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30年,寻觅“李记”

图集

今年 3 月 20 日,88 岁的安庆石化老工人许惠春去世。

3月20日,88岁的许惠春悄然长眠。灵堂前,许家三个儿子围坐,打开了许惠春那个一生紧锁,从不示人的木箱。

老人走了,原来他就是“李记”

老人生前每月有数千元退休金,本应生活无忧,但他平日生活清苦,连主动买个猪蹄都成了家里的
” 新闻
“。老人去世,没有留下一分钱存款。子女整理遗物时,却发现厚厚几沓捐款单。儿女们这才知道父亲隐名资助受灾群体、困难家庭的善行义举已经默默持续了近
40 年。

在那一刻之前,许惠春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退休工人,是一个一毛钱都舍不得花、脾气暴躁的老人。而那一刻之后,人们终于发现,木箱锁住的是许惠春另一个街知巷闻的身份,叫“李记”。

《李记同志,你在哪里》,1991年8月2日,《安庆石化报》在一版发出这样的呼唤。新闻援引安徽省颍上县政府寄给报社的信函,“最近,我们又陆续收到贵厂一些个人自己寄来的捐赠……安庆石化报李记汇来捐款300元……”。新闻最后发出寻人启事,“大家深为那经查并非本报人员的‘李记’同志所感动。本报编辑部恳请全厂职工帮助查找:李记同志,你在哪里?”

许惠春的大儿子许海鑫说,从已整理的单据来看:从 1981
年起,老人开始年年捐款,多数年份捐款 20 元至 1
万元不等。仅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有两笔大额捐款,每次 1 万元。

“李记”是谁

20多年过去,“李记”依然没有出现。

图片 1

“李记”是谁?这是一个几乎安徽省安庆市80后出生的人都听过的名字。

直到2016年,署名“李记”的捐款频频出现在中国红十字会,出现在青海玉树地震灾区,出现在甘肃舟曲灾区……

老工人匿名捐款近 40 年

1991年7月,安庆石化总厂党委收到了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政府的一封来信,请求帮助查找一位署名为安庆石化报“李记”的人。“李记”曾邮汇捐款300元,支援颍上县抗洪救灾。

“李记”成了众人牵挂的神秘人物。

这几十年,不时有电话打到安庆石化办公室,电话来自全国各地,却有着一个共同的诉求,寻找曾帮助过自己的
” 李记 “,但最终都没能找到。

在一番调查之后,“李记”没有找到。然而在当时的地方报纸、电视台的关注下,更多关于“李记”的善举却逐一浮出水面:自80年代开始,“李记”就频繁捐款,帮助各地灾区或是当地急需救助的人,在那个经济拮据的年代,每笔捐款都金额不菲。

“李记”是谁?

1991 年,安徽省颍上县遭遇受特大洪水,其中寄自安庆石化、署名 ” 李记 ”
的多笔汇款引起媒体的关注。然而,经过多方寻找,整个安庆石化并没有 ” 李记
” 这个人。

寻找“李记”,一时成为安庆全城热议和搜索的热点事件。“当年我们都还是小孩子,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都工作了,也都还对这件事印象特别深刻。”在安庆出生长大的80后姑娘李丁玲说。

今年3月20日,“李记”终于找到了!

” 李记 ” 隐名捐善款的事迹成了全厂上下的热门话题,” 李记 ”
也成为安庆石化第 2 届 ” 讲奉献十件好事 ” 颁奖大会上唯一缺席的获奖者。

1998年9月,时任安庆石化总厂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倪寿松收到一封来信,信中只有一张3000元定活两便储蓄存单,背面写着“主席您好,请此钱汇总救灾会”,落款为“石化报李记”。由于当时银行已实行实名制,这张储蓄存单迄今为止未能把钱取出,仍完整保存于安庆石化总厂。

“李记”许惠春生前照片(70多岁时)

1998
年夏天,安庆遇到百年不遇的洪水,安庆石化工会收到一封特殊的来信。信写在一张
3000 元定活两便的存单背后,只有短短的一行字:请将此款转给灾区,李记。”
李记 ” 的名字再一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安庆一个普通工人一个月工资就300元,一次能捐这么多钱,李记一定是个有钱人!大家都这样猜,他肯定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体,或是一个组织。”
时任安庆石化党委宣传部副部长的宛敏胜说,当时大家基本都是这样想象“李记”的。

这天下午,88岁的原安庆石化建安公司退休职工许惠春在医院去世。家人整理老人遗物时,在一只小木箱里发现一个泛黄的纸包,里面有几沓厚厚的汇款单。令家人震惊的是,这些汇款单全部署名“李记”。


当年,大家从受赠人处了解的捐款数额分析,推测‘李记’应该是收入高、家庭条件好的这一类人群。怎么也想不到,许惠春这名老工人就是‘李记’。”
一些安庆石化的老工人回忆。

“全城搜索”近30年过去了,始终没有关于“李记”的任何线索出现。然而“李记”的捐款依然在持续:为青海玉树灾区捐款3000元,为甘肃舟曲灾区捐款3000元,为中国红十字总会捐款5000元……

20元、300元、3000元、5000元、10000元……30多年,28张汇款单,近6万元捐款,讲述着一个退休工人感人的故事。

图片 2

不少热心市民曾前往媒体提供可能的线索地,邮局、省内的媒体也都加入了调查寻找,但依然没有人知道“李记”是谁,这个虚构出来的化名曾在安庆两度入选“讲奉献十件好事”,是唯一一个无人领奖的得票第一,成了安庆市民心目中持续时间最久、也最温暖的悬念。

“李记”,你在哪里

去世时无一分钱存款

找到“李记”

在安徽省安庆石化公司宣传中心,记者翻阅着一份份发黄的报纸。

” 我父亲是最普通的工人,退休前是八级木工。”
许海鑫介绍,父亲祖籍无锡,生于 1932 年,14
岁时只身一人前往上海做学徒,1951 年成为国营职工,1956
年响应国家号召支援大西北来到兰州玉门油矿工作。随后,转战安徽淮南、湖北等地。1974
年,许惠春来到安庆石化,直到 1992 年退休。

许惠春的三个儿子在打开父亲那个一生坚决不允许任何人走近的木箱之后,没有想到揭开的是安庆全城人关切了30年的秘密。

除了1991年那篇寻找“李记”的新闻,记者还看到,在当年的“第二届讲奉献10件好事评选”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李记捐款隐真名”,图片是颍上县转来的“李记”汇款单的复印件。

许海鑫说,父亲省吃俭用,买菜永远买最便宜的,连吃剩下的菜汤都不舍得扔,还留着泡米饭吃。穿衣更是朴素,一年到头就几件工装。家里是用了几十年的老家具,连灯泡都换成最小瓦的。

“我们想找张父亲的相片底片用作遗像,可是没想到在一个笔记本里,发现了一叠汇款单存根,署名都是‘李记’,和父亲的笔记本比对,笔迹一模一样。”长子许海鑫说。

安庆石化公司新闻中心江先觉告诉记者:“‘李记’落款单位是安庆石化报,我们以为是报社姓李的退休编辑,但他矢口否认。而且汇款地是安庆,李编辑退休后定居在上海,对不上。”江先觉说,报社先后去邮政局、石化公司附近的储蓄所去调查,最终无果,“李记”是唯一一个票数第一却从来没有领奖的人。

许海鑫弟兄仨看不下去,买菜买肉送去,但父亲板着脸,坚决不要子女花钱。给父亲买衣服,父亲扔在一旁从不穿上身,以此杜绝子女再次买衣服的念头。

随着一张张汇款单存根的展开,许惠春化名“李记”的温暖秘密逐渐呈现在阳光之下。“1984年1月,是他用‘李记’这个化名汇出的第一笔捐款,20元。从那之后,他每年都用‘李记’这个名字捐款。”许海鑫说。

1991年11月29日,《安庆石化报》刊登了江先觉撰写的文章《在“李记”和奉献之间》,文章说,“‘不要声张’,这是‘李记’的希望。但我们能压抑住自己的感动和被他点燃的激情,能强迫自己不去联想不去思考吗?”“有没有必要去猜测‘李记’是谁?我们既需要也不需要再去寻找,因为太阳每天照常升起,因为‘李记’之前‘李记’之后,都有无数个‘李记’与我们同行……”

大儿媳丁女士说,老人爱吃肉,却不舍得买肉,每次去菜市场都是买猪皮回来炖着吃。

“回忆起来,当年我们在家也讨论,这‘李记’到底会是谁?父亲只是在一旁听着,默不作声,没跟我们透露过一个字,我们甚至还在他的遗物里找到一张当年宣传‘李记’的剪报!”二儿子许海东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