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减税如约而来,中等偏下收入群众体育低收入大

《中国经济周刊》:还有些人提出,子女教育费用的扣除只能被已婚的纳税人享受,单身的纳税人享受不到这些扣除,所以与已婚的纳税人相比要多缴个人所得税,有“单身税”之嫌,应当给予财政补助。您怎么看?

这是为让纳税人尽早享受减税红利,在明年1月1日新个税法正式实施之前,先行实施部分减税政策。减税政策将给纳税人带来多少实惠?纳税人如何计算税负?就相关热点问题,记者采访了国家税务总局有关负责人、专家学者以及业内人士。

目前我国就业人员中,个人所得税纳税人的占比低,这次个人所得税制度改革以后将会更低,纳税人的平均年收入至少10万元。既然绝大多数就业人员的收入达不到缴纳个人所得税的条件,也无法享受任何税前扣除,那么如果大量增加税前扣除项目、提高这些扣除项目标准的措施只能让少数高收入的纳税人受益,这恐怕不是本次个人所得税制度改革的初衷。

10月1日起,新个税法部分减税政策实施,起征点提高至每月5000元——减税如约而至,中等以下收入群体获益大

有些人主张把综合所得适用的累进税率中的最高税率定为35%、30%甚至25%,还有一些人主张实行较低水平的税率。他们希望大幅度降低高收入者个人所得税负担的想法可以理解,但是此类主张恐怕不尽合理,也不太现实。因为适当的累进税率有利于按照量能负担的原则调节纳税人的收入,同时取得一定的财政收入;个人所得税的税率、税负与企业所得税的税率、税负,个人所得税不同征税项目的税率、税负,都需要适当协调,不能只考虑其中的一个方面;即便需要降低个人所得税的最高税率、税负,也应当循序渐进,不能操之过急。

从上述计算中可以看出,适用新的基本减除费用标准和税率表后,李先生减税1080元,减税幅度超过57%。

刘佐:个人所得税负担的轻重是多方面因素决定的,除了上述费用扣除以外,还有其他多种费用扣除、税率和减免税等因素需要同时考虑,并具体测算在上述因素联动的情况下的税负变化情况。如果把费用扣除额提高到1万元,大概月薪12900元以下、没有其他收入的工薪收入者扣除“三险一金”和上述费用以后,都不用缴纳个人所得税了。而2017年全国年所得12万元以上申报个人所得税的纳税人占全国个人所得税纳税人的比重不到一成。这可能难以被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

“这意味着低税率的适用范围大幅度扩大,比如,以前适用10%税率的收入,现在有可能适用3%了。这对中低收入群体来说减税效果明显,纳税人应该重点关注。”刘怡说。

高税率级距为什么保持不变?

举例说明:李先生为某企业雇员,工资、薪金所得为15000元/月。企业在2018年9月为李先生发放工资、薪金时,应纳税所得额=15000-3500=11500,该所得额适用原个税税率25%、速算扣除数1005,应扣缴个人所得税税额=11500×25%-1005=1870。

刘佐:新个税法规定的综合所得的适用税率,以现行税法中工资、薪金所得适用的7级超额累进税率为基础,降低适用3%、10%、20%税率的应纳税所得额和部分适用25%税率的应纳税所得额的税负,30%、35%和45%税率适用的应纳税所得额不变,体现了为个人所得税纳税人中的中低收入者减轻税负,保持调节高收入的政策取向。

10月1日,在迎来国庆节的同时,新个人所得税法减税红利也将“如约而至”,纳税人实际取得的工资、薪金所得,减除费用统一按照5000元/月执行,并执行新的税率表。

刘佐:根据目前的国情,并借鉴外国的经验,我国在实行个人所得税综合征收之初,税前扣除似乎应适当从简为好,扣除项目或许可以大体划分为基本费用扣除和专项费用扣除两类。

“此次个税改革最大的亮点是建立了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模式,这在中国税制改革历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重大意义。”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张斌说,将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和特许权使用费4项劳动性所得纳入综合征税范围按年计税,解决了现行分类税制下税负不尽平衡的问题,更好地兼顾纳税人的收入水平和负担能力,体现税收量能负担原则。

《中国经济周刊》:从新个税法看,除居民个人按照国家规定的范围和标准缴纳的“三险一金”等支出,还增加了专项附加扣除,包括子女教育费用、继续教育费用、大病医疗费用、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赡养老人支出等。专项附加扣除如何操作?如何确保公平和杜绝造假?

起征点的提高和低税率级距的扩大,体现出这次个税改革的“减税”红利。除此之外,改革的“公平”和“降负”红利也备受关注。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35期)

此次基本减除费用标准的提高,广大工薪阶层纳税人将不同程度实现减税,其中月收入在2万元以下的纳税人税负可降低50%以上。

《中国经济周刊》:新税法中,30%、35%、45%三档较高税率级距不变,为什么?

10月1日起开始实施的新个人所得税法过渡期政策包括两大方面,一是工资、薪金所得按5000元/月的基本减除费用进行扣除,广大纳税人都能够不同程度享受到个税改革带来的减税红利,特别是中等以下收入群体获益更大,个税纳税人占城镇就业人员的比例将由现在的44%降至15%;二是适用新税率表。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刘怡强调,除了提高起征点,扩大三档低税率级距的减税作用也十分重要。新个税法扩大了3%、10%、20%三档低税率的级距,比如,3%税率的级距扩大一倍,适用的全月应纳税所得额由1500元提至3000元。

8月31日,七次大修后的新个税法正式亮相。

同时,子女教育、大病医疗、赡养老人等支出可扣除,实现降负红利。从2019年1月1日起,新设专项附加扣除,包括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或者住房租金、赡养老人等支出,可在申报纳税时按规定标准予以税前扣除,切实降低税负,有利于推动实现幼有所育、学有所教、病有所医、住有所居、老有所养。

《中国经济周刊》:这次修法带来了哪些减税红利?

实施新政策后,应纳税所得额=15000-5000=10000,该所得额适用新个税税率10%、速算扣除数210,应扣缴个人所得税税额=10000×10%-210=790。

目前确有一些国家按照比较低的单一税率征收个人所得税,但是此类国家的数量很少,而且其中很多国家经济并不太发达,而美国、日本、英国、瑞典、澳大利亚等经济发达国家和印度、埃及、巴西等发展中国家的个人所得税制度则普遍采用超额累进税率。

税务部门表示,根据《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七条规定,工资必须在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的日期支付。如遇节假日或休息日,则应提前在最近的工作日支付。各单位在9月底依法发放的上述本应于10月份发放的工资,可以适用新的基本减除费用和税率表,税务机关会实事求是地让纳税人享受到改革红利。

减税向中低收入倾斜。扩大3%、10%、20%三档低税率的级距,缩小25%税率的级距,30%、35%、45%三档较高税率级距不变。

值得注意的是,10月1日恰逢国庆长假,如果10月份工资提前到9月底发放,是否按5000元新起征点执行?

图片 1图片 2

其中,基本费用扣除的内容是基本生活费用,包括纳税人本人及其赡养人口(包括配偶、子女和父母等)的生活费用;专项费用扣除是纳税人的基本生活费用以外的、具有专门用途的费用的扣除,包括社会保险、住房、教育和特殊医疗等方面的费用扣除,此类费用扣除应当符合国家的有关政策,与有关制度衔接,并且具有比较强的可操作性。

专项附加抵扣怎么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