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中国何以稳定》解答这个时代的重大问题

进入专题: 中国政治
  威权韧性
 

进入专题: 政治体制
  六权分工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理解中国”丛书系列之《中国何以稳定》本网记者吴文康/摄中国社会科学网讯12月
13日,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主办的国家能力与社会稳定研讨会暨《中国何以稳定》发布会在京举行。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社长赵剑英介绍新书情况,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张翼,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情报研究院院长张树华,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袁正清,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研究员周少来,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干春松。本书通过撷取中国基层政治中的六个故事,即:对新社会阶层的吸纳、县级人民政协、统一战线、基层协商治理、维护大学校园稳定,以及基层社会面管控工作,反映中国平衡运用国家弹性和刚性两方面力量维护政治和社会稳定的重要经验。

裴宜理 (进入专栏)
 

鄢一龙 (进入专栏)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院;稳定;院长;政治;中国共产党;记者;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基层;教授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裴宜理(Elizabeth J.
Perry),哈佛大学亨利·罗佐夫斯基政治学讲席教授、哈佛燕京学社社长。

  

出版座谈会现场图 本网记者吴文康/摄

   本文系裴宜理教授为阎小骏教授新书《中国何以稳定:来自田野的观察与思考》所作的序,题目为编者所加。

   摘要:本文提出了中国政治体制“六权分工”的新概括,即党中央的领导权、全国人大的立法权、国务院的行政权、人民政协的协商权、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司法权、中央军委的军事权六项国家权力的分工体制,它是基于职能的分工体制,而不是分立体制,党的领导统合是分工体制的基础。六权分工体制是在长期实践过程中探索形成的,渊源于革命战争时期,党的八大开始奠基,文革期间受到了破坏,改革开放后,开始恢复重建,并不断完善。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12月13日,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主办的国家能力与社会稳定研讨会暨《中国何以稳定》发布会在京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理事长孔丹出席并讲话。

   沉思网网受权发布,转载须取得授权。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社长赵剑英介绍新书情况,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张翼,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情报研究院院长张树华,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袁正清,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研究员周少来,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干春松,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院长孙涛等就新书内容和国家能力与社会稳定等问题展开研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总编辑魏长宝主持会议。

  

   关键词:六权分工 中国政治体制 三权分立
党国体制

《中国何以稳定》隶属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推出的“理解中国”丛书系列。作者阎小骏,系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北京大学法学学士、硕士,现任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副教授。新书汇集了作者自2005年以来在华北、中南和华南基层进行的大量田野调查研究的成果,以鲜活丰富的材料有力回答了近年来西方学界力图解答的这一问题。本书通过撷取中国基层政治中的六个故事,即:对新社会阶层的吸纳、县级人民政协、统一战线、基层协商治理、维护大学校园稳定,以及基层社会面管控工作,反映中国平衡运用国家弹性和刚性两方面力量维护政治和社会稳定的重要经验。
作者认为,中国之所以稳定,关键在于中国共产党能够以高度适应性和学习能力顺应时代变化,在治国理政中有效掌握并运用国家弹性和刚性力量
,并通过不断对内观察分析和对外学习吸收来进行适应时代要求的调整和创新。这亦为破解发展中国家在经济社会急速变化条件下进行政权建设、维护政治稳定这个世界性难题提供了具有中国特色的解决方案。

图片 4

  

哈佛大学亨利·罗佐夫斯基政治学讲席教授,哈佛燕京学社社长裴宜理(Elizabeth
J.Perry)在新书的推荐语中说到:“阎教授的作品回答了我们时代最重大的问题之一——中国共产党究竟是如何在快速而深刻的经济和社会转型中保持总体政治稳定的。”

*裴宜理教授

  
当代中国政治体制是基于中国国情,在长期实践探索过程中而形成的。党的十七大将其概括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1],但尚未形成统一概念的表述。西方学者是将中国政治体制是视为普遍政体理论的某一类型而描述的,而这又是以西方为中心参照的,是作为现代西方政体的对应类型而加以描述的。

  
在过去的数十年中,阎小骏教授始终孜孜不倦地在中国城乡开展极富开创性的田野调查研究工作。这部着作,将阎教授在其多年田野工作中所积累的宝贵所得汇集成编——其中绝大多数成果都曾以英文在国际主要学术期刊上发表过,并获得学界认可;此次以繁体中文形式出版,必当引起广大华文读者的浓厚兴趣。对于任何真切关心中国基层政治动力及其对政权稳定之影响的人士而言,本书都理应是必读书目。

  

  

  
本文尝试通过梳理中国政治体制实际运行架构,将中国的政治体制概括为领导权、立法权、行政权、协商权、司法权、军事权六权分工体制,并通过梳理党的中央机构组成的变迁,来梳理“六权分工”体制形成过程。

  
阎小骏所从事的极富前沿性的田野工作,一开始便集中于改革开放时代中国共产党为吸纳具有潜在不稳定可能的新型社会群体所进行的政治实践。中国共产党基层组织将农村私营企业主擢拔为村党支部书记即是这些实践中的一例。这些“企业家型村支书”的教育背景和从商经验都使他们比传统一代的“贫下中农干部”更能适应改革开放时代中国基层变化了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环境。中国共产党的统一战线及其组织平台——人民政协,则是另外一个例子。统一战线和人民政协为国家和社会之间的政策协调提供了平台,亦为党和政府观察及有选择地赎买社会菁英提供了渠道。在过去近四十年时间里,中国社会在“改革开放”的旗帜下经历了深刻变迁,也因之而孕育出各种具备潜在政治威胁性的新社会力量。充分理解和准确评估中国共产党识别、吸收与化解这些新社会力量的能力,实乃是了解中国政权韧性之关键环节。

  

  

   一、中国政治体制的争论

  
政权巩固性的另一个紧要环节自然需从国家机器自身中寻找。近年来,阎教授的研究视界逐步从政治吸纳转移到政治控制,其聚焦点在于中国党和政府为了预先防范大学生和其他关键社会群体中可能出现的不稳定因素而逐步建设起来的社会面管控机制。在大学校园方面,阎小骏的研究展示了诸如政治辅导员、思想政治教育、学生社团管理以及敏感期管控等一系列重要措施如何有助于提高中国大学生群体的政治稳定度。而在农村地区——亦如阎教授所解析的那样——地方维稳系统更是由干部考核机制、潜在社会矛盾识别和管控机制、社会纠纷调处机制,以及不同层级、不同辖区的党政部门相互密切配合协调而构成的一个极为复杂的制度性网络。

  

  

  
广义的政治体制概念涵盖了政治制度的各个方面,既包括政权组织形式,还包括国家与社会,国家与人民的关系,在中文文献中与经济体制改革对应,通常用于政治体制改革的讨论;狭义的概念就是指国家权力的配置方式,西方文献源流中主要是指称政府组织形式(form
of government
),马克思主义文献通常指国家政权的组织形式,二者并无实质区别。本文是在狭义上使用政治体制一词。

图片 5

  

*阎小骏教授,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北京大学法学学士、硕士。现任香港大学政治与公共行政学系副教授。

  
中国政治体制的官方表述可以追溯到党的十三大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与“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政治协商制度”,到党的十五大加入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表述,党的十七大报告以来又加入了“基层群众自治制度”。这一官方表述也是政治教科书与中国学者普遍接受的观点。[2]

  
阎小骏教授的新着在关涉中国共产党执政稳固性的一系列复杂而又相互重叠的关键问题上提供了广博而深刻的知见。在这方面,他所采用的研究方法与西方政治学家当前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流研究径路相当一致。尽管过去几代政治学家都曾试图将中国与其他发展中国家进行对比,这种对比当下恐怕已经绝少再被提及(唯一的例外是印度;印度与中国相似的人口和国土规模仍使学者们有兴趣对这两个亚洲大国的不同发展战略进行对比)。今天,无论是比较政治学学者还是中国政治专家都更可能将中国与其他过往或尚存的社会主义国家或者更广泛意义上的威权主义国家进行比较,以寻求解答关于政权适应性和政权韧性(而非经济发展的成功与失败)的诸多疑问。当下,如何解释中国政治体制所呈现出的非同寻常的稳固性,已经日益引起西方政治学家的广泛兴趣。一些西方学者(如Sebastian
Heilmann和Elizabeth J. Perry,Steven Levitsky和Lucan Way,以及Daniel
Koss等)试图用中国共产党过去的革命战争经历来解释当前其强大的适应能力;另一些学者(如Bruce
Dickson,Kellee Tsai和Teresa
Wright等)则专注于新的社会力量——尤其是企业家群体,被成功吸纳进党国体制的不同方式和渠道。还有一些学者(如Andrew
Nathan和David
Shambaugh等)为中国共产党统治的灵活性和韧性提供了制度主义解释。亦有其他一些学者(如Wang
Yuhua和Carl
Minzer等)试图了解在2008年之后支撑中国安全体制的国家强制力量的运作机制。阎小骏的着作分别探究并充分确认了以上所有这些因素的重要意义。

  

  

  
这一表述是符合中国政治实际的经验概括,但是尚未形成统一的理论框架。同时,并未准确描述中国共产党所处的国家核心领导地位,党的领导并不仅仅是基于党际的领导,而是对于整个国家的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