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航主动 新航坚决 东航争夺战剑拔弩张

  东方航空一架“特别航班”从上海起飞,经停新加坡,然后直奔北京。就在飞机上的旅客以为东方航空终于即将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上海总部传来讯息:东方航空必须返航上海。

中国报告网提示:国航李家祥:东航正在路演,我们视情况发展做决定。
新航周俊成:我们已经出到最高价,没有什么是必须的。
针对中国国航(601111)将在东方航空(600115)引入新加坡航空作为战略投资者的股东大会上投票反对的传闻,中国国航董事长李家祥昨日(12日)公开

□陈珊珊
“东新恋”陷入僵持阶段后,大家都急着帮东航找新婆家。一直想改变自己命运的东航,要合并同城兄弟上航的消息最近又开始在坊间流传。表面看来,东航面临的选择不少,接受国航、并购上航、重谈新航……而事实上这些选择的互相牵制,正在把东航推向一个更尴尬的境地。眼下的东航欲走出困境,不但要
“做大”,更要“做强”。
“东新恋”的重启并不能在短时间内成行,对拥有成熟价值评判体系的新航来说,他们担心的并不是东航目前已跌去近一半的股价,而是政府对外资投资中国民航业是支持还是反对的态度,他们还心中无数。
这样看来,失去注资机会的东航似乎只剩下与上航合并这一种选择。北京奥运会前,政府方面曾经试图推动过这样一种方案——整合以上海为基地的两家航空公司,打造上海航空枢纽。
然而,大家似乎都忽略了东航最需要的是什么,国内的航空公司最需要的是什么。
经过2002年的第一次民航业大重组,目前内地航空公司的规模和市场都不小,三大航占据着内地绝对的垄断优势,也坐拥着中国内地这一全世界最大的航空市场,而每年的利润率却总是比不过在弹丸之地崛起的国泰和新航。单单这一点就已经可以证明,大不一定能强。
一个有实力的航空公司如果能多飞一条客座率不错的国际长航线,能填满商务舱,他们赚到的钱,肯定会比经济舱满载着旅游团在国内来回飞赚得更多。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的东航正是几年前在民航业辉煌一时,不断收购中小航空公司的最大并购者。但事实也表明,仅靠注资或并购,其实不能根本解决部分国有航空公司的体制、机制问题。与国际知名航空公司相比,我们缺的不是市场,而是服务水平和运作流程的提升。
如将上航、东航合二为一,只是减少了一家公司,但关键是如何增加一个管理有效的公司。现在上航和东航的财务状况均不理想,联合重组对于及时缓解彼此的财务压力助益不大。可以预见,要建设一个高效优质的上海航空枢纽,合并后的执行者还不够强大。
目前还有一种说法是,先将东航与上航合并,再引进新加坡航空作为战略投资者。但应该看到,目前东航与上航分属于不同级别的国资委管理,两者整合就如同处境相近的鞍钢和本钢合并,光做方案可能就要耗上1~2年时间,到时东航股价是多少,价值又是多少,新航看不清,股东们更看不清。另外,由于上航并没有在港上市,上航和东航合并后两家上市公司如何重组、如何向新航增发H股也会变得非常复杂。
东航何去何从?冷静的态度也许是:把 “做强”放在
“做大”之前,把真正提高市场化竞争能力作为战略思考的重点。

以上并非东方航空现实中的真实航线,而是围绕东方航空的一幅整合路线图。从与新航签约到被国航“逼婚”再到如今最新与上海航空就合并展开的谈判,东方航空始终航行在并购的最前沿,而飞机上的旅客毫无疑问正是东方航空的全体股东。

国航李家祥:东航正在路演,我们视情况发展做决定。
新航周俊成:我们已经出到最高价,没有什么是必须的。
针对中国国航(601111)将在东方航空(600115)引入新加坡航空作为战略投资者的股东大会上投票反对的传闻,中国国航董事长李家祥昨日(12日)公开表示:“东航定向增发正在路演,我们将视情况发展做出决定。”而新加坡航空公司总裁周俊成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我们已经出到最高价,Nothing
is
must(没有什么是必须的)。”此论断表示,一旦入股东航议案被否,新航不会提高收购价格,再度收购。
新航:价格就是原则
目前资本市场最引人注目的并购案当属国航大量购入东航H股,对新航战略入股东航一事虎视眈眈。
东航将于2008年1月8日召开股东大会,审议公司向大股东中国东方航空集团公司及新航和淡马锡定向增发事项,此方案必须获得东航A股和H股类别股东三分之二以上通过。
而根据香港联交所有关资料,截至11月29日,国航大股东中国航空集团公司已通过旗下中航有限公司累计购入东航12.07%的H股。也就是说,国航方面只需要再争取到约22%的H股反对票,就可否决该议案。
同时市场有传闻,国航会在否决该议案的同时,提出更优厚的收购方案,使得东航战略引援事件有向竞购战发展的态势。网络上,对于3.8港元的收购价也颇多讨论。市场对于新航会否因此提高收购价格也是颇多猜测。
昨日,新航总裁周俊成在参加国航和上航加入星空联盟活动时对此事作出正面回应称:“我们的出价是有上限的,现在我们已经把最高的价格摆在了台面上。Nothing
is
must!生活还是要继续。”周俊成一番话表示得很明确,3.8港元就是最高价,“一切要待东航股东作出决定。”
周俊成在评价此次收购时还称:“我们是有原则的,价格就是我们的原则。如果一个收购者肯为目标公司的出价达到EPS(每股收益)100倍的话,肯定是不惜一切代价地去并购那个公司。如果对手不计价格的竞争,我们也没办法。”
东航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10.35亿元,每股收益0.21元,但四季度通常为航空公司的淡季,因此国泰君安(香港)分析师王鼐预计东航07年的EPS大约是0.077元。
国航:视情况而定
国航显然掌握了事件的主动权,处于进可攻退可守的位置,毕竟以国航关联公司购入东航H股的成本计,投资收益已然不菲。此前国航已在9月25日公告承认,中航集团曾与国航的关联股东国泰航空筹划过购买东航的股份。当时公告称,未来三个月内不会有与该等事项有关的筹划、商谈、意向和协议等。
三月之限将在东航明年1月8日的股东大会之前到期,届时国航会作出怎样的决定已成为左右整个并购案的关键。
国航董事长李家祥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东航正为增发在各地路演,我们在等待东航给我们的说明。我们要视情况发展做决定。”
针对有消息称,东航战略引援新航一事已获得国家有关部门批准,李家祥表示:“国家批准了东航可以和新航进行合作,但具体合作方式和合作条款还要进一步上报。”
但他在谈到未来国内民航业整合的趋势时称:“整合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全球经验来看,欧洲走在前面,理念也先进,不一定谁把谁吃掉,但可以通过联营等方式,使各国航空公司既保持相互独立,又能通过联合获益。”
东航:没有考虑与国航股权合作
当国航董事长与新航总裁在北京会见媒体的时候,东航董事长李丰华也在四处游说。据香港媒体报道,东航董事长李丰华及高级副总裁麦瑞华近期将在香港路演,与港岛基金界会面争取他们在股东大会上对增发方案投出赞成票。
目前国航方面为东航H股的第一大股东,另外3家基金合计持有东航约17%的H股,因此对议案能否通过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而据东航董秘罗祝平此前透露,东航已在上海与内地多位基金经理沟通,近期还要到北京、深圳、新加坡等地进行推介。
另外,在日前举行的中国国航和上海航空加入星空联盟的仪式上,上航董事长周赤表示,上航与国航和东方航空都将有不同形式的合作,目前在股权方面的合作还没有考虑。
东航战略引援新加坡航空一事正值微妙时期,在国航有意插手的同时,也有市场人士认为,国航如果并购东航希望落空,很可能将收购目标转向上航。
此推断的理由是,国航确立了以北京为枢纽,以上海为门户,以成都为分枢纽的战略。国航一直希望在上海有所作为,虽然目前国航在上海市场可以占到20%的份额,但在时刻安排上仍然不如上海本地的上航有优势。
另一方面,国航董事长李家祥也表示,国航与兄弟航空公司会采取“一联一合一交换”的模式,即共飞航线联营、相同业务合并、股权交换的合作方式。
但传言归传言,上航董事长周赤昨天表示,我们很开放,既可以和国航合作,也可以和东航合作,合作的方式可以多种多样,只要是互利的都可以。但他表示,股权上的合作目前还没有具体的计划

上航成东航真命天子?

中国报告网提示:国航李家祥:东航正在路演,我们视情况发展做决定。
新航周俊成:我们已经出到最高价,没有什么是必须的。
针对中国国航(601111)将在东方航空(600115)引入新加坡航空作为战略投资者的股东大会上投票反对的传闻,中国国航董事长李家祥昨日(12日)公开

昨日,有媒体报道称,去年亏损达5亿元的上海航空,据传将与东方航空合并,目前正由上航最大股东上海国资委进行重组事宜。

新葡京官网入口,与 航空 合作 我们 坚决 股东 董事长 国航 东航 新航 主动
的相关内容旅客滞留日本航空公司区别对待,中国大使馆已介入新舟700研制进入工程发展阶段,加速航空产业集群成型航空延误险悄然变身:与航意险打包销售
价格不断走高40多名旅客航班被强制改签 南航10小时赔200元引航西部
天路高歌——东航入陕14年助力西安
“空中丝路”枢纽建设侧记甘肃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空中走廊

记者昨日下午以股东名义分别致电传言中的两方主人公寻求答案。虽然,东方航空和上海航空给予的答案不尽相同,却传达出了类似的内容。

东方航空证券部人士对记者直接表示,传言中东航与上航酝酿合并是真的,但是仍处于谈判的过程中。

而上海航空证券部有关人士先是告诫化身股东的记者不要轻信传言,但后来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态度转而有些不确定,并表示“不好回答,以公告为准。”

记者还从东方航空有关人士处了解到,此次合并前正是由上海航空最大股东上海国资委进行主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