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统编义务教育三科教材9月启用 教育部:定期修订

图片 1

图片 2

记者8月28日从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获悉,从2017年秋季学期起,全国数百万就读于起始年级的小学生和初中生,语文、历史、道德与法治3个科目将统一使用“教育部编义务教育教科书”,现行的“人教版”、“粤教版”、“苏教版”、“北京版”等版本教材将逐步被取代。

2017年8月31日,福州市仓山区第五中心小学一年级新生展示刚领取的语文统编教材。张斌(福建分社)/中新社/视觉中国

统编义务教育三科教材9月启用 教育部:与时俱进、定期修订

据悉,根据中央对三科教材统编统用、三年实现全覆盖的要求,教育部历时五年,统一组织新编了义务教育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教材,2017年秋季学期起,全国所有地区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使用统编教材,2018年覆盖小学初中一、二年级,2019年所有年级全部使用统编教材。

国家统编义务教育教材:漫长的改革

央广网北京8月28日消息(记者沈静文)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从2017年的秋季学期也就是9月1日起,教育部统一组织新编的义务教育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三科教材,将在全国所有地区初始年级投入使用。新教材历经五年编审,会让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的第一课和过去有什么不同?

教育部部长助理、党组成员、教材局局长郑富芝介绍,党中央、国务院历来高度重视教材建设,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对教材建设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明确提出教材建设是国家事权,要健全国家教材制度,成立国家教材委员会,要重点编好中小学三科教材,实行国家统编、统审、统用。

16开大小的书页上,“天地人”“你我他”六个黑色楷体字分两行横在正中间,占据了纸张的1/3。其他部分,几乎留白。

在内蒙古鄂尔多斯,袁女士家的“小豆包”刚刚领回人生中第一套小学课本。袁女士首先翻开了语文教材,发现其中一改过去先学拼音的传统,第一篇是识字课文“天、地、人、你、我、他”。袁女士说,“从一开始就学习汉字到拼音这块,挺好的,有助于孩子的幼小衔接,因为孩子在幼儿园的时候,就是图文识字,不太接触拼音。先学汉字再学拼音,孩子也容易理解。”

统编的三科教材注重立德树人,让青少年从小打好中国底色,落实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强化革命传统教育,注重法治精神培育。

近一个月前,在新学期的第一节语文识字课里,吉林大学附属小学一年级新生捧着课本,跟着教师耿玉苗学习了这六个生字。课本竖在课桌上,足够遮挡住孩子们的大半张脸,斗大的字周围没有拼音,他们望着这些笔画构成的汉字没有陌生感,读了一遍又一遍。

根据中央对三科教材统编统用、三年实现全覆盖的要求,2017年秋季学期也就是今年9月1日起,全国所有地区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使用统编教材,2018年覆盖小学初中一、二年级,2019年所有年级全部使用统编教材。

以最受关注的语文为例,采取“语文素养”和“人文精神”两条线索相结合的方式编排教材内容,“语文素养”重在听、说、读、写基本知识和能力,“人文精神”重在选文的思想性,发挥语文学科独特的育人价值,以文化育人。小学一年级一改以往模式,变成先认字,再学拼音,降低了拼音教学难度;材所选古诗文数量有所增加,整个小学6个年级12册共选古诗文132篇,占所有课文选篇的30%;初中古诗文124篇,占所有选篇的51.7%,语文教材还收录了大量革命传统经典篇目,如《纪念白求恩》等经典篇目,小学约40篇,初中40篇。

这是教育部统编的新教材,从今年9月1日开学后全国通用。这次一起统一改用“教育部编义务教育教科书”的,是义务教育一年级和七年级的语文、历史、道德与法治这三门科目的课本。出版发行单位为人民教育出版社。

作为语文教材的主编,北京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中文系教授温儒敏说,家长们首先注意到的拼音和识字顺序的变化并非偶然的编排。这次新教材把拼音的教学往后推了一个多月,看起来好像是教学顺序的调整,实际上也体现一种理念,也就是说汉语拼音只是整个语文教学体系中的一个工具。套教材一开始,课文就是“天、地、人、你、我、他”,很大的楷体字,要帮助孩子们建立对汉字原初的感觉。一上学第一印象就是汉字,而不是拼音b、p、m、f,还要考虑到现在很多小学一年级开始学英语了,英语跟b、p、m、f混在一起也很困难。

按照中央要求,义务教育阶段原品德课将调整为“道德与法治”,小学和初中“道德与法治”教材分别编写了法治教育专册教材。历史新教材注重国家主权和海洋意识教育,强化全民族抗战14年的历史概念。

先识字再学拼音,是语文新教材的一大改变。此外,一些曾经被取消的老课文复出,小学课本中的古诗文篇目也相较先前增加了60篇。

“拼音只是辅助学汉字的工具,它不是目的。”这句话可以推及所有科目。字斟句酌的课本,字句之外寄托家国深意。教育部部长助理、教材局局长郑富芝表示,义务教育三科教材编写团队集全国知名学科专家、优秀教研员和一线教师,人数超过140人。成稿的教材在广泛征集机构、专家和一线意见后,实行四审制度。

重点

在统编的历史教材里,辛亥革命从以往“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的表述,被改为“完全意义上的近代民族民主革命”。另外,教材完整介绍了中国14年抗战的历史,并突出国家主权意识和海洋意识的教育。关于道德与法治科目,在小学的课本里涉及到30多部法律法规,初中课本则有50多部。

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专家工作委员会秘书长田慧生介绍,对统编三科教材的审查,从根本上是要把好教材的政治关、理念关和科学关。审查教材的思想性,以保证教材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确保国家意识形态安全;审查教材是否注重学思结合,是否注重知行合一,是否注重以学生为本;审查教材是否符合学生认知规律,内容是否准确,容量是否适当,难度是否适宜,选材是否是学生终身发展必备的最基本内容和社会发展的新成果,编排是否体现整体性和系统性。

语文

这些教材的编审过程进行了五年。从2012年开始,教育部根据中央要求,统一组织调集140多位全国学科专家、教研员和一线教师组成团队开展编写工作,最后以“编审分离”的方式审核。根据教育部规定,2018年统编教材将覆盖到二年级,2019年则是义务教育阶段所有年级都将使用三科统编教材。

德育为先、立德树人,贯穿统编三科教材的始终。历史教材主编、首都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叶小兵介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渗透在历史教材中,教材同时突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革命传统教育、民族团结教育、国家主权和海洋意识的教育以及国际理解教育。

选文增加传统文化篇目

国家认知

新教材如何破解“基本靠背”的学习方法?叶小兵说,历史是对过去的认识,更多是一种思考的学问。新教材对此有回应。比如《甲午中日战争》这一课,因为涉及到《马关条约》,这节课课后的活动不要求学生去复述《马关条约》签订的时间、地点和条款内容,而是出了一个开放性的题目:《马关条约》签订以后,清政府允许外国投资在中国设厂投资,今天的中国,外资也可以进入到中国来设厂,让学生思考一下这两者有什么本质的不同。实际上就是引导学生通过联系、比较、分析,去看在当时的情况下它对中国的危害,而不是简单地让学生去复述或者背诵,更注重的是对学生理解历史、认识历史的培养。

“统编版”语文教材首要变化在选文,增加了传统文化篇目。小学一年级开始就有古诗,整个小学6个年级12册共选古诗文132篇,占所有课文选篇的30%,比原有“人教版”增加55篇,平均每个年级20篇左右。初中古诗文124篇,占所有选篇的51.7%,比原来的“人教版”也有所提高,平均每个年级40篇左右。新教材还增设了专题栏目,如小学的“日积月累”栏目,安排了楹联、成语、谚语、歇后语、蒙学读物等传统文化内容。选文的体裁更加多样,从《诗经》到清代的诗文,从古风、民歌、律诗、绝句,到词曲,从诸子散文到历史散文,从两汉论文到唐宋古文、明清小品,均有收录。此外,革命传统教育的篇目也占有较大的比重,既有反映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革命经历的篇目和他们的作品,也有反映革命英雄人物的篇目,如狼牙山五壮士、江姐、黄继光等。

《我们是中国人》和《升国旗》是耿玉苗在一年级上册课本里翻到的两篇爱国教育课文。五十六个民族的小朋友穿着节日服装,汇集在天安门前——这个插画被孩子们打开后,耿玉苗给他们讲述了有关祖国的概念,再由此过渡到母语的介绍。

传授知识,启迪思想,陶冶情操,统编教材致力不辱使命。安徽省督学王宝虎坦言,忠实于课程标准,是统编教材相较于过去各地不同教材的最大优势。“以前的教材版本百花齐放,以人教版为主,还有苏教版、粤教版是广东那边的;还有沪课版,上海那边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些教材都偏离了中小学课程的基本标准,按照新的标准应该用一套统编教材。”

“统编版”语文教材的总主编、北京大学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温儒敏向北青报记者介绍称,新版语文教材不是对既有同类教材的颠覆,而是“守正创新”,吸收既有各种版本的优点,更加强调遵循教学规律,也更有效地提升语文素养。他还特别否认了鲁迅在中小学课文中“大撤退”的说法,小学我们选择了2篇,如《少年闰土》,初中选择了6篇,有《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等。

图片 3

即将使用的统编义务教育三科教材也将与时俱进、定期修订。教育部教材局副局长申继亮表示,比如小学,原则上是六年一个周期,初中三年做一个全面的修订。在周期之内,比如三年之内有一些重大变化、新的研究成果,或者可能在个别的地方有某些数据发生变化。

小学一年级改为先认字再学拼音

2017年8月31日,福州市仓山区第五中心小学一年级新生在阅读《道德与法治》课本。由中国教育部统一组织新编的义务教育道德与法治、语文和历史三科教材,将于今年9月1日秋季学期开始在全国所有地区初始年级投入使用。张斌(福建分社)/中新社/视觉中国

“统编版”语文教材另一个重要的变化在于:适度降低了汉语拼音的难度,小学一年级改为先认字再学拼音。

在备受关注的语文课文内容选取方面,除了这样的题材,鲁迅的文章也成为焦点。

据温儒敏教授介绍,过去是一年级刚上学就学拼音,再用拼音去认字。“统编版”一年级语文教材对此改为先认一些汉字,再学拼音,且边学拼音边认字。他认为这个顺序的改变是别有意味的:要的是孩子们对汉字的原初感觉,“第一印象”不是字母aoe,而是汉字“天地人你我他”。“把汉语、汉字摆回到第一位,而拼音只是辅助学汉字的工具,不是目的。还有一个考虑,是幼小衔接,放缓坡度。把拼音学习推后一点,能减少他们的畏难情绪。”

统编新教材中的鲁迅文章,在小学阶段出现两篇,初中阶段选用了七篇。被任命为中小学语文统编教材总主编的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温儒敏反复回应着舆论——并没有所谓的“鲁迅文章大撤退”。而诸如朱德的《回忆我的母亲》、茅以升的《中国石拱桥》、叶圣陶的《苏州园林》等,一些最近十年从教材中被舍去的经典老课文,这次又被重新启用。

新教材专治“不读书”的通病

编写过程中,温儒敏感到过压力。他公开谈到,“教材是公共知识产品,它要照顾到方方面面的需求,同时又要讲教学的规律性。”

过去的语文教学中存在着“不读书”的通病,很多学生只读教材,学生的语文素养很难提升。北青报记者了解到,“统编版”的语文教材在这方面可谓下了大力气,在教材编写时更加重视多种阅读方法的教学。

研制大纲、编写样章、编写教材、试教试用、修改完善,这是一般编写教材要经过的大致程序。教育部教材局在对《中国新闻周刊》的回复中,以编写样章为例,提到了遵循一定编写规范的过程:全体编写组共同讨论教材的呈现方式、栏目功能和设计、图文搭配、文字风格等。先由四至五位核心编者分别撰写教材样章,之后大家一起比较、加工、讨论,并请一线教师到课堂上试讲,最后集中力量编写出一个样章供编者参考使用。

例如,小学一年级就设置了“和大人一起读”,意在和学前教育衔接,引导学生读书兴趣;小学中高年级几乎每一单元都有课外阅读的延伸;初中则加强了“名着选读”,改变以往那种“赏析体”写法,注重“一书一法”,每次“名着选读”课,都引导学生重点学习某一种读书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