(Archaeology of Traditional
Industry)是考古学的一个分支,指近代工业革命前各种加工制造业和矿业等传统工业的考古学研究。手工业考古研究的年代上限为人类文化的产生,下限一般以公元18世纪欧洲近代工业革命发生为界。在中国,下限暂定在19世纪末。

图片 6

史前时代至近代工业革命之前的手工业,根据其生产内容,结合产品用途大致可分为石器工业、木器加工业、骨角蚌器加工业、陶瓷烧造业、采矿业等25个大的门类。研究内容包括10个方面:原材料研究、生产工具和生产设施研究、工艺技术和生产流程研究、产品研究、产品流通和应用研究、生产者研究、生产经营方式研究、产业布局和产业结构研究、社会经济研究、社会文化研究。关于手工业考古的研究方法,一方面强调考古学基本研究,即通过田野考古获取手工业遗迹、遗物和其他有关信息,运用考古地层学、类型学、文化因素分析法、考古遗物产地推定法等基本方法,对各种实物资料进行分析、判断和解释。另一方面强调多学科合作,包括与文献史学、现代科技分析、科技史、人类学等结合以及开展模拟实验研究。

白云翔研究员参加集体讨论

临淄齐故城汉代铜镜铸造业考古的历程与进展

 

第二至五部分展开介绍了临淄齐故城汉代铜镜铸造业的考古研究。

图片 7

白云翔研究员介绍了汉代铜镜铸造业考古的意义与背景。他指出,铜镜是古代文明的重要物质载体。汉代铜镜铸造技术是当时青铜冶铸技术的代表,已成为独立的手工业门类。但是,铜镜铸造和生产相关的遗迹和遗物长期没有发现。汉代铜镜铸造工艺技术在总体上长期若明若暗,铜镜生产的研究也长期处于空白。因此,要科学地、实证性地解决汉代铜镜的制造过程、工艺技术、产地、经营、流通和传播等问题,关键在于铸镜遗迹和遗物的考古发现和科学研究,尤其是铸镜作坊址的考古发掘和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