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旅游带来湟中山乡巨变 演绎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

北京东部平谷区黑豆峪村,有一处溶洞,被称为“天下第一古洞”。畅游其中,可以真切地感受到大自然的造化神奇。西风卷帘,鲲鹏傲雪,奇观异景连绵不断。同行的导游开玩笑说:“游溶洞,三分形,七分想,您得发挥想象力。”

新华社济南10月5日电“游客爆满,房间提前半个月就预订完了,民宿前的小广场车都停不下。”山东淄博市博山区池上镇泉子村党支部书记吴圣霞说起国庆节期间村里民宿的经营情况,言语中洋溢着喜悦与兴奋。

在花海中尽情徜徉,在大棚里生态采摘,在绿荫下体验农家生活……夏秋之交,前去西宁市湟中县田家寨千紫缘种植园游玩的人络绎不绝,来自海东的苏女士一边和家人在大棚里兴致勃勃地采摘葡萄,一边兴奋地对记者说:“早就听说千紫缘的花好看、菜好吃,我们提前就预定了,果然不虚此行!”

敢想、敢干,如同黑豆峪人的性格,正是凭着这股精气神,几十年来,黑豆峪村主动作为,探索脱贫致富路。

5年前,吴圣霞刚被选为村主任时,她是满心担忧。泉子村地处鲁中山区,虽然风景秀美,但交通不便、山地贫瘠,村里的年轻人陆续走了,许多老房子塌了顶,泉子村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空心村”“贫困村”。

这仅仅是湟中县发展乡村生态旅游,助力扶贫的一个缩影。近年来,湟中县立足文化底蕴深厚、自然风光秀美、交通优势明显、乡村旅游发展潜力巨大等特点,以乡村旅游为有力支点,撬动精准扶贫与生态保护强势发展,探索出了富裕与幸福同收、生态与发展并重的乡村旅游发展“湟中模式”。

“必须要滴水穿石”

“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思路一转天地宽,‘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吴圣霞说,近几年在上级部门的支持下,村里下决心发展乡村旅游,村里的盘山路通了,建起了特色小木屋、石头屋,游客越来越多、村民收入越来越高、村民的眼界也越来越开阔,“原来觉得山沟里没出路,现在觉得干劲十足。”

有了绿色发展就有了长久富裕

黑豆峪村占地11.8平方公里,700多户村民,有着湖洞水、天云山、京东大溶洞三个旅游景区。发展旅游业,还要从上世纪90年代初说起。

山北为齐、山南为鲁,2000多年前齐长城在这片山区修建,并留下了“孟姜女哭长城”等传说故事。如今这片山区、古老齐长城的两侧,人们正通过乡村旅游书写着越来越多脱贫致富、乡村振兴的故事。

近几年,当选田家寨村党支部书记的蔡有鹏通过开厂子、跑项目、搞搬迁,使整个村子面貌一新。可在2016年,蔡有鹏又犯难了,他说:“自己开的砖厂、砂石厂已经不适应了,不仅污染环境、破坏生态,违背国家大政方针,要是把山挖秃了、河道采枯了,子孙后代还会骂我们呢!”

那时,当选村党支部书记的陈玉舒,在报纸上看到越来越多城里人走出家门到山区游玩。望着村口山上的陡壁悬崖,他决定带村民们发展旅游试一试。

距泉子村不远的池上镇中郝峪村以乡村旅游脱贫致富的故事,今年9月份入选由世界旅游联盟、中国国际扶贫中心、世界银行联合发布的“世界旅游联盟旅游减贫案例2018”。2013年全村的土地、房屋、果园、山林等资源评估后入股成立专业旅游公司,村民走上共同致富路。“去年仅村民得到的分红就达550万元,村民人均纯收入达到3.8万元。”中郝峪村支部书记赵东强说。

庄稼人闲了就受穷。就在2016年,闲不住的蔡有鹏带着村民承包了村里的几百亩荒滩,成立了青海千紫缘种植园,以“公司+园区+合作社+农户”模式发展规模种植业,将全省有名的穷山沟改造成了集蔬菜大棚、茶叶种植、休闲徒步、餐饮为一体的度假园,走出了一条“特色种植+观光农业+休闲采摘+乡村旅游”的绿色发展新路子,开园两个月就接待游客16万人,占地0.7公顷的“太空植物博览园”也在今年7月份开工建设。“既有观光农业,又有科普教育,将来得有多少游客往咱田家寨跑啊!2017年的最低目标收入1000万!”蔡有鹏信心满满地说道。

在陈玉舒的号召下,村民们带上干粮,骑着车,绑上镐头、铁锨、瓦刀,浩浩荡荡向大山进军。1992年3月8日,平谷县第一个村级旅游区——黑豆峪村湖洞水对外营业,第一年就挣了18万元。

“石头村”土峪村、“美食休闲”乐疃村、“艺术写生”上端士村……记者了解到,一批特色乡村旅游村庄正在淄博市蓬勃发展,带动了大量就业和乡村面貌快速变化。

曾经的穷山村,如今却成了香饽饽。本来种一亩地小麦才挣500元,而如今却能挣2万元。龙头山下的农业园,成了村民脱贫致富的强力引擎。蔡有鹏从周边22个贫困村招收了272名贫困群众到农业园务工,每人每年的劳务收入上万元。除了劳务收入,田家寨镇部分村建档立卡的贫困户还将产业扶贫项目资金入股农业园,贫困户每年收取10%的入股分红资金,实现了稳定脱贫。“此外还有土地流转收入,通过劳务工资+股东分红+土地租金,实现了一分土地,三分收益”,蔡有鹏说。

黑豆峪有一个传说,村里的佛山是空的。“佛山下会不会有溶洞?”1996年开始,陈玉舒带领60名村民组成5个小组,开始钻山挖洞。一年多以后,他们终于看到了钟乳石。科学家断言,佛山溶洞距今15亿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溶洞之一。

“村里的老房子被重新修葺,古朴的石头墙、石头房配上现代化的住宿条件,院里、院外种上花,可以说是老房换新颜、老村迎新机。”淄博市淄川区洪山镇土峪村“石堂山房”负责人司秀菊说,今年“十一”期间,北京、滨州、东营等地的游客都来了。

口袋鼓了,生态也要美。这两年,蔡有鹏在龙头山上投资了200多万元,植树面积达86.67万平方米。今年夏季,蔡有鹏在园区举办了“喜迎十九大·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文艺演出,蔡有鹏说:“这只是个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