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信联征信携手中宏网,助力信用修复体系建设

图片 1

在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进程中,信联征信先后与中国金融集中采购网、河南省禹州市大数据管理局、中国中小企业国际合作协会、深圳市公共信用中心达成战略合作,并中标郑州市信用服务机构入围项目和黑龙江省社会信用办公室信用评级资格采购及服务,在全国多地大型信用信息服务项目中,实施落地,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对于互联网金融行业来说,‘信联’的筹建是一种翻天覆地的变化,还会对整个金融体系造成重大影响。”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研究员、上海亿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对本报记者说。

内蒙古自治区发改委通过“信用中国”正式下发2019年第一批信用建设服务机构认定名单,深圳市信联征信有限公司入选,成为44家内蒙古自治区信用建设服务机构之一。为贯彻落实《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引入第三方信用服务机构协同参与多领域及特定领域行业信用建设和信用监管工作的函》,内蒙古自治区发改委下发《关于开展全区信用建设服务机构认定工作的通知》,决定引入一批综合实力强、行业影响力大、社会信誉好的社会机构参与全区信用体系建设工作。信联征信将根据自治区经济和社会发展状况、信用基础条件、社会对诚信建设的具体需求深化开展信用建设,协助自治区发改委开展工作。(美通社,2019年4月29日深圳)

信联征信是一家专业的征信服务公司及大数据技术方案提供商,致力于成为信用科技行业领导者,打造以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为技术依托的信用科技企业。

也就是说,这两部分数据构成了中国人个人金融信用的基本图像。那么,在未来有可能将这两类数据进一步整合吗?

信联征信:国家发改委综合信用服务试点机构

2017年10月,从事分期购物业务的趣店集团创始人罗敏公开表示,公司所放贷款中有40%是各家银行的钱。当银行与坏账率颇高的互联网金融企业联系在一起时,外界对消费金融领域可能引发的系统性风险十分担忧。

中宏网是由国家发展改革委主管,是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布平台。

“由于还不知道‘信联’具体运行规则和利益分配机制,且几家股东公司在互联网金融业务规模和数据拥有量上存在显著差异,未来‘信联’数据共享和互联互通效果如何,目前还难以判断。”黄卓说。

这次与中宏网的合作,是信联征信在信用信息服务领域的又一次突破,也充分体现了信联征信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道路上的持续发展和进取。未来,信联将持续发挥专业优势,继续推进信用建设,积极有序开展信用驱动的相关举措。

据了解,结束公示后,百行征信公司将成立相关组织机构,搭建系统,核心工作是组建团队、实现各家公司征信数据共享,然后是正式运营。

并且,这些数据仍在快速增长,以2018年10月为例,相关部门向全国共享平台推送的黑名单新增了20多万条,涉及到的失信主体17多万个。其中,法人和其他组织有超过3万家,自然人有14余万人。退出失信黑名单的主体有10万多家,其中法人等组织有28000多家,自然人76000余人。每个月都有新增的失信主体,也有由于开展系统修复工作而退出黑名单的失信主体。

然而,实现真正的数据共享似乎并不容易。这其中既有各家公司愿不愿意将“家底”拿出来的问题,也有数据如何打通、如何接口、形成何种数据等问题。董毅智认为,“信联”如果出于监管目的,就应该打通各家数据;如果仅是企业间为谋利而交换数据,那就没有意义。“数据如今也是一种资产,共享平台具体如何设计,需要‘信联’经营管理层好好考虑。”

中宏网同时负责“信用中国”网站政策法规、标准规范等栏目运维管理任务,并承担推动各省市地区失信主体信用修复工作。

为促进个人征信行业更快更好发展,2015年,央行下发《关于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的通知》,要求8家市场化公司做好开展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但牌照迟迟未发。

信联征信是国家发改委首批综合信用服务试点机构,并通过中国人民银行企业征信机构备案。

一是央行征信中心的个人信用报告。凡是与银行发生信贷关系或开立了个人结算账户的个人都有自己的信用报告。由于个人信用数据库已采集了部分地区的个人住房公积金信息、个人参加养老保险信息和电信用户缴费信息,涉及以上信息的个人也有自己的信用报告。目前,个人信用报告主要用于银行贷款、信用卡审批等用途。

与传统的信用修复方法相比,快速信用修复方案周期更短,同时,修复结果同共享同步到信用中国及地方信用平台,保持所有公示平台数据一致。

“当前个人征信行业存在很多乱象,一些客户恶意骗贷、多头借贷,一些平台鱼目混珠,打着征信名义过度采集个人信息,不仅造成个人征信产品的有效供给不足,机构之间形成‘信息孤岛’,而且大大推高了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坏账率,增加了金融风险。”资深互联网金融专家、河北金融学院教授赵永新对本报记者说。

北京2019年2月21日电 /美通社/ —
近日,信联征信与中宏网在北京签订合作协议,将在全国范围内携手开展企业信用修复工作,通过创新的快速信用修复方案,逐步建立健全信用修复、退出机制和信用制度,共建失信企业信用修复一体化机制。

赵永新表示,目前各家征信机构的模型多是基于自身平台的金融交易数据、电商交易数据、社交数据或生活大数据,属于非结构化数据,需要重新设计、优化数据模型,甚至需要金融人工智能综合分析,才能得出类似美国FICO的个人信用分值,难度不小。

图片 2

本报记者 彭训文 韩维正

国家公共信用信息中心资料显示,截止到2018年年底,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归集全国有关部门认定的黑红名单和重点关注名单超过了2600万条,信用中国归集公示、双公示的行政处罚信息达到3000多万条,涉及企业主体有几百万家,涉及自然人主体也达数百万人。

统计显示,全国目前共有200多家网络贷款公司,8000多家小额贷款、消费金融公司,它们拥有用户大量金融数据。此外,阿里、腾讯、京东等从事互联网金融的平台,还拥有客户海量的社交、购物、出行、网络金融服务等信息。据悉,“信联”主要目标就是将这些信息进行有效整合共享。

同时,根据《关于建立完善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制度加快推进社会诚信建设的指导意见》的要求,在开展联合惩戒的同时,需建立健全信用修复一体化机制,允许失信主体有改过自新的机会,帮助失信主体纠正其失信行为。在此指导意见之下,中宏网和信联征信联合制定了“企业信用快速修复解决方案”。

全面打通是目标