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6.com澳门新萄京_毁坏不可移动文物当受刑罚惩治

近30年来全国消失的4万多处不可移动文物中,有一半以上毁于各类建设活动。近日,国家文物局公布了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关于检查《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实施情况的报告,其中指出,一些地方对文物保护的认识有待进一步提高,文物安全形势依然严峻。

《文物保护法》修订重在遏制“法人犯法”
发布时间:2013-06-24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点击率:

  作为全国文物的“护身符”,国务院法制办近日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修订草案(送审稿)》(以下简称《草案》)广受关注。其中,罚款上限从50万元增至100万元、纳入地方绩效考核等条款受到称赞。但也有文物界专家对《草案》部分内容表示担心,《草案》中一些章节条款是否会削弱文物保护?

众所周知,正如财产可以分为动产和不动产,文物也可以分为可移动文物和不可移动文物。那些不可移动文物诸如房屋、坟墓与可移动文物(钱币、陶瓷等)一样,记载了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承载着人类文明的记忆正如当我们徜徉于到处是古香古色的巴黎时,我们知道这是一座有历史的城市。

为了更好地发挥法律的保障作用,加强文物保护,国家文物局已将《文物保护法》修订研究列为今年重点工作之一,并于4月下旬正式启动。面对当前文物保护“法人违法”严重问题,《文物保护法》如何用更强有力的手段,遏制“法人犯法”,应是当务之急。

文物法“修改版”有哪些新变化?

难道不能用刑罚来惩治那些故意毁坏不可移动文物的行为吗?非也。刑法规定了故意损毁文物罪,是指违反文物保护法规,明知是国家保护的珍贵文物或者被确认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文物而予以故意损毁的行为。即使毁坏的不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不可移动文物,也不是无法可治。因为,刑法还规定了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是指故意毁灭或者损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因此,毁坏一般的不可移动文物,数额达到一定标准,也应当用这一罪名惩治。如果是公职人员指使他人毁坏不可移动文物,达到一定数额,也涉嫌滥用职权罪;如果负有监管职责的公职人员,对他人毁坏不可移动文物的行为不及时制止,则涉嫌玩忽职守罪。

要遏制法人犯法,首先需要根据《刑法》引入“双罚制”,对法人单位犯罪,既要处罚单位,又要处罚单位中的直接责任人。所谓“法人犯法”,是指机关、企事业单位人员,在法人意志支配下,以法人名义组织实施的,以为法人牟取利益为目的破坏文物的违法行为。诸多案例早已表明,对于个体犯罪来说,“法人犯法”尤其是政府法人犯法的破坏性极强,在行政指令和商业利益的左右下,文物往往会遭到毁灭性的破坏。

  张治中公馆被拆、颜料坊49号被毁……仅南京一地,近年来开发商故意损毁文物的案件就一再发生。有关专家认为,究其根本,在于犯罪成本过低,震慑效应不足。

法律有明确规定,毁坏不可移动文物却依然猖獗,个中原因,在全国人大的报告中一语道破:“有的地方政府和企业法人刻意规避考古调查勘探而进行工程施工,造成文物损毁消失;有些地区在发展旅游产业时对文物过度利用,甚至为建设旅游景区而损坏文物。”也就是说,在毁坏不可移动文物的背后闪烁着地方政府支持的开发商的影子或者地方政府本身。而这一切,又和地方政府的征地拆迁,与官员们的政绩联系在一起,难以追究刑事责任的难点和奥妙都在于此。

要遏制法人犯法,当然需要从“行政处罚”角度提高处罚额度。2002年修订的《文物保护法》,对擅自迁移、拆除不可移动文物,但“尚不构成犯罪”的违法行为,只规定了50万元罚款的上限,确实应予大幅提高。然而,在土地市价动辄每平方米数万元的情况下,开发商拆掉一座占地上千平方米的文物建筑,就可以为房地产项目腾出几千万甚至上亿元的利益空间。哪怕拆一座文物处以1000万元的罚款,房地产资本仍然有利可图。因此,仅靠行政处罚,即使数倍、数十倍地提高处罚额度,仍难震慑破坏者的野蛮拆除。

  罚款上限翻番。此次《草案》提高罚金的条款引发各界热议。据了解,《草案》明确,擅自修缮不可移动文物的;擅自迁移、拆除不可移动文物的;擅自进行原址重建等几种行为,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文物主管部门责令改正;未按照要求改正的,查封、扣押相关设施设备,并对责任单位处50万元以上100元以下罚款,对责任人处2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当然,毁坏不可移动文物难以追究刑事责任,也与我们对不动产保护不力的大背景有关。在城市建设的浪潮中,政府和开发商随时可以征收公民房屋和土地,我们很少看到政府官员和开发商因为强拆而判刑,倒是经常耳闻公民为保护房屋免于强拆而坐牢。浪潮所至,不可移动文物难免随风飘摇。

要遏制法人犯法,更重要的是对文物犯罪处以“刑事处罚”,严肃追究刑责。根据《刑法》《行政处罚法》确定的原则,故意损毁文物古迹“构成犯罪的”,就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不得以行政处罚代替刑事处罚。许多承载丰富文化信息的名人故居、历史街区被夷为平地,当然是对民族历史的严重犯罪。但现行《文物保护法》和《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对严重破坏历史文化名城、街区、村镇的情形,仅对责任人员给予“行政处分”;对拆除历史建筑的情形,仅对单位处50万元上限的罚款。因此,新修订《文物保护法》应当明确,公职人员故意损毁历史文化名城、街区、村镇,也是触犯《刑法》的职务犯罪行为。

  “提高罚款无疑加大了违法成本,一定程度上遏制了破坏损毁文物的违法行为。”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说。

如今,连全国人大的报告都指出“文物安全形势依然严峻”,各地是不是该将追究毁坏不可移动文物的人的刑事责任提到议事日程了呢?

即使退一步讲,现行的文保体系也已对追究文物破坏者的刑责提供了法律依据。近年修订的《刑法》和《文物保护法》,已经确立了“故意损毁文物罪”和“故意损毁名胜古迹罪”。《文物保护法》规定故意损毁国家保护的珍贵文物的行为,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刑法》对故意损毁“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和“国家保护的名胜古迹”的严重情形,分别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或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全国人大常委会网站“法律问答”对“故意损毁名胜古迹罪”做出释义,认为该罪的适用对象包括故意损毁“虽未被人民政府核定公布为文物保护单位但也具有一定历史意义的古建筑、雕塑、石刻等历史陈迹。”这就意味着,故意拆毁梁林故居这样的不可移动文物,完全符合“故意损毁名胜古迹罪”的立案追诉标准,公安机关就应当依法立案,不能以罚代刑。

  列入地方政绩考核。《草案》还首次提出,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负责本行政区域的文物保护,并将文物保护纳入绩效考核内容,考核结果作为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的重要指标。

   来源:中国旅游新闻网

修订《文物保护法》应当与《刑法》中的“故意损毁文物罪”和“故意损毁名胜古迹罪”充分对接,并将破坏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未定级不可移动文物、历史建筑、历史街区村镇的行为纳入刑事立案范围,以避免地方公安、司法机关对文物犯罪案件立案不送、以罚代刑、重罪轻判的现象。

  记者在多地采访了解到,一段时间以来,一些官员对破坏文物现象持漠视纵容态度,甚至直接干涉、阻挠文物执法,部分敢于向上级反映当地文物破坏案件的基层文保干部,甚至遭到打压。2014年四川平武报恩寺建控地带违法建设案,当地文保干部集体向国家文物局局长写了举报信,最终却导致反映情况的文保干部有的被调离岗位,有的被停职。

新世纪以来,中国的文保法制进程不断加速——2002年《文物保护法》修订,2005年《国务院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下发,2008年《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颁布,2012年国务院又发出《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旅游等开发建设活动中文物保护工作的意见》,中国的文物保护有了更坚实、系统的法制屏障。在此背景下,新《文物保护法》更应凸显“违法必究、执法必严”的制度设计,有效惩治“法人犯法”破坏文物的行为。

  “地方官员意识不足导致法人违法现象泛滥的问题近年来尤为突出,将文物保护工作纳入政府和干部考核体系是值得肯定的有效举措。”中国文物学会原副会长李晓东说。

(原文发表在《中国文物报》2013年6月19日第3版)

文物法“修改版”为何引来新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